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土豆0576 > 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

作者:土豆0576 发布时间:2016-10-28

  T城是个偏远的小城,人口不足20万。两个人在街上碰面拉家常,往上算三辈可能就是亲戚。在这个普通的小城里,田新建是个很普通的男人,45岁,个子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经营一家办公用品店,收入刚够养家糊口。
  这天早晨9点,田新建照例开门做生意。店员尹姐也准点到了。尹姐47岁,已经给田新建打工5年了,相处的和家人一样。但有一样,她不知道田新建在开这个店之前是干什么的。老板不说,她也不好问。
  店里的生意不忙,一天也没几个顾客,早晨人更少。这天早晨也一样,直到11点左右,电话响了,尹姐拿起听筒,听到老板的老婆在电话那头大声的哭泣着。
  田新建是个普通的男人,可老婆方丽珍却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气质也好,为人处事大方得体。尹姐很喜欢丽珍,在心里把丽珍当妹妹看。
  尹姐把电话给田兴建,田新建好像就听了一句就把听筒丢下跑了。尹姐拿起电话再听,听筒里就只有嘟嘟声了。
  尹姐中午在殡仪馆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一个房地产老板酒后驾车,轧死了田新建9岁的儿子。丽珍见了尹姐两个女人抱头痛哭。一个胖乎乎聪明伶俐的小男孩,一下就没了,别说孩子的母亲丽珍,就是尹姐这样的外人也一下接受不了。
  肇事的人叫郭武龙,是T城王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老板,今年45岁。郭武龙是真正的白手起家。老家穷,郭武龙早早就辍学跟着乡党到外地打工。从小工到大工再到工长,一年一年苦熬。七年前,当上工长的郭武龙带着一群乡党,苦哈哈的干了一季,完工了却拿不上工钱。这帮乡党都是跟着自己出来讨生活的,不能亏着他们。没办法就托老乡找门路给工程单位领导磕头送礼。领导好说话、讲人情,真让包工头把钱给工友们结了。老乡就继续给郭武龙出主意:难得碰上好领导,讲人情、好说话,趁热打铁再运动运动。从领导那儿拿工程,自己当包工头,就不用受包工头的气了。郭武龙一想也对,就拿了全部的积蓄,大着胆子找领导。领导确实好说话、讲人情,看郭武龙人厚道,就出头替郭武龙铺路谋了个工程。郭武龙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工程挣了钱,拿出一多半给领导,于是就有更大的工程接着干。不几年,也开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做了老板。吃水不忘打井人,领导那里利润自然要给,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也要送。自己不能陪领导睡,喝酒总要陪到位。让领导喝高兴,自己就要先到位,于是就经常喝醉。郭武龙是个爱交朋友的豪爽人,尤其是带大盖帽的,有了这些朋友就有面子,底气足。酒后开车是很自然的事情,不然交那些朋友干什么呢?可惜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最后醉驾把孩子给撞死了。
  郭武龙是肇事5个小时后清醒过来,意识到事闹大了。一边派人找受害者家属谈赔偿,一边赶紧在公检法托关系找路子。钱不是问题,况且孩子可怜,多给些也是应该的,就当破财免灾。衙门里也不是问题,不少经常一起喝酒、打牌、唱歌的老朋友。一层一层情面下来,醉驾成了酒驾,合法的判了三年缓刑两年,总共在拘留所好吃好喝住了7天。出来生意照做,牌照打,歌照唱,酒照喝。只是雇了个司机,钱不是问题,本来自己开车也不是为了省那点钱。
  喝酒唱歌的地方挺多,但T城最好的酒吧还是午夜酒吧。装潢的豪华,小姐也漂亮。午夜酒吧的老板叫兰有德,不光开酒吧,还经营着一个客运车队。这几年客运生意还行,可酒吧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常客越来越少。于是经常在家人面前抱怨。这兰友德的表姐就是尹姐。
  田新建孩子死了,老婆方丽珍痛不欲生,就很少到店里去了。田新德在事发7天后到店里上班,与往日一样平静,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悲伤,让尹姐在心里着实觉得这男人心真硬。一日闲聊,尹姐就说起了表弟兰友德的酒吧生意不好。田新建说:“如果信得过我,就让你表弟来找我,我或许有办法。”尹姐和田新建一起共事了5年,虽然不了解田新建过去是干什么的,但知道他博古通今,学问不小。觉得或许田新建确实真有能耐。就把田新建这话带给了兰友德。为了在表弟面前争脸,添油加醋的把田新建说成了大隐于市的世外高人。这兰友德虽说是个生意人,其实也是一个啃老族,做生意的钱都是老子给的,自己并没有多少见识。听表姐云山雾罩的就信以为真,觉得碰到高人了,死马权当活马医。择日提着礼盒来找田新建。