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晚成 > 哥哥、姐姐、弟弟

哥哥、姐姐、弟弟

作者:晚成 发布时间:2017-01-06

  一大早,母亲就把俊芳叫了起来,叫她洗了一把脸,对她说“你今天去见见许强,这孩子人老实,家庭条件也可以,我听说这孩子今年要去当兵,看看你俩合适的话,就先给你俩把婚定下来。”
  到了媒人的家里,她推开门,见到了媒人。媒人对她说“俊芳,你先上里屋坐坐,许强一会就到,他人很好,长的也帅,家庭也可以,见了好好和人家说说话。”俊芳说“一个村的,我退学早,我还真不认识他,看看再说吧。”
  过了一个多小时,许强推门走了进来,叫了媒人一声“叔。”“你来了,她在里屋那,进去吧。”他进里屋坐下,看到俊芳脸红红的低着头,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好长时间俩人谁也没开口说话。
  媒人敲门走了进来,端着一盘瓜子,对他俩说“谈恋爱,谈恋爱,你俩这叫什么?谁也不说话,哈哈。”俩人对望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开口。
  等媒人走后,俊芳先开口说“吃瓜子吧,你上学比我早一年吧?当时你老师叫刘成志,对吗?”“对,刘老师教完我们这个班就辞职了,听说去了东北。”“我们那级是秦成的班主任,我上到三年纪,学不进去,退了好几次学,我娘把我逼回去好几次,最后我还是不上学了。”
  许强心里明白,俊芳当时的学习成绩很好,退学不是这个原因,他想了想,还是不说出来好。
  俊芳接着说“我俩也见面了,又是一个村,我哥体弱多病,你常帮着干点重活,你看可以吗?”许强接着说“你不嫌弃我就行,我尽力而为。”俊芳喝了口水“听说你要去当兵,在外面好好干,我在家等你。”
  俩年过去了,有一天许强接到了俊芳的一封信:
  许强:
  好长时间没给你写信了,从你来信得知,你在部队表现很突出,真为你感到高兴。家里一切都好,你别多挂念。我经常去看你的父母,今年的苹果大丰收,家里也很忙的。听你父亲说,今年秋后要盖新房子,告诉你,叫你高兴高兴。
  另我还有件喜事告诉你,你父母准备叫我去看看你,不知你同不同意?我也想去看看祖国的首都,你定下来,给我回个信吧。
  时间关系,我就不多写了。
  俊芳2008年8月
  过了不长时间,俊芳就去了北京,见到了许强,那段时光是俊芳最高兴的时候。
  俩人到了天安们,参观了毛主席纪念堂,俊芳去时还穿着母亲做的花棉袄,许强看的很心痛,就领俊芳到了前门商场,花了一百九十元给她买了件外套,俊芳很喜欢,平常都不舍得穿。
  在部队上住了十几天,俊芳挂念家,一心要回家,没办法,许强就把她送到火车站,临走俊芳对许强说“别总想家,安心在外当兵,你当多久我也等着你,家里父母有我照顾,你尽管放心。”
  俊芳的哥哥俊传,比俊芳大四岁,不是亲生的,从很小把南方托人抱养的,从小体弱多病,眼看俊传的年纪也不小了,可就是没有个给提亲的,有人提出叫俊芳给他哥换个媳妇,母亲想前想后,十指连心,都是自己的孩子,那个受委屈,做为母亲,心里也不好受,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为了给俊传定门亲,俊芳的母亲操碎了心,女方那边哥姐多,百般刁难,母亲事一让再让,也不知哭了多少会了,以后发生的一系列事,让俊芳母亲尝够了包办婚姻的苦果。
  俊传人老实,憨得吓人,说傻也不傻,就是心眼来的慢。
