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氤氲西洲 > 悲哀的骗局

悲哀的骗局

作者:氤氲西洲 发布时间:2017-02-12

  “您好,我是香港佳利得拍卖回收总公司经理,您收购的十二生肖金挂锁纪念品套装已申请好。请转账入此邮政储蓄卡号:62179913400167058**,隔日我们将上门回收,合作愉快。”
  我慢慢挂了电话,这次的事情似乎又成功了。哎,又多了一个可怜人,心底莫名有些感慨,我悲哀的叹道。
  在此同时,挂电话的另一边。谢老头心满意足的挂好电话,抱着老旧的红色电话筒,若有所思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头儿,你看咱这账户。这下赚大发了,没想到这糟老头这么有钱!”杨小弟搓搓手掌,精明的眼笑着望向我。
  我斜眼看看杨小弟的手机,转账一万元。
  “这算什么大发,别急,别急,慢慢来。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大鱼上钩。”我有些暗喜,看来,这谢老头真是有油水可捞。我暗自想着下一步计划,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光滑的红木桌面。
  谢老头这几日很开心。出门买菜,下楼散步,不管是见到熟悉的老邻居还是从没打过照面的陌生人,他都朝对方笑笑。
  隔壁的张大爷调侃道,“谢老弟近日心情好啊,可是遇上什么美事了不成?”
  谢老头只是笑着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是这几日天气好啊,看着让人心情舒畅,欢喜得很呐。”
  张大爷望望头顶的天,乌压压的,有些阴沉,是多云的天儿啊。况且这几日立秋了,阵阵风吹来,怪冷的嘞。张大爷无奈了,看来谢老不愿意说呀。
  谢老头提着新鲜蔬菜,笑着慢慢朝家走去。
  “叮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谢老头没事的时候喜欢听京剧,这不,听到这声儿,他又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嗡嗡——”不对,这声儿,应该是手机,是手机响了。
  谢老头一手提着有些重的袋子,另一只手急切的在上衣口袋翻找,“喂,诶对对,是我。小陈呐,你说这事儿肯定吧,我这存款也没多少,你也知道我老伴儿走了。哎哟,你说的是,那,那收购我纪念品的什么佳利得公司的那个总经理多久来啊,你看,我也好买香烟水果什么的招待啊。哦,这月底啊,好的好的。谢谢你啊小陈,真是太感谢了。”谢老头有些欢喜,想到月底收购纪念品的经理就要来家了,到时候就如小陈说的,可以从中赚取一定的收购费。想到这里,不免兴奋起来。
  “头儿,你看,这样行吗?”杨小弟挂完电话,担忧中透着激动。
  “当然,干得不错。你就等着吧,我们这个团队,你跟着我,保证没问题,这单,咱慢慢来。”我已有了下一步的打算,从真皮沙发中起身,拍拍身旁杨小弟的肩膀。
  想到香港佳利得总公司的经理要来的前日,谢老头莫名紧张。他挑选好优良的陕西红富士,本地土产的新鲜红桔,还有上等的普洱,高档的云烟,摆放在客厅里还算体面的长桌上,点点头还算满意后自顾自的乐呵去。就在这时,谢老头读高中的孙女回家,看到桌上摆的整齐的满当的新鲜水果,不免心动。正拿着红富士准备洗洗,被谢老头看见,这下子不高兴了,“奈奈,明天客人要来,这是给客人吃的,把苹果放回去。奈奈生气道,“爷爷你怎么这样,我才放学,多累啊,吃个苹果怎么不行了!”“不行就是不行,放回去。马上就要吃饭了,你吃什么水果。”谢老头固执的盯着奈奈。奈奈生气了,把苹果重重的放到爷爷手里,关门进卧室。
  第二天。
  “喂,小陈,不是说今天经理会来我家收购纪念品了吗,怎么这都下午了人还没来?”谢老头有些着急。干了大半辈子的党员,曾做过交通局副局长的他,虽年近八旬,但最为看重的就是时间观念。
  “哦,谢老啊,刚才总经理发短信说今天有要事要处理,实在不好意思啊,只有改天了。我再和他说说,尽快找个其他时间来你家收购,行吧?”
