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kingsoul2011 > 山村夜雨

山村夜雨

作者:kingsoul2011 发布时间:2016-11-03

  越是不幸,越是不能不幸下去。
  窗外淅淅沥沥已经下了半月的雨,蒲山镇每年的11月份就是阴雨连绵,张小山坐在办公室里,闲来无聊,翻出过去的卷宗,小小的蒲山镇,没有什么大案,都是一些丢羊丢鸡的小事,报案后最后往往都又跑回来。
  一个落满灰尘的案卷引起了张小山的兴趣,张小山看后暗想:丢个鸡鸭都知道回家,这人丢了反倒没人管了。这个案件是12年前,紧挨镇子东面老河村的王大成失踪案,王大成媳妇报的案,说是王大成没有一点反常,没有一点征兆人就不见了。
  蒲山镇派出所有三个民警,所长胡立伟、副所长老蔡都是蒲山镇人,当年这个案件老蔡参与调查,张小山听老蔡叨咕过这个案件,走访了一圈,踪迹皆无,村里传闻是王大成出去打工赚着钱,又成了家,不再回这个小山村,并且有人说还见过王大成,穿的那个阔绰,最后老蔡发了寻查通报,最终认定失踪人口。
  张小山是省城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毕业的,由于城里没什么人,就被安排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派出所上班。闲来无聊,张小山跑到王大成家,见王大成媳妇一个人在垒柴垛,张小山说明了来意,王大成媳妇恨恨的说,王大成失踪她现在也搞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在村里还干着电工的活,说走就走了,害的这些年一个女人苦劲巴力的拉扯一儿一女。张小山看也问不出什么了,都是王大成媳妇像祥林嫂一样向他倾吐着一肚子委屈。
  张小山又跑到村支书家,从村支书嘴里也没问出什么,临走时,村支书好像想到什么,对张小山说,你去村里问问二狗。二狗是村里的一个光棍,靠放羊为生,张小山找到二狗的时候,二狗正在村头的小庙里吸旱烟,一见身穿警服的张小山,二狗满是警觉。
  张小山说明来意,饶是在小庙里没有第三个人,二狗也东瞧瞧西看看,这让张小山一下子感觉有料。果然,二狗咬定说王大成的失踪肯定与瘸子有关,张小山知道,瘸子也是老河村的人,一直在外面打工。
  “为啥说跟瘸子有关,这事可不能胡说。”张小山吓唬二狗说。
  二狗立马说:有回放羊回家晚了,路过瘸子家,看见一个人翻墙进了瘸子家,看那身形像是王大成,不过后来我见了王大成还问来着,王大成不承认,说我看错人了,我想肯定不是好事,后来就听说王大成找不着了,这事我就和村支书说过,村支书还告诉我,以后别瞎说,在咱们这里,唾沫星子淹死人里。
  张小山一听瘸子,陡然警觉,因为他知道,瘸子也是多年未见人了,据他老婆三姑说,瘸子出外打工,前几年还跟家里联系,这些年跟家断了联系。
  山里的雨下个不停,已经半个月没见个敞亮天了,11月已经进入深秋,蒲山镇一进入这个季节,家家都是抱个火盆,镇上的派出所没有火盆,冻的张小山坐不住。瘸子的老婆三姑张小山打过几次交道。前一段蒲山镇为了加大扶贫工作投入,县里决定在蒲山镇投入了200万元,修建了一条砂石路,从山里直通县城。蒲山镇地处山区,山货的质量和数量都不错,荞麦、山核桃、羊肚菌、黑木耳……这些土特产,只要运出大山,就变成城里人的宝贝了,实现当地的特色经济。
  山里人住的分散,盖房子没规划,这条规划的砂石路要经过三姑和另外三家的院子,经过协商,县里安排镇政府在镇西头盖四栋房子为这四家补偿。另外三家都痛痛快快的同意了,以后都变成镇上人了,而且地还能保留,多大的便宜。
  只有三姑执拗不同意,村里成立了工作组,张小山参与了,工作组苦口婆心,三姑油水不浸。由于在道路规划中,三姑家首当其冲,另外三家甚至都加入到劝说工作中,由开始的七嘴八舌到后来的吵骂,无论别人怎么说,三姑就一句话,我可不能搬,张小山开始同情起来这个弱小的妇女,可能是感觉工作组的几个人中张小山的善意,临走的时候,三姑喊住了张小山,问了一句:同志,是不是我必须得搬走啊。
  整个下午,张小山坐在派出所灰暗的房间里,一直在琢磨王大成、大成媳妇、瘸子、三姑、瘸子、村支书二狗这些人……
  第二天,天灰蒙蒙的,十分的冷,张小山抬起头,发现乌云密布,没想到雨竟已静悄悄地下了起来。张小山让老蔡跟他走一趟,老蔡说,这么冷去哪啊,张小山狡黠的说,到了你就明白了。
  完了,张小山带着老蔡跟工作组申请,要去三姑家做工作,弄得老蔡一头雾水,不知道张小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临走的时候叫上镇上搞基建的一台挖掘机出发了,工作组组长看到还特意交代:“小山,可不能强来啊。”
  张小山坐着挖掘机,拉上村支书就朝三姑家开去,开到门口,拍了半天门,三姑才开了门,张小山说,今天是最后期限,来就是要拆院子的。三姑推搡了半天,声嘶力竭,爬到院里面,慢慢的变的呜咽起来,张小山看了看,拿起一个铁锹,三姑看着穿着警服的张小山拿着铁锹,走到他身旁,三姑陷入绝望,对张小山说:同志,我有罪,我认罪。
  后来经过深挖,在三姑家院里挖出两具尸体,由于有石灰的消毒作用,两具尸体还栩栩如生,经过辨认,分别是失踪的王大成和瘸子的。在逮捕三姑的时候,三姑一张毫无生气的脸,对张小山说: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来了我反倒踏实了。
  经过三姑的交代,瘸子喜欢喝酒,喝多了就打骂三姑,由于受不了瘸子的家暴,绝望的三姑经过长时间的酝酿,把酒醉的瘸子杀害并埋尸于院内的当时盖房子留下的石灰池内,埋尸过程中被村里做电工修路灯的王大成看见,王大成垂涎三姑美色,以此为要挟逼三姑就范,三姑不堪其辱,如法炮制,用酒灌醉王大成,杀死后埋尸院内。
  后来,老蔡问起小山,怎么想起这么一出逼宫的戏,张小山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回答道:直觉。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春宵一刻的酣战
下一篇:转户口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0  
    欢笑指数: 1.0  
    新奇指数: 1.0  
    推荐指数: 1.0  
  • 参与评分共 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