  有一次和俊芳去给棉花喷药,俊芳从东面顺着向西喷,俊传由西向东喷,中间隔着十几行,俊芳五桶药快喷完了,一看哥哥,还差这么多,就奇怪了,问他“哥,你还有多少?你怎么喷的?”过去一看,哭不得笑不得,哥哥半上午就打那俩行棉花。
  俊芳父亲的亲哥哥,在四十年代就去了台湾,今年回老家看望哥嫂和孩子们,可是就是他的到来,给家里招来很多麻烦。
  俊传在父亲的哥哥回来前一年,已成婚,他人又老实憨厚,他媳妇就没把俊传当个人看,为此母亲和俊芳跟着吃尽了苦头。
  这个女人总觉得大爷回家给的钱物,全给俊芳留下了,自己没得着,一直跟家里闹,蛮不讲理,最后闹到互不走动,并在村里不知羞耻的扬言“对老的生不养,死不葬。”为此差点没把俩老人气死,也为此,俊芳的父亲落下了病根。
  俊芳其实也不是亲生的,母亲是她亲姑,收养了俊传四年以后,母亲就和娘家哥哥商量,说是希罕有个女儿,就这样把俊芳抱了过来。
  把俊芳抱过来六年以后。她母亲就有了自己的孩子,取名“俊豪。”
  俊豪的出生给家里带来的欢笑是短暂的,父亲也就是那一年得了毛病。俊芳特别痛爱俊豪,有好吃的让给他,晚上给他暖被窝,从小就没让他吃过一次委屈。
  哥哥憨厚,弟弟又小,还得照顾生病的父亲,家里的重担全压在俊芳身上,有时累了,就更加思念远在北京的许强。
  许强复员回到家里,好多战友都劝他出去找份工作,但俊芳有她的想法,俩个家庭都得照顾,自己也忙不过来,就因为这,一次次丧失了许强找工作的机会。
  俩人也为这个原因吵过几次架,但确实家里也离不开许强,没有他,就是给庄稼浇水,收种庄稼都得找人帮忙,许强没在家那几年,都是俊芳找人帮忙,一个女人家是活就找人,也挺难为人的。
  俊豪初中毕业后,一心想去城里,俊芳又一次做出决定。说服父母,说服许强,把他送到了市里。
  俊豪找了份在造纸厂看锅炉的工作,挣钱也不多,俊芳就千方百计接济他,给他找房子,磨好的面粉不间断地给他送过去,俊豪天生的性格老实,不爱说话,没姑娘喜欢太老实的人。
  俊芳就和母亲商量,从家里附近的给他找个,只要是有乐意和他结亲的,条件要求再高也行,为弟弟俊芳操碎了心,也跑直了腿。
  过彩礼的时候,什么也全了,女方母亲也是个混人,嫌给女儿的耳环太小,不依不侥。这可难坏了俊芳母亲,当时哥哥回来,给谁的都留好了,不能乱给啊。
  俊芳听母亲说起这事,对母亲说“娘,把我的给她吧。”娘接着说“这可不行,你大爷给你的就是你的,不行我给她另买就是。”俊芳回家直接把耳环找出来,递给了母亲,说“大钱我们都化了,别为了这点小事误了弟弟的婚事,就这样定了。”
  在父亲生病的日子里,俊芳跑前跑后,明显的累瘦了,生活的重担把她压的喘不过气来,她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有段时间俊传偷着去看父亲,买了六个苹果,喝了点酒过去的,对俊芳说“我不算个男人,什么也说不算,摊上这么一个媳妇,真倒霉了,也真是没办法。”俊芳母亲也是大哭,母子连心,俊芳眼里含着泪说“哥哥,她不叫你来,你最好别过来,回去又得跟你闹,爸爸这里有我那,你把家里处理好就行了,闹起来,娘也跟着生气。”
  后来俊传自己过来看了父亲几次,也不知怎么叫媳妇知道了,俩人打了个人扬马翻,闹到村长那里,村长知道这个女人难缠,是个半刁子,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就给村委的几个干部使了眼色,叫都出去,村长把门带上去,爬在俊传耳边说“这样的媳妇欠扁。”