到了田新建的办公室,说明了来意,田新建笑了,说:“我只当和尹姐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她当真了,害你白跑一趟。”兰友德刚进田新建办公室的时候看着寒酸还有些怀疑,听田新建这样说,就又觉得像个世外高人,软磨硬泡起来。半晌,田新建说:“要想让我帮你也行,但要你答应两件事才可以。”兰友德说:“答应,答应,别说两件,多少件都答应。事成之后自然不会忘了田哥。”田新建说:“这第一件是你要告诉我你这酒吧经营的真实情况,以及你能够继续投资的能力到底是多少,要说实话,不能有一点隐瞒。第二件是要百分之百的信任我,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能有一点怀疑,也不能问。这两件事缺一不可,你先回去考虑一下,如果同意,7天后你再来找我。”兰友德还要说什么,田新建已经起身送客了。
  7天后兰友德又来找田新建,田新建很客气的给兰友德让座倒茶。仔细看了兰友德带来的酒吧资料后,对兰友德说:“你先打个转让酒吧的广告,然后酒吧打5折经营。给员工涨些工资,涨10%左右,但切记不要让任何人知道酒吧的真实经营状况。顾客多了以后,我给你介绍两个人,你想办法把他们召到酒吧里工作,但招工要显得自然,别让他们觉得你特意找他们。工作你看着安排,工资待遇和普通员工一样,只要留住他们就行。如果有人联系你要买你的酒吧,你只需要问清楚对方的出价就行,对方问你,你就说还要和老婆商量,商量好了再谈。人走了,你来找我。”田新建边说边递给田友德一张纸,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钱岩、冯珥。
  两个月后,兰友德兴奋的来找田新建。坐定后对田新建说:“你认识会友车行的钱老板吗?他今天来找我,出价100万要接手我的酒吧。”田新建说:“100万的话你是赔了还是赚了?”兰友德说:“现在关门不赔开门赔。你让我打5折,赔的更多了。不过如果是100万的话,那前面赔的就基本回本了,不赚钱。”田新建说:“那就好,我也算给你表姐有个交代,你把酒吧转给钱老板,以后就不用烦心了。”兰友德说:“田哥,你看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田新建笑了,说:“你想怎么样呢?”兰友德:“那还能想怎么样,钱又不咬手。”田新建:“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以后就没这么好的事了。”兰友德说:“瞧您说的,您田哥出马还能没办法。”田新建说:“办法是有,可是很危险,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兰友德说:“您就别再吓唬我了,还是老规矩,您说什么是什么,我一句不问,都按您的意思办。”田新建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有一线希望。你回去等信。”待兰友德起身告辞要走的时候,田新建又说:“那个叫钱岩的如果没什么具体的工作,你就可以找个借口把他辞了。冯珥要留着,只当亲信用。但凡事不可告知实情。”兰友德点头应着告辞走了。
  一个月后,田新建打电话给兰友德,说有两个内地的朋友对他的酒吧有兴趣,要来看看,请兰友德接待一下。第二天晚上,一辆大奔载着两个50来岁的男人来到午夜酒吧,一个西装革履,衣着考究,举止文雅,姓庄。一个穿唐装,布鞋,戴着圆墨镜,神神秘秘,姓孙。兰友德殷勤的接待了两位先生。第二天中午又要看。兰友德就又叫上冯珥一起陪着两位先生看房。两位先生在里面只是简单看看,却在酒吧外面转了两圈。那穿布鞋的指指点点,穿西装的不住点头。看罢,穿西装的庄先生对兰友德说:“兰先生,你这个店准备多少钱传让呢?”兰友德说:“前日有朋友出价200万,我还没答应呢。”庄先生说:“在商言商,你看我出300万行吗?”兰友德强忍着说:“我要和我老婆商量一下,尽快回话。”
  送走庄、孙两位先生,兰友德马不停蹄来找田新建,进门就说:“田哥,您真是我的亲哥,你这是从哪里弄来两个财神爷啊,您介绍的那位庄先生要出300万给我呢。看情形还可以再涨点价。”田新建说:“这事你就自己看着办,我也是两边帮朋友的忙,不好说。具体的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不用和我商量。”兰友德兴奋的赶紧和庄先生联系,约了在洪福酒楼见面细谈。见了面,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350万成交,先草签了合同,庄先生留下了20万元的定金。兰友德高兴,请两位先生喝酒唱歌,热情款待。第二天又起了个大早,亲自送两位先生上飞机。在机场,庄先生拿出一张装修图给兰友德说:“这个是我给酒吧重新装修的装修图,麻烦兰先生按照图纸的样子给提前装修一下。”兰友德收起图纸满口答应,送两位先生登机。
