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晚成 > 物流跟单员

物流跟单员

作者:晚成 发布时间:2017-01-06

  有一次偶然上网,我看到了这样一则招聘信息:现向社会公开招聘物流跟单员数名,工资四千五到五千元,管吃管住,代交三险五金,可保销来回路费。下面带有公司地址和联系电话。
  一开始,我也怀疑过这件事,家里人也不相信,都劝我不要去,可能是偏人的。当时我在当地一家驾校干教练,工资不高,根据教学员的考试人数和及格率吃提成,一个地方好几处驾校培训点,招的学员太少,家里两个孩子都上学,我那点工资刚刚够,平时就想找个别的工作,看到物流公司招跟单员这个信息,心头一喜,就决定去看看。
  先给在北京的战友陈强打去电话,我想叫他给我查查,这件物流公司招跟单员的事,是不是真的?“陈强,你好,好多年不见了,你好吗?”陈强也很激动“你好,老战友,挺想你的,我挺好的。”“我网上看到北京有一个物流公司招跟单员,不知有没有这会事?”“奥,我离丰台太远,对物流这行业也不熟习,我可以拖人给你查查,过几天给你信,好吗?”
  过了几天,陈强给我打来电话“我给你问了几个朋友,他们具体也不是很清楚,既然能在网上公开招聘,肯定也会早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你来看看也行,这么多年不见你了,战友们都挺想你的,正好来北京聚聚,你说行吗?”
  我考虑了几天,最好还是拿定了主意:去。
  越定陈强在长途汽车站接我,不见不散。到了下午四点,我到了北京赵公口汽车站,见到了我的战友陈强和刘东,他们早在车站等候多时了,一见面我和陈强抱在一起,彼此都掉泪了。
  上了刘东的车,一路上谈起了离别后的情况,陈强对我说“今天太晚了,那个物流公司在丰台,很远,你先到我那里住下,战友们叙叙旧,明天我和刘东送你过去,这样比较稳妥。”
  到了晚上,陈强约了好多北京的战友在一起相聚,说起物流招聘跟单员的事,他们没有和这个行业有接触的,不明白情况,叫我多留点心,免得被骗。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几个开车前往哪个物流公司,一开始打第一边电话,物流那边说是在丰台,刘东是开出租车的,对北京的路很熟,就对那人说“你就说个公司的准确地址,我自己能找到。”那头物流公司也不知怎么了?连着换了三个地址,我们都没找到。
  陈强就对我说“这件事悬啊,可信度不大。”我接着说“那怎么办?我就这样回去?”“你来了就多玩几天,我后天去泰国有个项目,叫刘东陪你玩几天。”
  正在我们说话时,过了半个多小时,那边电话打过来了,说是在丰台xx路xx小区见面。陈强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去看看吧,不行我直接回家。”
  到了那个小区,一进门,屋里有二男二女,我记得当时他们之间有个叫李总的,也就三十岁左右,他把我们叫到了里屋。跟我同时进来的还有一个人,是上海的,后期知道他姓赵,也被一个叫张总得叫到了另一个房间。
  开始那个李总介绍了自己个公司,说了工资待遇及注意事项,陈强就问他“你们招这些跟单员,有关部门允许吗?有文件或证明吗?”李总很沉稳地拿出了好几张文件和证明,上面都盖着大印,他对陈强说“违法的事我们不干,不经过允许,我们也不敢公开招聘,你们不相信,现在就可以走。”
  看着他拿出这么多盖有大印的各种文件,陈强一时无语了,就把我叫到外面,对我说“你准备怎么办?留下吗?”当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心想:就这样回去,无法对家里人交代,虽然心里不确定,但还是对陈强说“留下看看吧,有何变故?再和你说。”陈强听后,对我说“可以,随时喝我联系,我后天去泰国,你可以有事找刘东,过几天我就回来了,这样我和刘东就先回去了。”
  送走陈强和刘东以后,我就又回到屋里,那个叫李总得对我说“先签了这份合同,然后去培训,最晚三个月就直接上岗。”我说“可以,麻烦李总多多招顾。”李总站了起来,贴在我耳边说“我是管招聘的,得听上面的,你才来,现在社会钞流你也明白,你得出点钱给上面物流公司的老板,打通一下,对你以后有好处。”一开始我还有点犹豫,正在这时,我看见和我同时来的小赵和张总走进来了,手里提了一大包东西。
  李总对说“你看见没?别人都送,你能不送吗?再考虑一下。”我记得当时李总带我去买了俩条中华烟,进屋后他对我说“你和小赵一起去吧,坐车很方便,不远,按照我提供的地址一定能找到,去吧。”
  出来那个房间,又看到今来好几个人,那天来招聘的人很多。
  我和小赵坐上公交车,按照他提供的地址,到了那里,全名我记不太清楚了,只记的四个字“北大青鸟。”
  来到这里,有门卫站岗,不让进,问我们来干什么?我说是来培训的,门卫拿起值班电话通知了里面,不一会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穿公安退役服装的人,把我们接了进去,后期知道,这人是三班班长,姓郑。
  来到屋里,清一色的铁床,上下铺,配有生活日用品。郑班长给我们发了服装,就是保安那种,不蓝不黑。
  在这里有比我先来的,那里的也有,当天还有人不断的加进来,都不熟,也没说话。