  俊传心领神会,把她按在地上,一通爆打。屋外看热闹的村民直拍手叫好“打,打轻了,早该打了,不孝敬老人,生不养,死不葬,天底下难找这样的。”
  父亲离世了,村里有人提意:去叫叫俊传。但俊传媳妇一点人情味也没有,就是不叫俊传送葬,这样的人世间少有。
  送走父亲俩年,俊豪就结婚了,也是俊芳给操办的,村里人都夸,养了个好闺女。俊豪也信誓旦旦的表示“我这一辈子忘不了俺姐姐。”但事实并非如此。
  从俊豪很小,俊芳就痛他,惯他,要什么给什么,有时瞒着许强借给他钱,反正还不还一样,而俊芳自己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
  她大女儿上高中回家,要件衣服,俊芳都舍不得给孩子买,她女儿回家,返校捎的就是自家种的苹果,但俊芳对弟弟太过放纵了。久而久之,也尝到了惯子如杀子的苦果。
  双方家庭的生活重担,终于把俊芳压到了,去医院一检查,子宫里长满了石头,没办法,只有先切除观察。
  在住院期间,许强一直在陪床,来看俊芳的人很多,但就是不见俊豪,这是怎么会事?其实许强也看出俊芳这几天心神不定,好像有什么事。俩次手术得化好几万,对一个乡下家庭来说,也不是件小事。
  终于有一天俊豪来看姐姐了,俊芳就问他“你挺忙吧?怎么才来?”俊豪的脸很难看“她,不让我来看你。”俊芳大吃一惊,就问“为什么?你俩吵架了?”“他说爸爸临去世给你那五万钱,不应该给你,说你狗逮耗子多管闲事。”俊芳听后,脸色都变了,眼泪也掉了下来,就问俊豪“那你怎么想的?”俊豪哭丧着脸说“天天为这跟我闹,我也没办法,说是原来借你那五万元钱就不还你了,俩抵消了。”
  其实平时俊芳给弟弟的钱何止五万?从小把他带大又值多少钱哪?她沉默了。
  俊芳的爸爸去世后三年,有一天她母亲感觉腰疼,也没当会事,去村里卫生室开了点药就回家了。但她自己不知道,其实她早病魔缠身,乡下人不是病到了熬不住了,没有检查的,条件很差,也为此担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而至病情恶化。
  有一天俊芳去看母亲,俩人在说话中,突然母亲脸色发黄,晕了过去。俊芳吓坏了,马上给许强打去电话“你快开车过来,娘晕到了。”俩人找人把母亲抬到车上,抱了床被子给母亲盖上,发动车就向市里医院赶去。
  一路上,俊芳抱着母亲,掉着眼泪,心里暗暗祈祷“娘啊娘,你可千万别出大毛病,为了我们几个,你一辈子没过几天好日子,这不刚要生活好点了,你又这样。”
  此时俊芳母亲脸都变色了,嘴里喃喃地不住的说“云(俊芳小名),坛子,西屋床底下,有个坛子。”俊芳听不明白,只听清了“西屋,坛子。”她再看娘时,娘再也没说出一句话。
  许强开着车,对俊芳说“快给俊豪打电话,叫他直接去医院。”俊芳止住了哭,拿起手机就给俊豪打去了电话“俊豪,娘突然晕到了,我们正把她送医院,你马上赶到医院,快点。”
  俊豪接到电话,一看时姐姐打来的,就问“怎么会事?前几天我回家还好好的,你们怎么搞的?”在开车的许强听到了,一把从俊芳手里夺过电话“你这叫什么话?这是你娘,你平时照顾娘多少?而你姐那?做人要讲良心,我在开车,你马上赶到医院,先找找熟人,联系一下床位。我们之间的事过后再说。”
  俩人赶到医院时,俊豪在那里等着了,几个人马上把老人送到了检查室,过了一会,俊芳看到一个医生从里面出来,就上前问他“大夫,什么毛病?”那个大夫看了看俊芳“你们哥几个?”“这不都在这里吗?大夫你尽管说。”大夫看了看他么说“脑溢血,得做手术,然后送重症检护室,另外你们几个家属商量一下,要不要做手术?”