  “小陈,这事儿你可得说好,做事不带这样的啊。”谢老头气道。
  “是是是,不过谢老,您看,上次我说,那些纪念品是经过我们的专家团队精密鉴定过才发到你手里的,说好的一千块鉴定费,现在是否应将鉴定费付给我们公司?”小陈语气客客气气的。
  “小陈呐,不是我不给你们,这些个手续费我前前后后都给了你们好几万了,怎么还要付钱啊。”谢老头有些无奈。
  “谢老,不是我说。这个钱呐,该怎么算还是得算。你想想,到时候纪念品一转手,是不是,钱嘛,自然就回来了。”小陈表示安慰,促使谢老从获利方面考虑。
  谢老头沉思片刻。“那好呗,得了,一千块是吧,我想想办法。那么,那经理到底多久来啊?”
  “该来的时候他就来了嘛,这段时间他很忙,抽不开身。过几天吧,可能十一月中旬,他就会来了。谢老,耐心等等,不会吃亏的。”小陈低缓的说。
  “好吧,隔两天我把钱打到你卡里,经理来之前记得提前通知我。”谢老头的话里不晓得有些什么语气,郁闷无奈,又不得不如此。
  转眼间,到了十一月中旬。
  “小陈,在吗?收购经理明天该来了吧,我东西都准备好了,全部都整整齐齐的摆着,不会再出什么状况吧。”谢老头坐在床边的木板凳上,因太激动,说话声有些大大,脸色慢慢涨红起来。
  杨小弟望望老大,巴结的笑笑。开着的扬声器传来谢老头有些沧桑的声音。
  “哦,谢老哦,你看这样。我们经理现在离重庆不远,在另一个县收购纪念品。你这,还应该付三千块的手续费,我们经理才好过来,明天一定准时到,准时收购,不收购完绝不离开。且明天经理也会把所有收购费付给你,不会亏的,在你给的钱上还多出几万。”杨小弟说完,再次望着头儿。我朝他点点头,神色安然的,把玩着手里的银行卡。
  “什么?还要三千块!小陈,这可跟我们之前说的不一样啊!我这大半辈子的积蓄都给你了,你知道我老伴儿得癌症去世前花了不少医药费,我现在哪还找得出什么钱啊。”谢老头一下子激动了,他也想到过这可能是骗他的,但是,但是,这也不像。毕竟这么多的纪念品都寄到他家里来了,满满当当堆了小半个三十平米的卧室。他也打开盒子检查过,都是里三层外三层规规矩矩包好的。里面的实物是塑料壳壳装好的,检验报告上写着“《一带一路》金质元宝纪念珍藏版”,收藏证书上有着清晰的简介,香港商业企业专用发票盖着正规的商业章,也都是有条有理的搁置在盒子里。当然,这些金元宝,又是在买了一堆十二生肖纪念品后又买来的。
  “谢老,您别激动,听我说完。我刚刚接到电话,说经理在江津收购。那个老收藏家,就是交了三千块钱手续费,诶,这不,我们经理才赶去了。交吧,这手续费免不了。实在不行,再找你亲戚朋友借借。”小陈的语气恳切啊,诚恳啊,让谢老头再次相信了。
  “得得得,小陈,你也知道在买最后一套金元宝的时候我就找亲戚朋友借了好几万了,我也不容易啊,该借的都借完了,你看我这该找谁啊!”谢老头握住老旧的红色电话筒的手不断颤抖,他的双眼,望着被拉上窗帘的窗户下,投出一片灰色阴影的斑驳地面。
  “哎哟,谢老,您别这样,不然要晚辈怎么做。这个你得自己想想办法,找别人借三千块钱,打到我之前说的那张储蓄卡里,经理明天自然上门收购,不然我也帮不了你。”小陈再次劝慰。
  “哎——好吧,好吧,小陈呐,也这有这样了。”谢老头粗糙的老手揉按着额头,疲惫不堪,“我等会找别人借钱,给你打过来,明天,明天可一定要来啊!”
