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李嘉寅 > 局中局

局中局

作者:李嘉寅 发布时间:2016-11-21

    李天武叼着烟舒舒服服的坐在车里,抽一口烟就吐一个漂亮的烟圈,旁边的陈阿三拍马屁:“队长,你就凭这吐烟圈的本事就能迷死全上海的娘们儿。”李天武笑骂道:“老子的眼圈里又不带钞票,怎么迷死人?一会儿行动,你给老子打头阵。”陈阿三抱怨道:“上回抓一个重庆来的小角色,还出动了四个行动组呢,今天抓一个共党的特派员,竟然就派咱们一个组来执行,这上面是什么意思啊?”李天武训斥道:“你懂什么?这特派员据说是中共长江局的重要人物,知道许多核心机密,抓他闹的动静必须越小越好,否则指不定谁躲在暗处打黑枪呢。还有,真来个上百人,最后功劳算谁的?兄弟们还要不要过了?上面可说了,抓到人后,一人十块大洋。”陈阿三喜形于色:“妈呀,这回发财了,不过,队长,听说共党的情报人员枪法都很好,你说会不会有危险?”李天武还没说话,司机刘一茂不屑道:“有多好?比得上咱队长吗?咱队长可是七十六号的头把快枪,有他在,还怕什么?”李天武哈哈大笑:“可也有人说二队的队长肖明德才是七十六号的第一快枪,你们看呢?”
    肖明德?陈阿三和刘一茂面面相觑,在七十六号,谁不知道队长和那肖明德是死对头。据说两人结怨是因为以前在侦听组的一个女电报员,那女电报员长得貌美如花,队长看上了人家,可人家却看上了高大英俊的肖明德,还当着肖明德的面把队长羞辱了一通。虽说后来那女人被调走了,可梁子是结下了。前阵子七十六号在内部搞调查,清除内鬼,队长就打报告说肖明德有重大怀疑,理由是身为行动队队长,办事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谁知报告上午交上去,中午吃饭就被退回来,还把队长骂了一通,让他以后别猜疑自己同志。这把队长气的鼻孔冒烟。现在队长又问谁枪法好,两人忙异口同声:“当然是队长您啦,肖明德跟您比,可差远了。”李天武冷哼一声,把烟屁股扔到车窗外:“快五点了,阿三,让兄弟们打起精神,千万不能让大鱼跑喽。”
    五点十分,火车进站,车站挤满了旅客。李天武带人瞪大眼睛仔细寻找,可一直到旅客全出站也没找到目标。李天武一拍大腿:“不好,这小子准是乔装打扮混出去了,都别愣着,两个人一组,散开搜!”看手下散开后,李天武掏出一根烟,陈阿三忙给点上,李天武狠狠吸了一口:“走,老子就不信了,还能跑了不成!”
    李天武说的没错,中共长江局特派员老薛的确是乔装了一下,他戴上了眼睛,刮了胡子,穿着长衫拎着箱子,就像一个生意人。此时他走在街上,寻思着从前面小胡同绕近路,毕竟时间不早了,冬天黑夜又来的特别早,晚上走水路不是很方便。老薛正要出胡同,后面有人喝道:“站住!”
    老薛慢慢转身,两把黑洞洞的枪对准自己,是七十六号的人!老薛镇定自若:“老总,搞错了吧?”刘一茂走上前冷笑道:“错没错看了才知道,你把箱子放地上,手举起来!”老薛放好箱子,慢慢举起手,他袖子里藏了一把手枪,正要寻找机会,两声枪响,刘一茂和另一个特工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地毙命。老薛看见一个高个年轻人拿着把还在冒烟的枪走过来,警惕的问:“你是谁?”年轻人用脚踢踢刘一茂的尸体微笑道:“别紧张,我是来帮你的。”老薛不动声色:“我们不认识吧?”年轻人说:“我认识你,相信我,我会护送你安全过江的。”老薛纳闷了:难道是地下交通站派来的,可交通站上个月遭受重创,没几个人了,这年轻人绝对不是!年轻人看出老薛的怀疑,叹口气:“我本来是七十六号的人,但我想弃暗投明!”刚说完,身后一阵大笑:“肖明德,老子就说你有问题嘛,怎么样,抓个现形了吧?”
    肖明德正要转身,李天武喝道:“别动,把枪扔了!”肖明德很平静:“李队长可别紧张,枪走了火可是会伤到自己的。”他把枪扔到地上,李天武说:“阿三,去把枪捡起来。”陈阿三胆战心惊:“队长,我”李天武骂道:“你个胆小鬼,怕什么?他敢动一下,老子立马毙了他!”肖明德大笑:“是的,谁不知你李队长枪法入神,看来我是逃不掉了。”李天武冷笑:“肖明德,你隐藏的很深啊,说,你是不是共产党?”肖明德无所谓的摊开手:“你说是就是。”李天武问:“啥意思?”肖明德看看老薛,正色道:“身为中国人,给日本人当狗,这卖国求荣的勾当我是不干的,李天武,你枪法这么好何不弃暗投明,一起为国效力?”李天武摇摇手指:“肖明德,少说大道理,老子只知道升官发财,国家的事就让汪主席去操心吧。”肖明德怒道:“无可救药!”他看着陈阿三战战兢兢地蹲下身去捡枪,笑道:“李天武,你说我俩谁枪法更好?”李天武眯起眼:“你说呢?”肖明德吁口气:“要我说,不试不知道!”他突然蹲下身一把将陈阿三拽到自己身前,一手捡起枪扣动扳机……
    当日军宪兵队和大批七十六号特工赶到现场时,他们看到两具尸体,一个是陈阿三,另一个是肖明德!李天武靠着墙瘫坐着,肩膀上在流血,看样子伤的不轻。特高课组长野间一郎厉声喝问:“怎么回事?”李天武喘着气:“报告太君,肖明德叛变,打死了我的手下陈阿三,被我当场击毙,但我也挨了共党一枪,让共党跑了。”野间一郎紧皱眉头,冷着脸不说话,最终手一挥让人清理现场。
    江上,老薛坐在船舱里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可惜了那个叫肖明德的年轻人,本是要弃暗投明的,却为了救自己牺牲了。但他想不通的是那个李天武好像是故意暴露自己挨了一枪,而且依照他开枪打死肖明德的手法看,他打自己的那两枪没道理打偏,难道他是故意放过自己?
    隔天,一封加密电报传到长江局,破译出来,上面写着:日军渗透计划破产,我将继续任务。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少年,我愿一直等你
下一篇:共和家宴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0  
    欢笑指数: 2.2  
    新奇指数: 4.6  
    推荐指数: 4.6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