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钻石婚戒

钻石婚戒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6-07-27

  1老将出马
  110报警中心的电话,说市民边丽云家中丢失了价值2万美元的钻戒!
  放下电话,老队长喊了声:“王瑶,出警。”王瑶马上跑了过来,一看,老队长也穿服装,疑惑地问了句:“你也去呀?”“就我们俩了”老队长回说。
  老队长是队里年龄最大的老警官,50挂零了,两年前就辞去了队长职务,但还愿在队里干。上级领导鉴于他的经验,答应了。从此,队里就叫他“老队长”了。但没人给他派活儿,多数时间在队里守摊,只在遇到疑难问题时,才叫他去指导指导。
  10分后,这一大一小就来到了边丽云的家门口,王瑶伸手要敲门,给老队长拦住了。入户盗窃,门就是现场,处现场老队长经验丰富,于是,他带上手套,把门仔细看了一遍,特别是锁和门缝,但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这才敲门。很快门开了,开门的就是边丽云,她脸上还带着泪痕,看得出,她很难过。
  进屋后,老队长先看了看窗户,都关得很好,外边的防盗网完整,确定了人是从门口开锁进来的。中国有句老话,锁挡君子,对于小偷来说,锁管不了多大作用。他这才问边丽云,钻戒放在哪里,丢失的时间?边丽云说了时间,并指着梳妆柜的抽屉说,就放在抽屉里,说着就要过去拉,给老队长制止了。老队长在梳妆柜前弯腰看了看,抽屉上有锁,但没锁着,没有撬拨痕迹,老队长就问了一句,平时锁不锁?边丽云答,锁,但有时忘了锁。老队长明白了,是忘了锁,这才轻轻地拉开了。
  抽屉一开,哦?他一愣,因为他看到手镯项链等。再看看手镯项链的品位还不错,总价也值两万。为什么这些东西都在,只拿走了一枚钻戒呢,小偷不会这么“慈悲”吧?老队长初步判断是熟人顺手牵羊,就问边丽云,昨天有什么人来过她家。边丽云说,没有人来,她一天都在单位里,晚上10点才回家。不是小偷,也没有熟人来,会是什么人?老队长一时想不明白,就问了句边丽云戒指的来历。
  边丽云说了这样一个情况:钻戒是男朋友送她的婚戒,男朋友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每年都要去美国工作仨月,是去年他在美国工作期间定做的,回国后交给了她保管,因为男朋友住合租,怕不安全,说结婚时给她戴在手上。十一后,他又要去那边工作,他们说好十一结婚,然后她跟他去美国度蜜月。可是9月20日那天,他提出去做婚检,我也没想什么,就一起去了。谁知一查完,医生说我们先不能结婚。我问为什么?医生说我有炎症,还给开了几天的药,吃完后再查。严明挺不高兴,也不说话,可是过了2天就说和我分手。我一听就愣了,问他为什么?他带气地说,你自己做过的事还用问我吗!说完就关了手机,我更不明白了,我做过什么呀?想了想,一定是我有什么病,就去了医院,问了那个医生,她还是说我有些炎症。我有点生严明的气了,不就有点炎症吗,至于和我分手吗。我正要给严明打电话,他来电话了,说在我门口等着我了。我听了挺高兴,就觉得他是逗我玩了,可是他见了我就说要回他的戒指。我又愣了,我不就有点炎症吗,至于分手吗,我来气了,就不给他,也不开门。他哼了一声就走了,提前去了美国。我给他打电话,他一直都不接,发短信也不回。边丽云还说,你们不知道,他给我戒指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特让我感动……
  “哦,说的什么?”老队长马上问。
  “他说、他这辈子就做一枚婚戒,就戴在一个人的手上,这不就是要爱我一辈子吗!”说到这儿边丽云哭了,可还说,就从这句话我不想和他分手。