  “是的是的,谢老,着实对不住,您也知道我们的规矩。麻烦您了,说话算数,明天经理一定来。”小陈最后一句话,斩钉截铁地说。
  挂电话后,杨小弟坐着旋转皮椅转过身,“怎么样,老大,我这手法还行吧?”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当然,都可以出师了。加油干,干完这一票,少不了你的。”
  而此时,电话的另一头。
  “小梅啊,我是谢老,诶就是那个,我想找你借三千块钱。”谢老头拨通的是奈奈母亲的电话。奈奈父亲与母亲分开好多年,这次电话是爷爷第一次主动打给奈奈母亲。
  “哦,怎么了呢,是出什么事了?”奈奈妈有些纳闷,怎么老爷子突然打电话过来了,一来还就谈借钱。
  谢老支支吾吾的,“哦,是我一个远房表亲,不是那什么,在我这里住吗,突然发病了。他的亲人又不在身边,我该管管不是啊。”
  奈奈妈更困惑了,什么表亲,老爷子自个儿不是有那么多的存款,怎么来找我借。可是,诶,毕竟是女儿的爷爷,也不会有什么,“诶,老爷子,你别急。我这就出门,把钱打给你好吧,你把卡号给我就成。”
  谢老头拿出银行卡,把卡号告诉奈奈妈。
  奈奈妈挂完电话后,揣上银行卡就急匆匆的出门了。可在路上,她越想越不对头,干脆又打了个电话过去,“老爷子,你说实话,这钱到底是干嘛用的?”
  “诶,小梅你这人,你借我的我肯定会还,你别管那么多。”谢老头固执的说。
  “老爷子,不是我不借你,你那个表亲是谁,说出来我应该也是知道的。”
  “诶,就是那个,在达县的那个,诶,你又不认识。”谢老头有些心虚,正直了大半辈子的他撒不来谎。
  “老爷子,你说实话,我才能帮你不是,”奈奈妈是个心急的人,虽然以前和老爷子有过大大小小的摩擦,但是老爷子这个人的人品,她还是相信的。听到老爷子这样的语气,她心底猜测多半是被骗了。她想制止,不愿意看到老爷子上当受骗。
  “哎,直说了吧小梅,这钱真的很急。我前段时间买了几套纪念品,现在就差你这三千块,人家就来上门收购了,一收购完,我立马把钱还你。”谢老头说着说着,语速越来越快,毫不像年近八旬的老人。他的额头微微冒汗,又赶快擦干。
  “呀,老爷子,千万别信这些。这个钱怎么可能让你这种老年人赚,何况赚的这么轻松。多半是骗子,你千万别给骗了!”奈奈妈急了,老爷子十有八九都是上当了,无可奈何才找到她。
  “别说了,小梅,就说这钱你借还是不借。”谢老头更着急了,他心底那个被骗的想法又开始滋生,不会,只要拿到钱就可以了,拿到钱就会有人收购了。
  “老爷子,这不是我不借给你,你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怎么连这点小伎俩都猜不出。这分明是要骗你入局啊,这是个套啊,你听我说,赶紧的,别给他打钱了,报警,得,赶快报警——”还没等奈奈妈说完,谢老头“嘭——”的一声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奈奈妈的电话打来了。
  谢老头心里越想越气,这女人,当她是谁,还来管起自己来了。这钱,怕是借不到了。她就是恨不得我赚不到钱,才这样说。我真是傻了,才会找她借钱。
  谢老头直接把电话线路拔了。
  这个时候,孙女奈奈粗鲁的推开了谢老头的卧室门,“爷爷,你肯定是被人给骗了!别把钱再打给那个坏骗子了!”奈奈气呼呼的,握住爷爷的手,急急的说。
  “你这小孩儿,你懂什么!你又怎么知道这些事,肯定是你那个好妈妈!你别管这些,这是大事,你一个小娃娃来瞎掺和些什么!”谢老头推开了奈奈的手。平日里谢老头最疼爱的就是他这孙女,这下,对奈奈都这般态度,可谓是走火入魔了。
  奈奈不依了。奈奈的理想是当律师,高二的她也懂得很多法律方面常识,看过很多普法节目的她,断定爷爷就是被骗子给骗了。听妈妈说的那些,奈奈推想这些骗子很可能不止几个人,应该是一个犯罪团伙。素来精明的爷爷怎么就上当了呢,原来他可是高级知识分子啊,奈奈想着,一定要阻止爷爷再糊涂下去。可是她没想到的是,爷爷,已经深深陷进去了。
  谢老头不再理会一旁干着急的奈奈,就连奈奈说要报警,警察都上门来了,他都把人家给请出了家门,更是斥责奈奈的不懂事,瞎搅和。
  再这之后,他自顾自的打电话给了交通局的一位老战友,借到三千块后立马转账给了之前的那个账户。
  好啦,这下好啦,钱转了,这事儿应该办成了吧。谢老头心底暗自想着,仍保留着一线希望。
  “头儿,你看,鱼又上钩了,你说这老头怎么这么好骗!”杨小弟就是所谓的小陈,那个所谓的纪念品销售部门的“名牌销售员。”他负责推销纪念品,之后联络“香港佳利得收购公司”,对买方进行多方面的说服,让其认为“多买多得”,买来的纪念品迟早有佳利得公司人员专门收购,从此中获取收购费。其实,就是一个常套的骗局。
  “唔,杨小弟,这次做的不错。不过,这老头不能继续下手了,该收了。”我给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准备收手。我从未担心过被公安局抓捕,因为我懂这些贪图便宜的老年人的心理,不就是想赚利,怎么可能!也不动脑子想想,让你些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不费吹灰之力赚大钱。就算他们之后报警,又能奈我们怎么样,我们是一个团伙,在全国各地都有我们的组织。电话卡,银行卡,都不是固定的,要查,尽管慢慢查,登记注册的号码全是假的,网上也没有我们的犯罪信息记录,我们照常来去自如,能耐我何呢!
