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mumuyu > 卢公子抢亲记

卢公子抢亲记

作者:mumuyu 发布时间:2016-11-22

  传说几百年前在某个山清水秀的镇上有一卢员外,不仅富得流油,也贵得无双。据某家茶馆的掌柜的二大娘家的六叔的侄子的邻居的姐姐的在宫里当差的远亲的小道消息称,卢员外似乎和当今圣上有某种铁关系,万年不破的那种,再加上卢员外平时乐善好施、和蔼可亲,因此,卢员外一家在这个小镇上还是相当的深入人心。
  卢员外晚年得子,名曰卢文,本性纯良天然,但因为从小娇宠无比,长大竟养成一副游手好闲的性子,反正在镇上人的眼里,卢公子还是相当的闲的。比方说卢公子之闲事之最——抢亲,那可是件件妙不可言。镇里近3年的亲事几乎每次都被卢公子抢过,到了现在几乎已经演化成了某种潮流——对于新娘子来说,如果你不被卢公子抢过亲,那么你就不会懂得什么是好好活着,于是嫁得不是滋味;对于新郎来说,如果你的新娘子不被卢公子抢过,那么你就没有面子,说明你的新娘子魅力值为零,不好相处。
  稀奇,真稀奇,尽管卢公子只是抢亲,只是在镇里最大的酒楼天然居门前抢亲,每次抢亲也只是截住新娘子花轿调戏一番话,尽管抢亲的前后时间加到一起也不过半柱香时间,期间包括风流观望、风度翩翩跳楼、掀开轿帘、掀开新娘子盖头、调戏、潇洒飞回楼上继续品茶,等等。卢员外着急得须发皆白,生怕儿子闹出事。
  而卢公子往常抢亲时对话如下:
  卢公子对新娘子李某说:“脂粉施的太厚了,以后尽量淡一点儿,不然本来的十分颜色就变成一分了,实在没法看。”于是新娘子李赶紧低头拿出镜子把脸上的脂粉擦去一些。
  卢公子对新娘子王某说:“本公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胆的姑娘,以后不要直勾勾地看着人家,再帅也不行,那只会显得你过于粗陋。”于是新娘子王某马上开始酝酿某些害羞和谦虚的情绪。
  卢公子对新娘子吴某说:“小娘子这么容易羞涩,会让人觉得你太单纯太软弱,会被人欺负的噢,以后在家里大事上可不能如此,不然什么也做不了。”于是新娘子吴某就下定决心以后要好好学会强势。
  卢公子对新娘子徐某说:“女人涂脂抹粉本身就是一种虚伪,但是新娘子除外,但是你这样涂抹得惨不忍睹又十分拙劣的妆容实在让人看不下去,赶紧换个自然妆吧,不然你相公就吓坏了。”于是新娘子徐某马上把妆容抹净又重匀粉黛。
  卢公子对新娘子顾某说:“嗯,很漂亮,妆容也不错,一个女人把自己形象收拾好,那是对看你的人的一种尊重。希望你的心地如同你的外表。”于是新娘子顾某在未来的一生里澄澈心境,多为善事。
  卢公子对新娘子阮某说:“久闻贤名。善良是女人的基本道德,你做得很好。但是善良的人容易被人利用和压榨,所以以后你要锻炼出坚强的风骨,要大胆果断地去做事,不要姑息养奸,要注意防微杜渐。”于是新娘子阮某以后时刻谨记此话,善良却有担当,贤名更甚。
  卢公子对新娘子岳某说:“我知道你家的相公是个墙头草,凡事拖沓软弱,所以你以后要做家里的主心骨,该拿主意的时候不要妥协放任。男人最不该的是没有担当。希望你的到来能改变他。”于是新娘子岳某到夫家后雷厉风行,把丈夫收拾得服服帖帖,辛勤操劳几年后,其丈夫在其熏陶下也可以独当一面。
  卢公子对新娘子韩某说:“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你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凡事都闷在心里不说。以后要学会对爱你的人敞开心扉。要知道,你不说,别人不会明白你的想法。造成误会或遗憾就不好了。”于是新娘子韩某事后慢慢放开自己心胸,倒成了个进退得宜的一方主母。
  卢公子对新娘子杜某说:“女先生是个极其光荣的职责,希望你能坚持下去,以身作则,兼容谦逊,让学生发掘出自身潜能,学会尊重,踏实进取,学会活出自己,学会坚守良好正常的人性,真实做人。先生你之前做的很好。祝新婚愉快。”于是新娘子杜某此后更是兢兢业业,终成一代宗师。
  卢公子对新娘子云某说:“夫人即将是朝廷命妇,贵不可言。请多以民为重,辅佐大人成为贤明务实之臣。夫人自己也是将门虎女,清正大气,当自有一番作为。”于是新娘子云某婚后和丈夫举案齐眉、相知相伴,为治下百姓做了不少实事,传为美谈。
  ……
  话说今天这次抢亲,身经百战的卢公子心里却有丝疑惑和没谱儿,花轿一半的随从竟然都是自家的家丁丫环,这……是一个问题。压下心中不安,如往常般掀开轿帘,掀开盖头,只看到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红晕正好,妆容清爽,只听见新娘子淡淡的声音如泉水一般响起:“请问这是提前洞房吗?你怎么不穿喜服?嗯?”
  这个“嗯”字真可谓千回百转、威严天生,卢公子竟有些招架不住,“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你是谁家的新娘子?”
  “我是卢家的新娘子,丈夫名卢文,听说是个花花公子,每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平时爱半途截住人家新娘子调戏一番算作抢亲,还常常自以为美名远扬,其实他不过是好奇捣蛋的青涩小毛头一个。还好他不是每次都废话连篇,偶尔有些小道理,但也不过尔尔。”
  “你……你……”卢公子一口气没上来,手里的折扇也惊得微微打颤,看到一旁的管家,怒问:“卢忠,这是怎么回事?”
  卢忠俯身,小心翼翼地答道:“这是老爷安排的,是您从小定下的亲事,盛姑娘已满18岁,按当年的约定,今年今天举行婚礼,之前的仪式已经都全了,就差今天拜堂成亲了。少爷您经常外出不着家,可能不知道,但确实已经木已成舟了。”
  卢公子嘴巴变成了O型:“我……我……”
  新娘子在一旁凉凉的说:“看来卢公子不想娶我呢?那算了,我就勉为其难娶卢公子吧!来人,给卢公子换喜服,押回府里拜堂。”
  “你敢?!”
  只见4名精神抖擞的壮汉立刻围上来,一看就是练家子。仅会几招轻功的卢公子连反抗的时间和力气都没有,就被轻易制住了。
  “所谓抢亲,就是抢来的亲事。记住,我叫明谊,是你的妻子,这次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抢亲!”说罢放下盖头,端端正正的坐回轿子,就命一干人等浩浩荡荡的回府了。
  马背上被定住身形的卢公子银牙暗咬:“女人,以后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都市球赛
下一篇:被快递的贪官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0  
    欢笑指数: 2.0  
    新奇指数: 2.0  
    推荐指数: 2.5  
  • 参与评分共 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