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笔下怪谈 > 我的恐怖妻子

我的恐怖妻子

作者:笔下怪谈 发布时间:2016-10-26

  像往常一样,下了班的我安静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我并没有开车,我老婆因为要去出差,把我的宝马车开走了,我思索着是不是要买辆新车,两个人一台车用起来的确有些吃力。一辆的士停在我身旁。
  “先生,要不要坐车?”
  我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去丽人珠宝店。”
  “好嘞,您坐稳了!”司机点了点头,熟练的挂上档位,车子像一把利箭一样绝尘而去。
  今天是我和老婆的七周年纪念日,她昨天打电话说,今天晚上就能到家,会做一桌丰盛的晚餐庆祝。我要去首饰店买件礼物送给她。
  很快车子就稳稳的停在了珠宝店门口,珠宝店里的首饰琳琅满目,摆在清晰明亮的橱窗里,我被一对情侣戒指吸引住了目光,女士款纯银打造,光洁的戒指表面反射出银色的光芒,镶嵌了一颗大概0。5克拉的钻石,上面刻着“我爱你”的英文字体,字体用行书雕刻的,显得诗情画意。
  “我要这个。”我指着那对戒指,对漂亮的前台小姐说道。
  片刻,我拿着戒指盒子从首饰店里走了出来,的士还在外面等着我,拉开车门坐进去。“到雅林别墅。”我看了看手表说道。
  五分钟后,车子停在雅林别墅4号楼前,我拿出钥匙正要开门,邻居婉珠和他的丈夫阿林正巧遛狗回来。她笑着打招呼:“吴先生,今天这么早回来啊。”
  “是啊,今天是我和妻子结婚纪念日,所以回来早些。”我笑着回答道。“您和您的妻子还真是相爱呢,人人都说七年之痒,我看这句话对你们来说正好相反呢!”
  “呵呵,您和您的丈夫可是比我们甜蜜多了!”我笑着客气的说。
  我转身打开大门,院子里好几株玫瑰正开的鲜艳,那是妻子种的,说是可以陶冶情操,呵呵,她总是这么喜欢这些花花草草。
  “小静,我回来了!”
  我轻轻带上房门,客厅的窗帘都被拉上了,桌子上摆满了饭菜,热气腾腾的,桌边点了几根蜡烛,红色的光线衬托的整个房间显得有些莫名的诡异。我见没人应答,往厨房走去,肯定在厨房做菜。
  “小静,做了这么多菜了,也差不多了,太多了浪费!”
  我打开厨房的门,想象中小静系着围裙在做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满地都是血,整个厨房的地板显得滑溜溜的,煤气灶正在丝丝的往外吐着毒气,炒菜的铁锅半扣在上面,一盘肉撒的地上到处都是,水龙头还在哗哗的流着水。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先是一愣,随后是狂喜,她死了吗?但愿是这样。我紧紧攥住手中的药瓶,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下激动的情绪,急切的往楼上走去,卧室没有,阳台没有,书房也没有,整个房子被我找了个遍,丝毫不见妻子的踪影。
  我拿出手机拨打了110,“喂,是警察吗?我妻子失踪了!”我急切的说到:“满地都是血,雅林别墅4号,你们快来吧!”
  挂了电话,我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起来,我实在是难以置信,仿佛上帝在帮助我一样,我妻子居然莫名的失踪了,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回来了,这样那五千万就是我的了,也不用在忍受她每天在我身边的折磨。我又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起来:“喂,是芳芳吗?她死了。”
  “我们的计划成功了吗?”
  “不,不是我杀的,我一回到家她就不见了,厨房里满地都是血!我已经报警了!”
  “你在家等警察来,不要慌,好好做笔录。”芳芳嘱咐我说。
  “嗯,你放心吧,就这样,拜!”
  我放下电话静静地等待警察的到来,大概十五分钟,一群警察来到我家,开始勘探现场。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一个队长模样的警官问我。
  “大概五点二十分吧。”
  “你这么确定?”
  “我下了班去首饰店买钻戒的时候看了下表,是五点十五分左右,从首饰店到我家大概五分钟的车程。”我面带焦急的说道:“警官,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我妻子,我实在是太爱她了,我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该怎么过下去!”
  “你不要着急,我们会尽快破案,找到你妻子的,你的手机要保持畅通,我猜测这很有可能是一起绑架案,据我们的勘察,你的卧室被翻得乱七八糟,很多贵重物品应该被盗走了,如果匪徒匪徒联系你的话,你要尽快向我们报告!”