  俊芳听后,一下子坐到了地上,许强就问大夫“做好还是不做好?”大夫人很好,看了看许强说“做还有一线希望,不做就那样了,手术成不成功,看病人身体指标了,你们几个商量好,这个手术风险很大,手术后恢复时间长,费用也不低,后期治疗还得跟上,听明白没?”
  俊豪在一旁插了一句“别做了,人都这样了,再把头上开个洞,打打针叫她自己恢复吧。”许强再也听不下去了,一把拽住俊豪的衣领“你给我听好了,只要有希望,这个手术必须做,再说别的,别怪我脾气不好。”
  俊芳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分开俩人说“你俩别吵了,手术得做,我们听大夫的,俊豪快回家准备钱,快去快回。”俊豪不情愿的离开了。
  母亲进了重症检护室,俊芳对许强说“你回家把家里的钱全提出来,什么也不要说。”许强看了看俊芳“家里就那点钱了,爹去世化了不少,你又得了次病,剩下这点,孩子今年刚考上大学,学费怎么解决?”俊芳看了看许强“先给娘治病要紧,后面的事慢慢再想办法处理。”
  几天过去了,大夫就找俊芳谈话“要做手术不能拖,时间越长,治疗效果越差,你交的钱不够了,快催催你家里人。”从进医院以后,就再也没见俊豪的人影,俊芳没有别的办法,给市里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打去了电话,对她说“燕子,我娘病了,很严重,急需三万元钱,你快给我送过来,好吗?”
  燕子把钱送来,就给娘做了手术,但最终也没挽回母亲的生命,手术误了最佳时机,后期脑子反复挤水,过来十几天母亲就离世了。
  给母亲出殡那天,乡下的风俗不一样,找了不少人帮忙,也是俊芳操心办的,村里人直说“现在啊,有儿和有女儿一样,有一个好的就行。”
  送走母亲的后几天,俊豪回家和姐姐收拾母亲的遗物。俊芳什么也没要,全叫俊豪装车拉走,自己一人坐在凳子上发呆,一连几天都这样,不吃不喝。
  许强看着心里难受,就劝她“人都有这一天,你也别太难过了,你也对得起俩位老人了,我们回家吧,好吗?”俊芳站了起来说“我想再看一眼这里,心里难受。”
  俊芳边走边想起过去的一切,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眼前的一切既熟习又叫人不敢相信,来的太突然了,等走到西屋时,俊芳看到床底下有个坛子,就把它搬了出来。
  俊芳突然想起,送母亲住院时她说的最后那几句话,难道?
  坛子包的很严实,外面用薄膜封的口,打开后发现用牛皮纸包的一件东西,上面有一个信封。
  俊芳打开信封,发现是母亲写给自己的一段话:
  云云: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不在人世间了,你是我的外甥,但我从小待你比亲闺女还亲,这么些年你跟着我吃苦受累,没一句怨言,一件件的事叫我看明白了,这个家娘谁也指望不上,你为这个家付出的,娘都记在心里,娘不是糊涂人。
  台湾你大爷回家,给我们留了点钱,除去该花的,都在这里了,这些钱是娘留给你的,你俩孩子,一个读研,一个上高中,为了这个家,你和许强吃哭受累,许强为这也没出去,妈心里有亏啊,你从小痛你弟弟,处处让着你弟弟,但娘心里明白:俊传我和你爸老了指望不上,而俊豪的媳妇也不是明白人。你也对得起她们了,娘心里明白。
  这五十万元钱,你用它打打我和你爸治病啦下的饥荒,给康瑞(大女儿)和康娜(二女儿)一人十万,俩孩子学习好,以后功成名就了,叫她们多到幕地看看我和你爸,我就知足了,剩下的钱,叫许强去买辆车吧,我总觉得对不住这个孩子。
  好了,就说这些。
  俊芳看完这封信,默默地站了很久很久,心里想了很多很多。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瞎眼的阴阳仙儿
下一篇:灵芝惊魂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3  
    欢笑指数: 1.0  
    新奇指数: 2.3  
    推荐指数: 2.3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