  听到这儿,老队长明白了,男友和她分手,查出的绝对不是简单的炎症,一定是有禁忌之症,这才和她分手,想要回自己的戒指,边丽云不给,于是就自己动手拿走了。这样说来,男朋友应该有的他房门钥匙,一问,果然如此。可他一说,边丽云马上说,不可能,并说前天晚上,我戴上戒指给他发了个视频,他还回了个短信呢。
  “哦,短信,说的什么?”老队长赶紧问,这样的情节他不会放过。
  边丽云有点难于启齿,老队长就又问了一遍。她这才从嗓子眼里说,他说我“不要脸”
  旁边的王瑶差点没笑了,赶紧捂住了嘴。
  这是骂她,说明男友非常生气,无法容忍,就立刻启程回国了,拿走了戒指。算算时间,前天晚上到昨天,完全可以飞回来。老队长还判断,此时男友应该在返回的飞机上。他觉得不用再问了,去趟机场,查查这两天往返于美国的航班,就可以确定了。就问边丽云,男朋友叫什么,边丽云说叫:“严明”
  严明?老队长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又问边丽云有没有照片。边丽云拿出相册给他看,忽然他就觉得有点眼熟,好像见过,但想不出在哪儿。想不出不想了,他要边丽云随时与他们保持联系,之后,和王瑶一起去机场,查这个“严明”的行踪,最后确定一下。
  2错判本真
  边丽云看他们要走,忽然又哭着说,如果戒指找不到了,她就没有希望了!要他们一定给找到戒指。
  老队长能听不明白吗,她还想着和严明结婚,还有可能吗?但没好意思把话说出口,就敷衍了一句,你要相信我们。
  离开边丽云的家,他和王瑶就赶到了机场,查了往返于美国的航班录像和购票留存的资料,但并没有看到严明的身影和名字,没有证据证明严明回国了,是不是严明拿走了钻戒,还不能确定,他先前的判断也只能悬着。
  难道自己的判断有误,老队长需要想想。回来的路上,他让王瑶来开车,自己坐在后排,想问题出在哪儿。
  半路上,王瑶的手机响了,王瑶一点接,老队长就听出电话那头是谁了。
  老队长也忽然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严明了,也知道自己这趟机场,是做了件很蠢的事。但再一想,也没亏,不跑机场,就听不到这个电话,就会多费许多脑子来想,甚至跑更多的冤枉腿。这算“蠢中取胜”吧。他基本确定了,戒指是严明让他拿走的。至于他们是什么关系,他还不知道,那次只是偶然在街上看到他俩在一起说话,也没上心,早就忘下了。
  新目标确定了,他不是高兴,而是为难了。他清楚,戒指虽然是严明让边丽云保管的,但在边丽云不知的情况下拿走,也属盗窃行为。而且代严明拿回戒指的这个人是刘劲松。他是警察,就更深一层,按律不光警察干不成了,还得追究法律责任。
  人都有另一面,老队长是警察,也是平常人,也有报恩的一面。因为刘劲松的妈妈对他一家来说,有“送子观音”的恩德。他的爱人习惯性流产,婚后两次怀孕两次失败,有的医生已经告诉他们,不可能生下能成活的孩子。是在刘劲松妈妈治疗帮助下,他们生下了足月的儿子,否则他们这个家就不是一个完全的家,会少许多欢乐。当然,老队长还有一个希望,就是结果不是确定而是否定。因为刘劲松不光是警察,还是警队的警察,曾经的手下,现在的同事。
  下面该怎么做,他觉得,得留这个“人情”因为除了上面那些,还有王瑶和刘劲松正在谈恋爱,在他看来这是很好的一对,如果公开了,肯定吹。
  正好,接下来是休息日,就对王瑶说,案子周一再说。不知其情的王瑶一听倒高兴了,因为周末她正有安排。
  刘劲松出警了,不能分神,老队长没有马上找他。到了下周二刘劲松才回来,老队长这才把他叫到一边,还是确认了。原来严明并没有带走边丽云给他的钥匙,就放在他租房的衣箱里。严明看到边丽云的视频后,确实很生气,是想自己回国来着,但公司不准假,就打电话让刘劲松带上钥匙拿回了戒指。老队长也知道了他们是表兄弟关系。另外,老队长还从刘劲松的口里,证实了严明与边丽云分手,是查出边丽云患过性病。
  一切都清楚了,他一方面对刘劲松进行了严厉批评,另一方面,在刘劲松保证今后做事,不再头脑发热,是非不分后,作为回报“恩德”他走了“人情”。