  过了半月有余,这位庄先生音信全无,打电话也没人接。兰友德来找田新建商量,说:“田哥介绍的庄先生一走就没有音信了,市面上有风言风语,说这庄先生是大老板,看中了我那酒吧的风水,说我酒吧风水好,在那里办公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田哥,你怎么看这事?”田新建说:“这庄先生什么底细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经以前的朋友介绍才认识的。至于街面上的传闻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我从来都不信这些算命打卦的,劝你也别信。”兰友德悻悻而归。
  又过了半月,兰友德兴冲冲的来找田新建:“田哥,田哥,大喜事,大喜事。”田新建问:“什么事?”兰友德说:“您认识皇朝房地产的老板郭武龙吗?”田新建说:“认识,怎么了?”兰友德说:“刚才郭老板派人过来,出400万要买我的酒吧!”田新建说:“那好啊,这样你就赚了300万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兰友德扭扭捏捏的咧嘴一笑。将要告辞之时,田新建叫住兰友德说:“有件事情还要麻烦兄弟。前几日哥哥多喝了几杯,在朋友面前说了你酒吧要装修的事情,一个小兄弟正好是搞装修的,就想请我介绍这单生意。我当时喝多了,就满口答应了。现在话已出口,收回来伤了面子,你看能不能把装修的生意给我这个小兄弟做?”兰友德说:“这个装修的事情是你上次介绍来的那个庄先生让做的,现在是郭老板要买,郭老板没提要装修的事情啊。”田新建说:“兄弟你看,这庄先生是我介绍来的,虽然后面一直没信,可毕竟当时你也与庄先生签了合同而且拿了20万的定金。这庄先生如果再来,也是一件麻烦事。不过这个麻烦事是哥哥给你惹的,如果庄先生真的找来,全由我来摆平。那装修除了老板办公室费些钱,其他的都简单,20万的定金应该也够装修的了。我小兄弟的事情,还望兄弟能体谅。”兰友德思忖片刻点头答应了。
  不几日,兰友德又来找田新建,道:“田哥,事情成了。我知道这都是您的手段,可我却一点也看不出来您是怎么办到的,能给小弟解了这个迷吗?”田新建笑道:“你当日说事成之后忘不了我,我也不当真。但你要听故事,就要拿20万出来,还要定个酒楼,拿瓶好酒才行。”此时的兰友德倒也大方,立即拿了20万给田新建,又定了酒楼,拿了瓶好酒,二人一起来到洪福酒楼。
  二人坐定,闲话几句,酒菜齐备。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兰友德说:“田哥,就请您老兄解惑吧。”田新建一笑,放下筷子,道:“其实简单,你自己也清楚,你的酒吧是没办法经营下去的,要想止损只有卖掉这一条路。让你打广告转让是真事,所以这件事一开始大家都不会怀疑。让你打折经营是要制造一个生意兴隆的假象,给员工涨工资是为了保证让这个假象看着是真事,这样酒吧才有可能买个好价钱。那个钱岩是会友车行钱老板的远房堂弟,我听说钱老板嫌干车行累,有意转行。我让你召钱岩进来工作就是为了让他向钱老板证实酒吧的生意确实不错。结果钱老板果然提出收购酒吧。这第一阶段的事情半真半假,只图保本,伤人不深。如果此时你不是个贪心的人,那么这件事就此结束,没有后面的故事了。可你没让我失望,你的贪心保证了这故事还有下文。之后的事情就比较危险,完全是一个骗局。必须事先把你摘出来,以免日后麻烦。所以我去了趟内地,分别在两个城市的街上找了两个算卦的骗子,我给他们钱来扮演一个大老板,一个算命先生,并且放出消息,说有大老板看上你酒吧的风水。这样大家都会觉得你可能是那个要上当的可怜人。那个冯珥正是郭老板的远房表亲。郭大老板这段时间生意不顺,官司缠身,听说这事自然感兴趣,再经冯珥证实就会深信不疑。大老板嘛,不差钱,这件事情自然就成功了。如果以后郭老板回过味来,也只会怀疑那两个根本就找不到的人是骗子。这样就确保不会找你的麻烦。至于要你给我20万,只是要回我给你的20万定金罢了。”再看那兰友德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又过了1年有余,一日尹姐兴冲冲的来到店里对田新建说:“恶有恶报,我听表弟说郭武龙得了白血病,前几天死了。真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田新建只是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
  当日黄昏,田新建一个人来到儿子的坟茔前祭拜。原来,这田新建还有很多事没给兰友德讲,因为他觉得讲了兰友德也听不懂。但有一件兰友德能听懂的事情他也没讲,那就是在装修老板办公室的时候,他亲自在涂料里掺进了可挥发致癌的有毒液体,并确保办公室通风不畅。这郭武龙信了风水先生说的话,希望在这里办公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加之办公室装修豪华,空着可惜,会客有面子,因此就长期在那间办公室办公,结果自然性命不保。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母亲的感情
下一篇:贵妃醉酒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3  
    欢笑指数: 4.3  
    新奇指数: 4.7  
    推荐指数: 4.6  
  • 参与评分共 7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