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13775343171 > 梦中梦

梦中梦

作者:13775343171 发布时间:2016-11-18

  “那么,杜先生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向我咨询的呢?”李医生点起一根烟,轻轻地吸了一口,吐出一股浑浊的烟雾。向着身前的人递出一盒香烟。
  来人接过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上深深的抽了一口,“李医生,我不得不告诉你那个梦只停了两天以后,又开始了。”
  “……只停了两天?药物也没有用了吗?”李医生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地开口。
  “我想是的,医生。安眠药已经完全的失效了。”那名姓杜的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看了一眼手表,吐出一大团浑浊的烟雾。
  “虽然时间隔得不久,但是还是请重新详细的阐述一下吧,杜先生。”医生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开口,“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是先生,我有生之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病情。”
  “呵呵,没事的医生,这段时间你已经尽力了。”杜先生一口气吸掉了剩下的小半根烟,微笑着摆了摆手。
  “很遗憾,先生。那么,请开始吧。”李医生戴上了老花镜,从抽屉里拿出本子和纸,单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好的,医生。那我从三个月零十五天前的那个梦境开始重新说起吧。”杜先生坐在椅子上微微前倾,脸上显露出一丝回忆,乃至恐惧。
  “我梦见自己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四周几乎是一片漆黑,仅有几盏烛火闪烁,映照着四周的环境。”
  “是一个很小的屋子,三面靠墙,一面是门窗,门窗也是古式的,门对面的那面有一张大床。”
  “很抱歉,先生。即便已经好几次了,可是我还是得问相同的问题。您还是在那个位置吗?或者说,一丝变化都没有吗?”李医生轻声地打断了杜先生的叙述,枯槁的额头皱起一道深沟。
  “很遗憾,医生。没有一丝变化,我就躺在那个床上,动弹不得,只有脖子以上可以动。摆设也没有任何变化,就如同皇宫内的老旧厢房一样。”
  “好的,先生,请继续吧。”李医生轻轻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好的。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下,似乎时间都过得很慢。我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呼吸,我感觉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
  “最开始的时候,漫漫长夜的变化是很缓慢的,感觉和现实一样,一秒一秒,我曾经数了八个小时,也就是将近28800秒,医生。”
  李医生双手撑着头深深的叹了口气,“您又是六点醒,是吗?”
  “很显然。”杜先生无奈的笑了笑,“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八点左右入睡的。但是我醒来的时候的确是在第二天的早上六点。”杜先生指了指手表。
  李医生双手撑着头,闭着眼默然不语。昏暗的台灯散发着昏黄的亮光,侧向映照着他枯槁的侧脸,犹如一尊老佛。
  “一切的进展还是那样吗?”突然一直沉默的医生说话了。
  “是啊,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然后保持着清醒的大闹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直到六点,我会准时的醒来,很平静的醒来。但是,恐怕以后不会是这样了。”杜先生又从桌上拿起一根烟,轻轻地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口。
  “什么!有变化了吗?”李医生惊讶地扶着桌子轻轻地站起。
  “是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快来找你的原因,医生。就在前几天的梦境里,有了不同的变化。”
  “就在昨天的梦中,我正在照常的数数,我不敢睡着。我不知道在梦中睡着会是什么下场,但是昨天的夜里,大概在半夜4点开始吧,出现了一个人影。”
  “人影?”老医生忍不住身体前倾,颤抖着声线轻轻问道。
  “是的,姑且算人影吧。”杜先生吸了一大口烟,“他走到了窗边,往里张望,我能透过烛光看到的,只是一个黑影罢了。”
  老医生慢慢的坐下,揉了揉额头。“你的情况……”
  “恶化了。我知道。”杜先生轻声说道。
  屋子里陷入了一阵沉默。
  “那么,然后呢?”良久,老医生放下手中的笔,打破了寂静。
  “然后?”杜先生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我就醒了。”
  “醒了?”老医生有些诧异。
  “是的,醒了。”
  “直接醒了吗?”老医生着急的问道。
  “当然不是。”杜先生苦笑了两声,“他就一直静静地站在窗外诡异的笑着看着我,直到六点。”
  “笑?”老医生强忍住声音的颤抖,哆嗦着手抚了抚眼镜。
  “是,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总感觉他在笑……阴森森的,真的很让人心寒。到了六点,我就醒了。”
  “……这已经无法用科学解释了,先生,我只能劝说你多使用些药物试试看。”老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知道,可是医生,你知道吗?这个梦境并不是无变化的。而且每次我醒来看手表,都是刚好六点。”杜先生忍不住颤抖起来,哆嗦着手又摸起一根烟。
  “还有其他的变化……”老医生低着头抚摸着额头,轻声的呢喃,“该死!”
