•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潘李君 > 父亲的两记耳光

父亲的两记耳光

作者:潘李君 发布时间:2017-02-13

  张海天是一名退休的交警,虽离开了工作岗位,却“身在曹营心在汉。”最近,县城的主干道封闭施工,过往车辆都从河东路绕行。该路路况差,没有路灯,一到了晚上,就变得一片漆黑。张海天因担心那里的交通秩序,每天晚饭后,都忍不住去转转。
  这天晚上,张海天又去了河东路。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路边躺着一个人。他不由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蹲下仔细查看。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为啥?那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没有了知觉,身旁有一大堆血。张海天倒吸一口凉气,救人要紧啊!他来不及多想,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伤者是一名五六十岁的妇女,经医生抢救,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因伤者身上既没有手机,也没有相关证件,一时难以确认身份,也无法联系她的家属。张海天只好用自己银行卡里的钱交了押金,为她办理了住院手续。
  这么一耽搁,张海天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他刚进屋,没想到儿子张捷就冲他大声责怪道:“爸,你怎么才回来?”张海天托着疲惫的身子,回答说:“为了救一个被车撞伤的人,耽误时间了。对了,那医生说,幸亏送得及时,要是再晚一点,一旦失血过多,恐怕就回天乏术了。”他接着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张捷听后,情绪变得激动起来:“爸,你都退休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难道就没有别的交警了吗?你整天只想着工作,连家都顾不上,我妈就是这样被你气走的!你说你都有啥?要房没房,要车没车,简直就是一个窝囊废……”
  “啪!”的一声,张海天铁青着脸,狠狠的一记耳光扇在了儿子脸上,骂道:“你这个逆子!”
  “啊……”张捷大叫一声,嚎啕大哭着跪在地上,“爸——我完了……”
  张海天这才发现儿子不大对劲儿,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半晌,张捷才平静下来,说:“你救的那个人,就是我撞的!”
  “什么?”儿子的话有如晴天霹雳,张海天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捷这才道出了原委。半年前,张捷谈了个女朋友,叫刘敏,本打算周末带她回家吃饭,顺便让父亲见见,谁知在这当口,刘敏却突然提出分手。事出突然,张捷一下子懵了,问为什么。刘敏说,她妈妈嫌张捷家庭条件差,不想让女儿受苦,所以坚决反对。下班后,张捷急匆匆地去找刘敏,却发现她已经搬走了,打她电话,又一直关机。那一刻,张捷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在回来的路上,因为心里老想着分手的事儿,整个人就跟掉了魂似的。当他骑着摩托车经过河东路时,隐约中,路边突然出现一个人,虽然采取了紧急刹车,但还是晚了一步,那人已被撞倒在地。上前一看,见都是血,张捷立时慌了手脚,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心里一害怕,扶起摩托车,慌慌张张地就跑了。
  说到这儿,张捷突然两眼瞪着父亲,情绪变得狂躁不安,咆哮着说:“那路段黑咕隆咚的,又没有监控,本来根本不会有人发现是我撞的。现在好了,你把她救活了,你就等着她来指认我吧。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救她?”
  “混帐东西,你竟然说出这种丧尽天良的话!”又是“啪”的一声,张海天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儿子的脸上。
  张捷低下头,大声哭叫着。
  张海天两眼一闭,默默流下两行眼泪,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事已至此,你赶紧去自首,争取从宽处理吧!”
  “什么?”张捷站起身子,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神经质似的叫道,“我不去,我不去……”
  “我这是为你好!”张海天痛苦得脸都扭曲了。
  “爸,你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我不想坐牢,不想坐牢啊!”张捷拉着父亲的手,哀求道。
  “你什么都别说了。”张海天转过身去,“快去自首,不要逼我押着你去!”
  张捷见拗不过父亲,长叹一声,这才跌跌撞撞地向门外走去。张海天微微一愣,也赶紧跟了出去。直到看着儿子进了公安局,他才掉头匆匆赶往医院。