  戒指还在刘劲松的手里,拿出来交给了他。老队长一看,戒指真的很漂亮,特别是镶嵌在上面的红钻,闪着熠熠红光,非常美丽。他还想到,既然婚事不成了,戒指就应该归还严明,不归还也是侵占他人财物的违法行为。他准备做好边丽云的工作,再把戒指交给她,让她自己还给严明,不要婚事不成变冤家,酿出意外事端,这事他见识了不少。
  接下来他找到王瑶,对她说了严明跟边丽云分手的原因。王瑶听了很生气,她对这样的女人有点“呸”味儿,又听老队长让她跟边丽云去说,不乐意干。
  老队长说,王瑶啊,你不说,难道让我个老头子去说吗,走吧走吧,并把王瑶推到了驾驶座位上。王瑶刚坐下,忽然想起来,扭头看着他问道,戒指还没找到,先说这个干吗?老队长怕她问个没完,说,有目标了,很快就会找到。王瑶听出来了,老队长有数了,不愿说。
  知道边丽云是这么一个人,王瑶带着一股子气儿,猛打油门儿,车噌地窜了出去。老队长不得不喊一声,稳点!
  王瑶在车上给边丽云打了电话,她在单位上班,王瑶叫她到门口等着。他们的车来到后,边丽云已经站在哪儿了。老队长下车回避了,王瑶黑着眼沉着脸叫她上了车。
  王瑶是个冲姑娘,劈头一句:“你为什么不还人家戒指?”“我……!”问得边丽云一愣,没说出话来。“我什么我,赶紧还给人家!”“我、我丢了呀!”“丢……”王瑶知道自己说走了嘴,赶紧改口说:“要早给人家,还会丢吗。哼,就你这行为,最少拘你两周!”边丽云低下头不敢说话了。王瑶突然又一句:“你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人家不喜欢你,人家讨厌!”边丽云一脸不解地问:“我怎么了?”“你、你干烂事,都性病过!”边丽云惊得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瑶,大声说:“你、你瞎说什么?我、我没有,我、我从来没做过那事!”王瑶听了一个冷笑跟着说:“自己否认有用吗,要看检查结果!人家跟你分手,就是因为这个。哼,要我也会分手,谁愿没病找病。”王瑶的话连挖苦带讽刺。“他们胡说,我没有,没有!他们凭什么这么说我?”边丽云的脸色都变了,愤怒地说。王瑶看边丽云这么亢奋,也有点怔了,过了会儿,才问了句;“真没有?”“根本吗,我不是那种人!”“跟严明呢?”“也没有”说完这仨字,边丽云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瑶不知再说什么,愣了会儿就下了车,急急地来到老队长耳边一说,老队长也愣了,难道搞错了?他想了想,就想到,一定是王瑶把话说开了,她脸上不搁,在演戏,这样的女人她见过不少。可是他一说,王瑶立刻说,不像。老队长还不能相信,就又想到,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但他需要“确定”就一挥手和王瑶一起上了车。
  边丽云还在哭,看他们上来就哭着说,他不乐意就算了,干吗这么侮辱人。老队长接过来说,不用担心,白的黑不了,黑的白不了。你不要哭了,我有话问你。边丽云擦了擦脸上的泪,收住了哭声,但还一抽一噎的,非常委屈。
  老队长就问她婚检是在哪儿做的?她说出了医院和大夫。老队长听的皱了皱眉头,但他还不能确定。就对边丽云说,我们相信你刚才说的话,但是这种感染还有可能发生在浴室和卫生间里以及其他渠道,我这样一说,你还能确定吗?边丽云听他这么一说,先是愣了,可是很快又摇头说:“不,我平时很注意的,我不会有那种病。”“那你还愿不愿意再做一次检查吗?”老队长又说。边丽云愣了愣,就点了头。
  检查是在另一家医院做的,结果是边丽云的处女膜确实有破裂,但属于运动型破裂。老队长明白,现在的姑娘都喜欢体育运动,处女膜破裂非常正常,这就证明边丽云是个本真的姑娘,性病更是无稽之谈。王瑶笑了,可是老队长笑不出来,因为之前自己太草率了,一个简单的事情竟然搞错了,委屈了一个自尊自爱的姑娘,有点惭愧,但他也涨了气,因为这样的检查,是个妇科大夫就不会搞错,显然是故意而为。至于下边怎么办,他脑子里清清楚楚,解铃还须系铃人,去见始作俑者!