  “是啊……原本我以为这已经是结束了。可是,就在昨天,我发现,那个影子,他在移动。”杜先生点燃了第三根烟,略显轻松地深深吐了一口烟雾。
  “移动!你确定他在移动?”老医生忍不住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是的,移动。医生,他原本是在最旁边的窗户看我,但是昨天的时候,他已经移动到了第二格窗户了。”杜先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无力地靠在椅背。
  “先生,我想你需要勇气,或许你可以试着静看这个梦的发展。不过,请一定要及时的联系我,哪怕是一丝的变化。”老医生缓缓走近,拍了拍男子的肩膀。
  “好的,那么,这次我就告辞了,医生。”杜先生看了看手表,无力地起身,慢慢地走向出口。
  “医生。”突然,杜先生在门口站定。
  “怎么了?先生。”老医生收拾东西的动作顿了顿,转身看着门口的那个苍凉的背影。
  “你说,他会不会进来呢?”
  “……”
  那个男人离开了,明亮的阳光透过门照射进来,在昏暗的屋子的地面上映射出一大块白光。老医生愣愣地看着打开的门,脑海中还回想着男人离开时的话语。
  ……。
  “医生,我们又见面了。”比起上次,杜先生这次的情况似乎更加不容乐观。笔挺的西装已经换成了宽松的休闲服,头发蓬松,面容憔悴。
  “即便不太合适,我还是想问一下,先生,您最近怎么了?”老医生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拿纸笔,轻轻坐下出声问道。
  “没什么,我把工作辞了。”杜先生随意的摆了摆手,“医生,还有烟吗?烈一点的那种。”
  “呼……给你。”老医生掏出烟,递给眼前的男人。“那么,先生,最近有什么变化吗?”
  “变化?当然有,那个影子已经快移到门口了!”男人低着头,低吼道。
  “门口!”老医生惊讶地低声呢喃,燃起的香烟坠落,在地面上砸出几点火星,缓缓熄灭。
  “我感觉他很快就要进来了,我甚至不知道应该用他还是用它来形容他……你知道我的感受吗?医生!我看着他一天天的朝着门口移动!我忍不住会去想象他进屋内后的情形!我会死的!医生!”杜先生越说越发狂,用力的锤着桌子。
  “先生!你得冷静!你首先得冷静下来,这都是你的心魔在作乱,听着,伙计。佛洛依德曾经说过,梦境只是人的潜意识于无意识时的深度表达。你得想办法让自己摆脱这种感觉……”老医生轻轻地扶着男人。
  “不不不!你不懂!那种绝望的感觉!我一动不动的躺着就侧着头看着他慢慢的靠近!医生!我敢肯定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那么,先生,现在他靠着你的那扇门还有多远?”老医生无奈的坐下,轻声的问道。
  “已经很快了,快到门口了……还剩下一扇窗的距离……”似乎是想到了那诡异的梦境,男人忍不住抱住了头痛苦的低声说道。
  “那么,先生,从今天开始,你在我这儿住下吧。我会近距离的观看你晚上的一切反应。”老医生冷静的说道。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哦天啊,我的表都被砸坏了……。”像是找到了依靠,男人充满希冀地看着老医生,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抱怨了两句,手表上的表盘出现了一丝裂纹。
  ……
  “那么,先生,祝您晚安,我会在这好好地看着你的。”老医生看着床上已经准备入睡的杜先生,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
  看着平静的安睡的杜先生,老医生不禁陷入了沉思,烟灰轻轻地飘落,直至烟草燃尽……老医生并无察觉,静静地看着一脸平静沉睡的杜先生。
  直至早晨六点,杜先生睁开双眼,清晰无比,没有任何的睡眼惺忪。惊慌的他转身看到身边的老医生,连忙大声的呼喊起来。
  “他已经到门口了!到门口了!医生,我想他明天就会进来的!那时候我就完了!”
  老医生仅有的一丝倦意被驱走了,“什么?他还在!可是你昨天睡着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感官反应!”