  在病床前,张海天一直未合眼,整整守了一夜。他在心里暗暗祈祷,盼着她尽快醒过来。直到上午9点,那老妇才动了动手指,缓缓睁开眼睛。张海天喜出望外,像看着自己的至亲一样,关切地说:“你醒了,太好了!不要紧张,你的伤没什么大碍,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对了,肇事者已经自首了,你就安心养伤吧!”
  老妇微微点头:“你是?”张海天说:“我是退休的老交警,昨晚发现你受伤躺在路边,就把你送到了医院。你这边有什么亲人吗?”老妇连声道谢后,说有个女儿,叫巧巧,接着说了一个手机号。
  张海天赶紧照着号码打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了。二十分钟后,一个女孩心急火燎地跑进病房,扑到床前,哭着说:“妈,我昨晚一夜没睡,到处去找您,真是急死女儿了,您怎么伤成这样啊?”
  张海天拽拽女孩的衣角,轻声说:“姑娘,你妈现在身子虚弱,请尽量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见女孩“嗯”了一声,渐渐平复了情绪,张海天问:“你就是那个巧巧吧?”
  女孩点点头:“您就是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叔叔?”
  张海天说是。不料巧巧突然脸一沉,气呼呼地说:“你、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把我妈害成这样啊?”
  “巧巧,你误会了。”巧巧妈连忙制止。
  这时,张海天的手机响了,一接听,原来是警察打来的,问他伤者住在哪个医院,伤情如何,要跟伤者当面做个笔录。张海天简单说了下情况,不一会儿,病房里进来两个民警。见巧巧妈精神状态还不错,便问事情的经过。
  巧巧妈说,昨天晚上,她女儿感冒发烧,头疼得厉害,于是出来给她买药,谁知药还买到,却迷了路。因为是第一次来县城,对道路一点都不熟。她本想给女儿打电话,却发现出来时匆忙,忘了带手机。无奈之下,她只好凭自己的记忆找,结果走啊走,就走到了河东路,因道路漆黑,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给撞了……
  “小轿车?你是说,你是被小轿车撞的?”民警和张海天几乎异口同声地问。巧巧妈点了点头。民警疑惑不解:“可自首的肇事者是骑摩托车的呀!”
  为解开疑问,民警把张捷带到了医院,要和巧巧妈进行当面对峙。
  张捷一进病房,一眼就看到了巧巧,顿时又惊又喜:“刘敏!你怎么在这儿?”
  张海天马上反应了过来,惊诧地问:“你是刘敏?我说怎么有点面熟呢,原来见过你跟我儿子的合影啊,我明白了,巧巧是你的乳名吧?”
  刘敏点点头,然后把目光转向张捷,担心地问:“是、是你撞了我妈?”
  张捷低下头,表示默认,过了一会儿,不解地问:“你妈妈不是在乡下吗?她怎么……。”
  刘敏叹了口气,说:“我妈怕我狠不下心跟你分手,所以就来看着我了,说到底都怪你呀!要不是因为你,我妈就不会来县城,不来县城,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时,民警把张捷叫到病床前,说:“现在你们俩的口供不一致,说明有一个人在撒谎。”
  “噢,我想起来了!”刘敏妈转动眼珠,继续回忆事情的经过。
  她被小轿车撞倒后,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过了好一会儿,见没动静,料想那车主已经跑了。因道路黑暗,加上过往的都是车辆,别人根本发现不了她。怎们办?要是继续躺着,只能等死呀!于是,求生的本能促使她挣扎着爬了起来。这时,见一辆摩托车正朝自己这边驶来,她踉跄着往前挪了两小步,刚要张嘴喊救命呢,谁知还没喊出声,人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后面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民警恍然大悟:“这么说,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应该就是张捷了,他见你倒下,就误以为是自己撞的了。那你还记得撞你的小轿车有什么特征吗?”
  刘敏妈想了想,说:“有,车牌号上有‘1818’这几个数字,因为好记,所以无意中就记下了。”
  民警通过这条线索,经过一番排查,终于抓到了真正的肇事者。
  张捷重获自由后回到家里,跪在父亲面前,说:“爸,幸亏您救了刘敏妈,否则,我就要坐冤狱了,即便逃逸,也将一辈子活在阴影里啊。爸,我现在终于明白,您是对的,是我错了,我错了……”
  张海天抚摸着儿子的头,意味深长地说:“孩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有道是,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不会亏待好人的!”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相亲陷阱
下一篇:罗肥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0  
    欢笑指数: 2.9  
    新奇指数: 3.3  
    推荐指数: 3.3  
  • 参与评分共 1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