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江西小刘 > 棺木之谜

棺木之谜

作者:江西小刘 发布时间:2016-10-29

  十二月份,天气异常寒冷,黄浦江面上,白茫茫一片。附近的渔民发现江面上漂浮一副棺材。这天,刮起了大风,把棺材吹到了浅滩。渔民把棺材拖到岸上,当他们一起打开棺椁时,发现是一具腐臭的中年男尸,惊恐万分,立即报了案。
  接到报案的刑侦大队负责人江林队长立刻带人赶往了案发现场。此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天明亮起来了,附近的人都围在警戒线外,议论纷纷。
  江队走到棺材附近,印入眼帘的是一具肿胀发臭的尸体,尸体因长时间在水中浸泡,尸身发肿,脸部破损,难以辨认死者的身份。
  这时,江队手下的得力干将刘松看了尸体,说:“江队,这具棺木里的尸体有没有可能是从上游的坟地冲下来的?如果是凶杀案,凶手又何必杀了人之后再装入棺材,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多此一举?”
  江队没有直接回答刘松的问题,而是指了指这具尸体脖子上的伤口:“你看,这里有一个明显的刀痕伤口,创面较大,直接割死者破喉咙,看来这就是导致死者身亡的致命伤。我猜测凶手之所以把死者放入棺材之中,然后弃于江中,是怕我们发现,我们都知道,尸体长时间在水中会发生肿胀,然后浮起来,容易被人发现,如果随同棺材一起沉下去,加重了重力,尸体就不容易被发现。”
  刘松靠近发臭的尸体,仔细端详了一番,顿时感到头晕目眩,拍了拍额头说:“确实。凶手想借用棺材把尸体沉到江底,却没有想到,命运弄人,这几天海上发生了大潮,地下汹涌的水流运动把棺椁冲了上来,棺椁在水上漂浮,或许碰到了暗礁,棺木遭到部分损坏,结果有水灌了进去。才导致尸体因为浸泡而发肿。而后被渔民发现。”
  江队仔细打量了这副棺材,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打造而成的,价值不菲,棺木四周雕刻的是图形,栩栩如生。
  尸首被带往公安局后,法医立刻展开了尸体解剖工作。江队吩咐刘松:“你去网上发布一起认尸公告,再去案发现场询问有没有目击证人看到凶手投尸,以及去附近调查一下,上游坟地是否有尸首冲下来?”
  几个小时后,尸检报告出来了。报告中显示死者已经死了十多天了,死因与江队说的八九不离十,脖子处喉咙被扎破而身亡,除此之外,没发现其它致命伤。初步认定死因是喉结损坏而死。刘松经过一番调查,回来后,向江队报告,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证据。接连过了几天,仍然没有家属来认领尸首,也没有人口失踪报告。案子顿时陷入了僵局。
  事件持续发酵,弄得人心惶惶。这时,江队接到上头领导催促,为了社会稳定,坚决打击犯罪分子,要求必须在七天内破案。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可是仍然没有什么关键性的破案线索。第三天,这件棺木凶杀案经媒体多次转播,已经在全市闹的沸沸扬扬。第三天中午,一个中年女性来到警察局报案,说自己的老伴已经失踪十多天了,电话打不通。
  江队带这个妇女去验尸房认领尸体。只是死者已经面目全非了,不知道这位妇女有没有把握认出死者。
  这名妇女看了几分钟,当她看到死者身上的胎记以及头颅上的三颗黑痣时,顿时痛哭起来。该名死者正是这名妇女的丈夫王军,江队安慰了几句,把妇女带到了休息室。
  案情终于有点眉目了,这让江队长长松鼠了一口气。离案件侦破期限还剩四天,江队有把握在余下的时间里完成该任务。
  “王夫人,你有没有发现你丈夫最近有什么异常表现?”江队开门见山地问道。
  王夫人擦了眼角的泪水,长时间的哭泣已经让她眼睛有些发肿。
  “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只是晚上我丈夫经常说梦话?”
  “你还记得他说了些什么吗?”
  “好像是说要去自首的一些话。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就只听到这些,第二天我问他时,他又含糊其辞,不愿多告诉我,只是说最近最近风声紧,让我少出门。”
  刘松这时插了一句:“江队,我们本市一个月前发生的一起银行抢劫案,这有没有牵连性?根据现场视频,抢劫的有四个人,都蒙着面,会不会其中一个就是死者王军?”
  “有可能,王夫人,我把银行这段监控视频给你看,你能确定这四个人中有你丈夫吗?”
  王夫人好像受到了惊吓,她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不可能,我男人平时在家连只鸡都不敢杀,他有胆子去抢银行?”
  可是当她看到银行监控视频时,她好像发了疯似的,用手撕扯着凌乱的头发,痛苦地说:“怎么可能呢……”,这句话连续重复了很多遍。
  江队竭力安抚好妇女的情绪,“王夫人,事情已经过去了,请节哀顺变,我想问你是怎么判断蒙面人中就有一个是你丈夫呢?”
  画面停在了四个人在同一影像上,王夫人指了指门口角落的男子:“这就是我丈夫,体型跟我丈夫一样,更重要的是他衣服里面的毛衣,是我亲自为他编织的。”
  江队把视屏放大,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毛衣。现在可以确认该名男子正是妇女的丈夫王军。
  “你还认识视频中的其他三个人吗?”
  “不怎么认识。不过他们有一次来我家喝过酒,体型蛮像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们?”
  “那你知道他住在哪吗?”
  “知道。只知道其中一个。”王夫人把地址告诉了江队。
  江队立即吩咐人把该男的控制起来。通过审讯,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与死者一起喝酒的是曾健,上海人,因抢劫罪被判出有期徒刑十年,在监狱表现良好,提前假释出狱。死者王军和曾健是小时候的玩伴,自从曾健入狱后,两人就断了联系。曾健出狱后,由于长期在监狱服刑,慢慢与社会脱节,没有一技之长,很难在社会上立足,已经到了十分窘迫的处境。后来多方打听,才得知王军的住处,经过努力,与在监狱认识的两位同伴一起投靠了王军。四人一起喝酒聊天,好不快活。后来,有人提议去银行抢劫,死者王军生来胆子就小,本来想拒绝,无奈受其他三人胁迫,才勉强答应下来。四人密谋,后来在抢劫途中曾健杀了人,王军事后十分害怕,想去自首。三人听后勃然大怒,为了阻止王军投案,便将王军杀死,以棺材弃于黄浦江中。
  案件如期破获,市领导大为愉悦。只是四个抢劫犯中,有两个还至今在逃。
  第二天,黄埔江面上漂浮了两具尸体,正是在逃的两名银行抢劫犯……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冤鬼缠身
下一篇:真相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0  
    欢笑指数: 1.0  
    新奇指数: 2.0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