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夏雪伤感 > 失踪的女人

失踪的女人

作者:夏雪伤感 发布时间:2016-11-30

  李丽兄妹三人,他们之间相差只一岁。父母和爷爷奶奶都很重男轻女,加上家庭也不好,直从老三弟弟出生后,他们便将姐姐送了人,后来又打算把她也送走时,是外婆收留了下来。
  就这样,她从四岁起就和外婆相依为命地生活着,可外婆还没等到她出嫁就离世了,当年她十八岁,只好经人介绍就嫁给了离家相隔百里的王罗。
  李丽长得亭亭玉立,皮肤黑黑的,脑后扎一条又长又粗的辫子,走路一摆一摆,虽粗布素装,但依然有着少女的青春亮丽。
  王罗长得个子矮矮,腰大身粗,有一股莽力,帮人抬石头彻房基,生活倒也能维持。
  他也没有双亲,与弟弟分开过着日子。李丽与王罗结婚后,两人开始过得恩恩爱爱,很快生了个女儿,过了一年又生了一个儿子。
  一对儿女给李丽的家庭带来了欢乐,同时也给王罗带来了经济负担。
  他的一身力气已接不上生活的开消,不得不随着打工的潮流来到城市做泥工。
  在工地上,他开始学会喝酒,每喝必醉,每醉就会打闹事。有一次,他发了工资后,跟着一工友这街,工友带着他来到一家灰暗的小屋‘网店’,在那间非法的屋内,他看了让他全身沸腾刺激的黄片,从此,他像着了魔一样,把工资毫不心疼地投入这家网店。
  很快,这家网店查封,这个工地完工,王罗回到家后,每晚教李丽做着那种下流的动作,还让她在性爱间大喊大叫,李丽不愿意,他就在她身上又拧又抓。
  李丽身心伤害,又无处诉说,如果王罗晚上喝了酒,那李丽就更遭罪,稍有不从便会受到王罗的拳打脚踢。
  李丽没读过书,不懂得什么叫家庭暴力,什么叫性虐待,她只知道,这是夫妻间的丑事,不能让旁人知道,更不能影响到对儿女。
  女儿上一年级了,儿子也进幼儿班,她白天依然强作欢笑,到了晚上,她每天都提心吊胆地乞求着老天,黑夜最好为她迟迟而来。
  这几个月来,她除了衣服遮不到之处是完好无损之外,肉体已被王罗折磨的红肿淤青,惨不忍睹。
  那年八月底,王罗又要出去打工了,李丽的心中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王罗走了几天后,眼见两小孩又要报名上学了,家中没钱,李丽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天,生产队组织每户一人去义务整挖山路。那天,李丽和本队长王初在一起挖。无意间,王初发见了李丽挽起的袖子手臂上一块块地淤青。他白里透红的脸带着羞涩,轻轻走近李丽身边问这是怎么弄的?李丽此刻正想着孩子学费事,猛听他一问,羞红着脸急忙放下袖子说道“有没有钱借我帮小孩报名上学?”王初愣了下问道“需要多少?”李丽说“两人大概要好几百呢。”沉默了一会,王初又问“哪天要?”“明天就是九月一了。”“那今晚去我家拿吧。”李丽见学费有着落了,她一阵狂喜,顿时忘记了所有伤痛和忧愁。
  王初是今年才选上队长的,他有着东北大汉的身材,高高大大,白白净净,虽已二十四五岁,且仍是单身,早年丧父,他与一母亲带着三个弟弟三个妹妹,家境也极其困难。
  晚上,李丽来到了王初家。王初刚从明友那里借了三百元来,见母亲与弟弟们都在场,怕老人会多想要反对还闹出误会,便把李丽带到房间里,并关上了房门,瞬间隔开了外面的声音。
  进房间后,王初把三百元递给李丽,李丽激动地拿着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的话。
  一男一女独处屋内,突然间感觉有些窒息,都感觉手无摆处。王初终于想出分散紧张的话题。
  “李丽,能告诉我你手臂上的那一大块伤是怎么来的吗?”李丽没想到他还没忘记她的伤,她“哇”的一声,失声痛哭,边哭边脱下外褂,让王初看看她那布满新旧伤巴的体肤。
  王初被李丽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当看到这楚楚动人的女子竟满身伤痕累累时,他惊得怒从心起。“是谁?是谁如此心狠?”王初握紧拳头问道。李丽便把王罗每晚折磨她的事对王初哭诉了出来。
  王初从没谈过女朋友,对王罗能嫁到这个美妻子,他从心里羡慕不已,没想到这个王罗却是吃饱了撑的。
  王初咬着牙骂道“王罗,这个畜牲!”说完,王初帮李丽穿好衣服,李丽见王初为她打抱不平,心里特感动,忍不住抱住王初边哭边说“我的命苦,这种羞事我找不到可以诉说的人,我想一死了之,可还有两孩子啊。”王初的腰让李丽抱得紧紧的,同情加异体的接触让王初忍不住冲动,他低下头吻了李丽。
  从此,李丽好像找到了精神依靠,总感觉到有王初在身边,天是蓝的,地是阔的,只要每天能见到王初一眼,心就会踏实多了。
  王初每次见李丽到来,也异常兴奋开心。王初的母亲发现了情况,她严厉地骂儿子,告诉他李丽是有夫之妇,与她下去是没什么结果的,并让儿子马上断绝与她来往。
  那天,李丽又不由自主地来找王初,王初的母亲见了沉着脸说道“你不要来坑害我儿子!”李丽捂着脸跑回家中。王初本想追上李丽,告诉李丽向王罗提出离婚,他愿意照顾她们母子三人。可他在犹豫中最中停下了脚步。
  就在当天晚上,王罗好像是听到什么,他突然回到家,独自一杯一杯地喝着酒,望着瑟瑟发抖的李丽,他的脸、脖子、眼睛都慢慢地变得通红。
  此时,两小孩也特别安静乖巧,早早地进了自己的房间上床睡觉了。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王罗的脸开始扭曲,他终于放下了酒怀,摇摇晃晃地走向李丽。
  李丽本能地双手抱着头,轻轻地求饶着“小孩睡觉了,别吵着他们好吗?”
  王罗把手猛地伸了过去,李丽吓得身子一抖“啊”叫了一声。王罗伸出的手拉着李丽冰凉发抖的手冷笑地走进房间……。
  第二天下午,王罗的弟弟有事去找王罗,见他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屋里有股农药味,弟弟忙把他送到医院洗胃抢救,结果是酒精中度,他被救活了。
  但李丽却一直不见了,王罗告诉别人,老婆昨晚跑了。
  有人议论“她与王初的事肯定是被王罗知道了,挨了打才跑了。”可再也没有人见过李丽,李丽就像一夜间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王初整天消沉的过着日子,他当心着李丽的安危,一直后悔着自己那天没能去追上她,告诉她可以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可是太迟了。
  两小孩从此就失去母亲,在王罗的有一餐无一顿的日子中成长,他们问爸爸“我妈妈呢?”王罗只是淡淡地重复着那句话“她跑掉了。”
  过了一年,王罗在一次晚上醉酒后出去玩,摔了一跤脑部出血过多,还没去医院就死了。
  李丽的失踪没有人报案,李丽到底去哪了呢?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连狗的世界都那么残酷
下一篇:破戒神偷的结局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