  我装作有点着急:“绑架案?那我的妻子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证你妻子的安全的,请你相信我们。”
  我装作心里稍安,连忙向警官答谢,其实心里边已经在窃喜了,最好匪徒将她杀了,解决我的后顾之忧,我也能顺理成章的和芳芳在一起了。
  “这瓶红酒是你买的?”警官拿着一瓶拉菲对我说。
  “恩,是的,今天是我和妻子的七周年纪念日,我们正打算晚上好好庆祝一下,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我垂下头掩饰自己慌乱的表情。
  这瓶红酒是我用来下毒的,没想到也被警察翻出来了。
  “呵呵,我看你酒架上柏图斯和拉图,拉菲倒是只有这一瓶,所以好奇问问你。”
  “我妻子喜欢拉菲,但是喝完了,这几天她出差了,我也没工夫去采购,昨天回来的时候就顺手买了一瓶。”
  “哦,原来是这样,您还真是一位体贴的好丈夫呢。”警官盯着我的眼睛说,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
  叮铃铃,警察的手机响了。“恩,恩,好,我知道了。”警察挂了电话,盯着我的眼睛问道:“您还记得您妻子出差时穿的衣服吗?我们在郊外发现了一具身穿红色裙子的女尸,不知道是不是您的妻子?”
  我一听,心头大喜,激动地心脏差点从喉咙里蹦了出来,但是表面上却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
  “我的妻子就是穿的红色裙子啊,难道她已经死了吗?天哪,这叫我怎么活啊。”我抱着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啜泣起来。
  旁边一个女警官有些看不下去,对我安慰了起来。
  “如果那具尸体真的是你的妻子的话,我们会及时联系你让你去认尸的,厨房里我们已经拍了照,取了证,你可以去收拾一下了。”
  “警官,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杀我妻子的凶手,将他绳之以法,也好安慰我妻子的在天之灵啊!”
  “你放心吧,我们会尽快破案的。”那名警察说道:“这个我带走你不介意吧。”
  我抬起头愣了一下,看到警察手里拿起的红酒。
  “哦,当然,如果这个对你们有用的话。”
  “谢谢。”
  “哪里的话,是我拜托您了才是。”
  客气了几句,我将一群警察送出门外,转身关上门,我倚在门上,大喘了一口粗气,幸亏我还没有将毒液注射进红酒里,不然这次我也逃脱不了干系。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谁杀了小静?和她生活了活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是个温柔有礼貌的女人,肯定不会惹上什么仇家,就算有,我也肯定知道,难道只是普通的绑匪,想要勒索钱财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失手杀死了小静吗?
  我晃了晃想的发疼的脑袋,管她呢,死了才好呢,正好帮了我大忙。
  我回房间找到车钥匙,一路小跑跑到车库,驱动车子往阳光花园小区开去,一刻钟后,我的车子停在了2栋4单元门口,电梯上了七楼,我走下电梯往右边拐去。当当当,我敲了敲门,片刻,门开了,一个刚沐浴完的女人出现在我视野中,宽大的浴袍掩饰不住她那玲珑有致的娇躯,裹在胸前的浴袍在后背扎了个结,勒的两只乳房把中间的沟壑也填的满满的,欣长的玉腿笔直而又白皙,湿漉漉的秀发垂在耳边似乎还在滴答滴答的往肩头滴水,水珠滑落到乳沟上,在地心引力的帮助下继续往浴巾里边浸湿进去,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亲爱的,你来了。”芳芳一把扑进我的怀里。“警察没有发现你往这来吧?”
  “当然没有发现,我办事你就放心吧。”我笑着对芳芳说道。我搂着芳芳进了房间,轻轻带上房门坐在沙发上。我掏出口袋里的透明的小瓶子,没想到这个东西我还没用,她就死了,真是天助我们。
  “她怎么死的?”芳芳把头靠在我胸口上轻轻问道。
  “我也不知道,警方在郊区发现了一具尸体,很有可能是她。”我得意的说。
  得尽快确认一下!”
  “恩,我知道,就算是尸体不是她,估计她在绑架犯那也会吃点苦头吧。”
  “如果尸体不是她,你就慢慢拖,借绑匪的手解决掉她。”芳芳抬起头用天真的眼神看着我说。
  “恩,我听你的,”
  我抚摸着芳芳光滑白嫩的脸蛋说道。叮铃铃,我的电话突然响了。
  “是吴先生吗?我是公安局的刘警官,我在你家门口,你没在家吗?”