  第一天一早,只听走廊里大喊一声“全体屋外集合。”我马上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在外面站了四排人,有一百多人吧。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出队列说“给大家说一下,这里是执法大队,这里全是军事化管理。你们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听从命令,服从指挥,我们这个中队主要负责违章乱建这一块,大家自觉遵守纪律,少给我找麻烦,现在各班带开队列训练。”
  队列训练我不陌生,我当过兵,那个姓郑的班长训练了半小时后,叫大家休息,就走到我面前问我“你那里人?当过兵吧?”“山东人,当过兵。”“我看你做动作就知道你当过兵,我也是山东人,聊城的。”
  去后的第四天,我们刚吃完早饭,突然一阵急促的哨声响了起来,哨声就是命令,我马上整装跑到外面,列队在大院里等候。
  来了四辆依维克,分班上了车,车上有一个像区干部的带队,班长领着我们下了车,到了一个大院里,我们冲了上去,合伙把刚垒起的一段长墙推倒了。
  这时大院的男女主人回来了,张口大骂“你们就是一群狗,就会期负小老百姓,有本事上钓鱼岛跟日本人干去。”那个区干部也急眼了“给你说这里不能建,你就是不听,你这是造反。”那女人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凭什么总砸我家,这么些建的,你是不是吃他们礼了?”俩人越说火气越大,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们围成人墙把集个区干部圈在里面,好多人挨了砖头,有的都砸出血来了,当时我心里很害怕,心想:我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也没想到会来北京干这个,一切都好像在做梦。
  在那里的伙食很单调,萝卜,白菜,土豆基本没肉的大锅菜,原定集训一天五十元,但也得压一个月以后再发,每天就是训练,出勤,出勤,训练,每天和那一天的情景都在重演,我的心里凉透了。
  从我来到这里,一没见到物流公司的人到过这里,二没上过一节关于物流跟单的课。
  有一天半夜,一阵哨声又响了起来,只听有人大喊“全体人员院里集合。”
  来到院里,报完人数后,那个队长火冒三丈“你们三个班长听着,那个班再跑一个,我扣那个班一个月工资。”
  在那里生活了一个多月,一直没物流公司联系,更没有跟单员的培训课,我心里明白了:我被骗了。
  我心里非常憋屈,这叫自做自受,在家里把好好的工作辞了,家里人又不同意我来,我怎么有脸回家?回家又怎么解释?
  我身上来时带的钱,当天就给骗去一大半,工资不到俩月不发,想走也走不成,一时心里没了主张,只好静下心来等待恰当的时机。
  有一天我在院子里想心事,那个姓郑的班长走了过来“你不去睡觉,在这干嘛?”我就问他“班长,我是物流公司招聘来跟单的,怎么没有关于跟单的培训课哪?”郑班长四下看了看,对我轻声说“你是个聪明人,还用我给你细说吗?”
  我坚信了这是个骗局,而且还是有组织的,里面牵扯的太多太多,我都不敢往下想了。
  队里有个比我早来的老兵,也是山东人,有一天叫我和河南来的一个一起去出外差,一晚上给一百元钱。
  到了那里,我见到了从东北来的一个人,和我一样,也是为物流公司跟单员这个职位来的。不过他们中队和我们不一样,主要负责街道和市场管理,从他那里的知,来招聘的不只这俩个中队,到底有多少?我也说不清楚。
  我决心离开这个地方,身上没钱了,行李也都全部有专人看管,没有命令,谁也拿不出来。有一天晚上,我去买里几盒烟,找到郑班长,给他说明了我的意图,他也很为难,但后期还是帮了我,打通了值班看库的人,把我的行李拿了出来。
  门卫那里怎么办?郑班长给我说“你到时候走你的,别问那么多了。”那夜没月光,我拿着行李,一个人向门口走去,门卫不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口气跑着出了那个大门。
  给陈强打去电话,他叫我等着,说马上就到。过了一个多小时,陈强和另外几个战友赶了过来,我是又羞又脑,陈强对我说“不只你丢人,连我们都被骗了,得想办法制止这些人。”
  当晚我去陈强家里住下,晚上一夜没睡,想想这一个多月,就和做了一场恶梦一样。
  第二天,陈强和几个战友和我一起赶到了我报到的那个地方,一看大门紧锁,早已人去楼空。
  陈强马上带我们赶到了丰台分局,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中年警官,听完我的话后,他对我说“这件事早有人报案了,已经立案了,那几个人正在通辑中,牵扯人太多,这些人也很园滑,你们就放心吧,正义一定会战胜斜恶的。”
  这件事过去好多年了,回想起来,心里还是凉凉的,好像做了一个恶梦。我心里暗暗为我那些在一起生活了半月的朋友祈祷,也告戒那些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人:珍惜你拥有的现在,知足常乐。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三个女婿
下一篇:婆婆童年的故事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