  “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只要他进来,我就完了!完了!”杜先生一脸的慌乱。
  “……朋友,或许我真的没办法帮助你什么了,你完全无视了药物的影响,同时还一日接着一日的进行着连续性的梦境。这已经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东西了。”老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
  “伙计,你真的已经尽力了,最后帮我一个小忙如何?”沉默了一会儿,男人轻声询问
  “……好的。”老医生沉默良久,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答应了下来。
  “那就再好不过了,医生。让我们抓紧记录下来吧,不然可能就没有机会了。”男人笑着翻下床。“来吧,医生,别愣着了,让我们再理一遍。”
  “……”老医生深深地看了几眼男人,缓缓起身,走到工作桌边拿起纸笔。
  整个一天,两个人都在记录着整个梦境的演变过程,杜先生的兴致似乎一直很高,详细的叙说着整个梦境,医生也默默地记录着,伴随着不断的叹息……
  “希望你安好,伙计。我只能做到这些了,记住,我就在你旁边。”老医生看着微微笑着坐在床上抽烟的男人,轻声说道。
  “好了,伙计,希望我的梦境以后能给你带来启发,但是我现在得去了。”男子抽完最后一口烟,看了看手表,“啊,久违的8点。再见,伙计。”
  昏暗的台灯在桌上散发着昏黄的光亮,老医生撑着头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这个数月来忍受折磨的男人,微笑着发出平静的呼吸声。
  “……”老医生看着男人,深深地叹了口气,“祝你好运,伙计。”
  ……
  “昨晚的情况如何?”看到男人睁开眼,老医生连忙地问道。
  “他已经到了门口了。”男人拿过一根烟,点燃了吸了一口。
  “到门口了?那么,然后呢?”老医生急切的问道。
  “然后我就醒了。伙计,这次又发生了很不同的变化。”男人有些奇怪,不解的看着手中的烟。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变化?你倒是说啊!”老医生很急切的问道。
  “伙计,没事。只是,我好像能够动弹了。我的意思是,我已经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我自己的身体了。”男人轻声的说道,缓慢,平静。
  “……”老医生沉默了一会儿,“听着,伙计。我不知道这个是好是坏,但是明显你已经陷入梦境更深的层次了。你的五感甚至都已经被带入了。理论上在梦境是不可能有真正的五感的。”
  “我知道,医生。这个是理论上罢了。实际上,今晚,我就想试着移动看看。”男人一口吸光剩下的眼,看着老医生平静地说道。
  “……”老医生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那么,那个人影呢?”
  “他在门口,站在门口,一只手搭在门上的窗子上,医生。”男子想到那个人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呼…。。我们先记录下来吧。”老医生慢慢走向桌边,戴上老花镜慢慢的写了起来。
  很快,一段时间又过去了……
  “今天有什么变化吗?”老医生已经不知道这个是自己问的第几遍了。
  “不,没有。那个人还是站在门口,一只手搭在门上的窗上。”男人沉默着想了想,“我在房间内自由移动过了,医生。”
  “什么!你移动过了?那么,有什么变化吗?”老医生猛然转过头看着杜先生。
  “没有,但是我能感受到那个人影一直在盯着我看。”男人狠狠地吸了口烟,“他希望我出去,医生。”
  “那么,你的决定呢?”老医生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问道。
  “我今晚就去开门,医生,无论是现实又或者是梦境,我会去尝试。”短短的时间内,杜先生已经变得消瘦,头发蓬乱无比。
  “……”老医生沉默了一会儿,“我会陪在你身边。”
  “谢谢,医生。很高兴这段时间能有你陪着。”杜先生露出一丝感激的微笑。
  “很荣幸,能够和你相识,杜先生。我想以后也不会有让我如此荣幸的事情了。”老医生郑重地和杜先生握了握手。
  “哈哈哈,作为全国闻名的顶尖心理医生,你能这样说真是我的荣幸。”杜先生笑了笑。
  “不,很遗憾。至少,您的病情我没有任何对的办法。”
  “不不不,医生,你已经尽力了,接下来,虚幻又或是现实,让我来亲身体验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在门外留下我的印记。”
  当天,晚餐时分杜先生难得的有兴致,饱饱的吃了一顿晚餐,安稳的睡到了床上。
  “那么,医生先生,明天见。”杜先生笑了笑,轻轻地合上了双眼。
  “……”老医生紧紧地看着男人的表情。
  一晚过去了,六点,老医生看着依然保持着沉睡的男人,深深地叹了口气……点上一根烟,走到窗前,用力的吸了一口,吐出一股烟雾,久久不言。
  经之后医学院鉴定,杜先生为脑死亡,简单地说:植物人。
  他打开了那扇门吗?那个人影到底是谁?他,又或者是它,带着他到底去了哪儿?
  老医生坐在家中,日复一日,不知道该如何来解答这些问题,虚幻和现实的联系真的存在吗?在哪儿?
  ……
  半年后,老医生独自游历故宫,走在幽暗深邃的走道上。在最底部,靠近一个厢房,老医生无意的转头。
  简单的布置,烛台,床。勾起了老医生久远的回忆,老医生轻轻地后退几步,从窗边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来,望着房间内慢慢转变的视觉角度……
  老医生慢慢的走到了门口,他轻轻地走进,颤抖着抬起一只手,搭在了门上,望着房内的景物……
  老医生转过身,在地上小心的看了看,正想自嘲自己的傻,却突然在杂草丛生中看到了什么。
  他慢慢地弯腰,捡起了一个长满青苔的东西。仔细的擦了擦。
  是一块长满青苔,有些岁月的陈旧手表……表盘上的裂纹异常的醒目……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鬼浦垫
下一篇:谁拿了我的五百万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2  
    欢笑指数: 2.8  
    新奇指数: 4.8  
    推荐指数: 4.8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