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强中 > 手机竟然比我的还好

手机竟然比我的还好

作者:强中 发布时间:2016-12-26

    雯雯的男朋友要去拜访准老岳,她交代父亲周六那天一定要整理好自己,提前洗洗澡光光脸,换套干净点的衣服,别弄得灰头灰脸像叫花子似的。其实雯雯并不知道老爸利用腿疾去市郊的一家超市门前乞讨的事。否则她不会这么说老爸的。
    雯雯的男友叫祁缘,在鼓楼区所属的一家街道工委负责困难户的低保管理工作。小伙子人很善良,极富同情心。当初他和雯雯相识的时候就从同学那儿得知她的家境不好,母亲早亡,她和一个腿有残疾的父亲相依为命。可他并没因此嫌弃她,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处的很好,现在都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雯雯的老爸嵇老三当年因车祸被截掉一只小腿,他平时爱喝两口,还抽烟。女儿给他的零花钱根本不够他的奢侈挥霍。后来听说一些专业乞讨者很是来钱。有的都成了百万富翁。正好自己有腿疾,可以赢得路人的同情。于是他就瞒着女儿,在她上班后,卸掉假肢,穿上叫花子的行头,然后拄着拐杖,朝女儿工作地点的反方向东郊方面去乞讨,他觉得离家越远越好,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千万别被邻居看到,更不能让女儿知道。
  听说雯雯的男友要来,嵇老三果然没有出去,一大早起来他去了菜市场,回来时拎着许多好吃的东西。有新鲜的蔬菜、牛肉、鸡鱼虾蛋,还有一些海鲜什么的。回来后他就忙着操持起来,老婆不在了,他不能给女儿丢脸。等忙得差不多了,他就和女儿在客厅闲聊起来。女儿看老爸今天焕然一新,脸面也很干净精神,一改往日邋里邋遢的样子,她感到很满意,还夸了老爸几句,嵇老三自然是乐不自胜。
  时间在一分分地过去,父女俩翘首以盼,俗语说菜好做客难请。何况是新女婿第一次上门。其实祁缘这边也是有考虑的,他不想过早地去女友家,一来人家今天一定有许多事情要做,自己过早地赶去,会给雯雯和他老爸添乱的;二来准女婿第一次上门一般都很尴尬,他不想让自己长时间地处在囧态之中,所以能晚点就尽可能地晚去点去吧。可女友家这边却是望眼欲穿,父女俩等得心焦。他这么优秀,让嵇老三自相形惭,听女儿一介绍,他都感到有些快接不住了。雯雯也是心里的小鹿在不停的跳,她怕老爸不靠谱,三杯酒下肚就不是他了,无端地再惹出什么事情来,为此她一再地嘱咐老爸,一定要沉住气,切记不要贪杯。
  终于电话铃响了起来,女儿打开了手机,里面响起了祁缘的声音。他说他就在楼下,希望她去接他一趟。雯雯听了连手机都没来及挂掉,就忙着跑下楼去了。嵇老三也忙着去镜子边整理自己的衣容,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时间,一对金童玉女就拎着诸多的礼物上了楼。
  刚进楼层雯雯就开始喊话了:“老爸,祁缘来了。”齐老三听了这就忙着出去迎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他和两个年轻人碰了个正着。这时翁婿之间本该热情寒暄的场面却定格在惊愕和愣怔上了。然后是老爸面带羞愧地车身回屋去了,再看祁缘,他将手中提着的两大兜礼物往地上一放,啥话不说就转身而去。剩下雯雯站在门口呆如木鸡。
  那天的准女婿拜老岳和准老岳相女婿的事自然是泡了汤。祁缘走后,雯雯就问老爸,他和祁缘是怎么认识的?到底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嵇老三就是绷着不说。最后姑娘不得不找到祁缘去刨根问底。祈愿先是不愿讲,后来实在被逼急了,这才将事情的原委对雯雯道了个清楚。