  我大惊失色,警察怎么又回来了。:“额,你好,我是吴应雄,我出来买包香烟,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警方确认了那具尸体。”他停顿了一下,我紧张的心脏马上提到了嗓子眼。
  “那具尸体不是您妻子的,但是要麻烦您来做一下笔录。”
  “笔录?什么笔录,刚才不是都已经说完了吗?”我奇怪的问道。
  “是这样的,吴先生,案件有了新的进展,我们这边需要您来配合一下。”
  我挂了电话推开靠在胸口的芳芳。
  “我要去警察局一趟,警察说案件有了新的进展,那具尸体不是小静的。”
  “那你路上小心点。”芳芳叮嘱我说,我注意到她脸上一脸失望。我点了点头,出了房间。
  警察局里。我正被双手戴着着手铐咆哮:“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有证据吗?”对面的警官笑了笑:“吴先生,你别着急,我马上列出证据。”那名姓刘的警官打开审讯室,朝外面摆了摆手。片刻,一份鉴定书摆在我面前。“这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这是从你的红酒中鉴定出来的,含有大量的氰化钾成分。”而这个,刘警官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小瓶子。“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和红酒中含有的毒药是一模一样的。”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沉默起来,我想不通为什么我明明还没有往红酒里注射。为什么这瓶红酒中会被检测出含有氰化钾?难道是芳芳?不可能,陷害我对她没有丝毫好处,反而会连累她。那到底是谁在害我?
  “警官,我不知道为何红酒中被检测出氯化钾成分,但是现在没有找到我妻子。你并不能给我扣上谋杀的罪名!”我镇定的说道。
  “呵呵,叫你来的目的就是这个,快说,你把尸体扔到哪去了?”我痛苦的抱着头说不出话。刘警官看我不说话,平静的说:“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了,在你家勘察的时候我就发现,表面上担心着急的你,居然会偷偷的面露喜色,当我拿起这瓶红酒的时候,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当时我的直觉就告诉我你不对劲,随后我接的电话其实是我老婆打给我的,我骗你说在郊区发现了具穿红色裙子的女尸,问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时,你不假思索的一边说就是红色裙子,却又一边低下脑袋抽泣,来掩饰你内心的情绪。我们回去调出了一个星期前的监控录像,你妻子走时穿的却是黑色牛仔裤,一个这么不关心妻子的男人居然还能记得妻子喜欢喝拉菲的红酒。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刘警官点起一根香烟继续说道:“我已经调查了你的通话记录,你和一个叫芳芳的女人联系甚密。你的妻子是一位富商的独生女儿,而她在今年继承了她父亲的财产。”于是。刘警官缓缓的吐了个烟圈说道:“出轨男人密谋情人杀害妻子,夺取她的遗产!”
  “事实是不是这样?”刘警官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说。我依旧痛苦的抱着脑袋不说话。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现在能拯救我的只有我的妻子,小静。除非她出现,否则警察是不会相信我说的话的。
  刘警官见仍旧从我嘴里掏不出东西,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片刻,一位警察拉开铁门,朝刘警官点了点头。
  把他关起来,熬几天再说。我被那个警察带到一个房间里,准确的说,是牢房,六平方大小的一个长方形监室,除去一个蹲式的厕所外,一块高出地板大约二十公分的床铺勉强躺得下一个人。我躺在床铺上,床铺也是木质的地板,躺在上面硌的浑身酸痛。我想了又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小静了,只要她活着出现,我才会洗脱谋杀的罪名。
  第二天,除了送饭的人一日三餐来给我送餐,那个刘警官始终没有提审我,第三天也是如此,一直到第七天,中午时分一个协警拿了把钥匙来给我开门。
  是的,小静回来了,据说,她回来时狼狈不堪,像是从劫匪手里九死一生逃出来的一样。我被释放了,做完笔录走完程序,回到家中,已经接近五点半了,我敲了敲门,小静一脸开心的打开房门,心疼的摸了摸我消瘦的脸颊,一把把我拉进房间。客厅里是熟悉的烛光晚餐,我不禁打了个冷战,一个星期前的一幕幕画面放电影般的回放在我眼前,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时的我一脸狼狈,一个星期未刮得胡子和蜡黄的脸色让我看起来像是个拾荒者,厨房里也没有血,漂亮的妻子正在笑着帮我放水洗澡。我确实有些疲惫,在小静的催促下打算好好泡个澡。
  一刻钟后,我裹着浴巾,摸着干净的下巴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叮铃铃,我的手机响了,是芳芳,我赶紧把浴室的门关好。“喂,芳芳,你怎么样了?”我小声的说道。“应雄,我没事,警方拿出的证据不足,无法证明我参与了你的计划,但是我好担心你,一直注意着你的情况,你现在到家了吧,有时间吗?我想你了。呜呜~~~”电话那头的芳芳伤心的哭了起来,哭了一阵子,却发觉有些不对劲。
  “喂,应雄,你在听吗?”
  电话这头的我,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浴室门口的小静,她温柔的眼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成了凶狠,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鲜艳的红唇吐出一句话来:“你难道还想再牢房里蹲几天吗?”
  啪嗒一声,一个小巧的黑色机器掉在我身旁,里面正在播放着我和芳芳如何密谋杀死小静的对话……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算命大师
下一篇:拯救地球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2  
    欢笑指数: 2.5  
    新奇指数: 3.8  
    推荐指数: 3.2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