  “头儿,可是——”杨小弟似乎心有不甘。
  “别再可是,依我看,谢老头多半有所警觉。现在收手,不然,你就等着公安局的人慢慢查到线索,逮你去蹲大狱吧!不仅这样,你的这个行为,还会牵连我们整个组织!你想被一锅端吗!”我有些恼怒,这杨小弟最大的缺点就是贪,贪得太多。干我们这一行,这个缺点,最后是连自己也得搭进去。
  “好的好的,老大,我这就收手。”杨小弟忙点点头,开始处理电脑里留下的交易痕迹。
  从那日起,小陈的手机再没有拨通过。
  谢老头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气,越想越伤心。难道自己真的上当受骗了?十几万啊,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小陈怎么就是这样的骗子呢。原来我这么信任他,他竟然欺骗我这样一个八旬老人,他怎么下的了手啊!想着想着,谢老头坐在有些年纪的掉皮的沙发上,悲哀的想要哭出来。
  “叮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谢老头的手机响了。他缓缓的,没有力气的从口袋里掏出来,“喂——”
  “谢老啊,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说好的月末要还钱的啊。怎么这都快过年了,你这钱还没打到我卡上?”打来电话的是谢老头多年前的一个下属。
  “诶,小李啊,再缓缓成不。我这资金哪,现在周转不过来。最多半个月,半个月后一定打过来。”谢老头无奈的说。
  “不是我说,谢老,你这都拖了一个月了,上次我就宽限你了不少日子。再说,六千块也不是小数目,几个月我也没收你利息啊,马上过年了,你还是抓紧时间还钱吧。”李爷子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当年是因为谢老头的提拔,官才升了一筹。不然这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的人,他怎么会借钱给他。
  挂完电话的谢老头,无力的摊在沙发上。现在,孙女也不回来看他了,因为这事情他差点儿出手打了孙女。甚至孙女十几次的劝导,谢老头都是觉得孙女太幼稚,太小,不懂,结果自己出了大错。他的亲儿子,天天骂他,天天说谢老头是个败家老头儿,把钱都败光了。他的亲戚朋友,多数都在要他还款,少有几个关心他的,他也不好意思跟别人提起自己是被人给骗了。
  就这样啊,谢老头就在郁闷中过了一个难受的年。这段时间,各方催债,他几次想死,可是这钱,他得还哪!他死了,就得儿子孙女来还!他想想,这钱骗都骗了,这警报也报了,只有他这人,还好生生的呆着,只是他的亲人朋友,都得罪光了。留下的,是后悔的无奈啊,痛苦的孤独啊。
  “喂,您好,我是香港佳利得拍卖回收总公司经理。您收购的一系列毛主席纪念品套装已申请好,请转账入此储蓄卡号……”谢老头那笔钱算什么啊。我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陷在真皮转椅里。吸着上好的玉溪,缓缓从口里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
  “喔,好的好的,钱我打过来了,您点点。说好的月初来收购产品哪……”
  看来,这条鱼,又上钩了。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偶然的奇遇——冰车之旅
下一篇:孤独患者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4  
    欢笑指数: 2.9  
    新奇指数: 3.6  
    推荐指数: 3.3  
  • 参与评分共 9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