  原来,嵇老三每天去乞讨的点正是祁缘所在街道管辖的一个大型超市门前。三年前,祁缘才刚上岗工作,经常途径那个超市。他发现门前天天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乞讨者,穿戴破旧,下肢半截是空的。夏天裤腿耷拉着,冬天就用个破棉垫帮扎着。样子显得很是可怜很无助。
    祁缘做的就是慈善工作,为此他很同情大叔。每次从他跟前经过,他都要掏出个十元或二十元的放在乞讨大叔跟前的饭盒里。碰到雨雪天给的还要多。这样一来二去,他们之间就相互熟悉了。祁缘问过大叔,家住哪里,家中都有些什么人?为何不到当地街道求助等问题。得到的答复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大叔说,单位没了,他还没退休,无法生计,这才不得不流落街头。至于家人,他说他是孤身一人,无牵无挂。祁缘听了,心情沉重了好几天,他更加同情起这个身有残疾家无亲人的乞讨大叔了。此后他不仅常常布施大叔,还开始关注起他的食宿。他发觉有时他从食堂打来的饭菜,大叔并不是太感兴趣,他只关心钱。而且每天晚上他都要去对面的拉面馆消费。一次,他站在拉面馆的窗外,正好瞅着大叔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那儿,跟前还看着两盘炒菜,正抱着瓶二锅头津津有味地喝上了。原先他身上穿的那副讨饭行头此时也不知放到哪里去了。
    祁缘很是吃惊,莫非自己眼花了不成?可揉揉眼,定定神,走近了再看,坐在那儿吃喝的分明就是乞讨大叔。祁缘这才知道乞讨大叔并不是真的那么可怜无助,他是利用人们的同情心在骗钱。这时一种被作弄的愤慨油然而生,世间上还有这么会装逼的乞丐大叔。祁缘正在为此事郁闷之时,又发现他从兜里掏出了个新款小米智能手机,只见他一边悠闲自得地喝着小酒,一边派头十足地跟谁打起了电话,这下可真把祁缘给气坏了。自己每天给他送吃的送喝的。还不时地往他兜里塞钱,可他的手机竟然比自己的还好。这是咋说的,这大叔也未免太不地道了吧!
  自那以后,祁缘再也不对他施舍什么了,甚至开始躲着他走。可冤家路窄,一次小祁和同事小陈去超市采购物品,门前正碰到大叔在那儿行乞。小王说,你看这大雪天的,这残疾大叔够可怜的,咱们给他点钱吧,不行给他买点吃的也行。乞丐大叔不知咋也听到了,就大言不惭地说:“吃的就算了,方便的话,你就给俺点钱吧!三十二十不嫌少,百儿八十不嫌多,权当你们行行好了,这大雪天的!”小祁本来对他就有了看法,这会儿听他说话这么不客气,就很是生气。他二话不说,拉起小陈就走。乞丐大叔也是就对小祁后来的冷漠有些想法,眼下又见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就难免由恼生恨,竟说出了十分不中听的话:“大雪天跟俺叫花子使什么坏,有意思吗?难道你就不怕到了前边滑倒摔破了相,一辈子找不到媳妇吗?”小祁一听这么损的话他都能说得出口,气得差点就要跑过去,戳穿他的装逼把戏。从那开始,二人就这么结下了梁子。
  听了男友的叙说,雯雯羞得不知咋说才好。回家后除了狠狠地埋怨了父亲一通外,她啥也干不了。晚上含着眼泪给祁缘发了个短信。信上说,“我的家庭就是这样,我的父亲他让你见笑了。我们之间的事你看着办吧,怎样我都没有意见。”不一会儿祁缘就回了短信,上面写着:“我们之间的事能不能先放放再说,你最好去做做大叔的工作,别让他一边下着馆子,一边拿着比我还好的新款手机去行乞了,这让我很伤至尊!”雯雯看了短信后,想找父亲好好地聊一聊。不想嵇老三早被二锅头给灌晕过去了,这会儿他正打着呼噜,做着鸡腿的美梦,睡得正香呢……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老板
下一篇:严天师的传说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0  
    欢笑指数: 4.4  
    新奇指数: 4.4  
    推荐指数: 4.2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