  3亡羊补牢
  他们暂时没有把检查结果告诉边丽云,让她先回去,说结果出来后就告诉她。边丽云是哭着走的,可是走了几步又回来,要他们一定给找到戒指,花多少钱都成,她要还给严明。老队长和王瑶都听得明白,这是分手的信号。
  看着一脸悲伤走去的边丽云,王瑶忽然有点担心,说,她会不会出事?老队长马上说:“不会,双保险。”“双保险,什么双保险?”王瑶没听懂。老队长说,一、她要找到戒指,还给严明;二、我们还没告诉她检查结果,她要等,要证明自己。王瑶明白了,跟着上了车。王瑶坐到驾驶座上,才问去哪儿,老队长告诉了她。
  他们来到边丽云说的那家医院,老队长就带着王瑶直接上了3楼妇科病区,敲响了妇科病房何主任的办公室,很快门开了。开门的是个30来岁的女医生,她一看是警察,没有说话,可是看得出,脸上有点不开心的样子。老队长说我们找何主任。王瑶已经看到了,一个50多岁的女人坐在办公桌后在放手机,她就是何主任。何主任一抬头看到老队长,马上笑了,说老孙啊,老队长姓孙,他们是熟人。她又说,张医生,你先回去吧,那个女医生一声没吭就走了。
  何主任已经站起来了,说,进来呀,老队长和王瑶这才进了屋。何主任还带着笑,说你坐,但没说让王瑶坐。她还要去倒水,给老队长拦住了。她就又说,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看了看王瑶,她们不认识,老队长也没为她做介绍,只说是有事说,你也坐吧……
  何主任听后坐下了,淡淡一笑说:“说吧”并又看了王瑶一眼,其实从老队长和王瑶一进屋,她心里就有个数,男人带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找她,还能有什么事,自然就与她的工作连在一块儿,口气也有点神气味。
  老队长听了开门见山,问:“严明是你的外甥吧?”何主任一愣,因为出乎意外,但很快说:“是,我姐的儿子。”“你给他介绍女朋友了吧?”“有这事”何主任又愣了愣回答,脸上的笑容没有了。“严明同意吗?”“噢,他正在考虑。”回答完这句话,她又看了王瑶一眼,因为她对王瑶又有新的看法。老队长又问:“以前他有个女朋友,俩月前,要结婚了,因为婚检不过关,严明提出分手了,是吧?”何主任的脸色有些变了,没有直接回答,反问:“老孙,你问这些干嘛?”“工作需要”老队长说。“是”何主任这才回答,声音小了。“是你提出来并给做的婚检吧?”何主任更紧张了,又回答了个“是”“检查后你对严明说,边丽云得过性病,对吧?”何主任脸上出汗了,没有回答,低着头,但点了一下。“严明这才不结婚了,提出分手,对吧?”何主任只得又点了下头。“何主任,你是医生,医者仁心,可你的做法跟仁心是相悖的,为了把你喜欢的人介绍给严明……”
  这个时候,何主任忽然抬起头来说:“老孙,你别说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这就打电话对严明说,我对不起他们。”其实刚才那个女医生就是她给严明介绍的对象,可严明一直都没有回话,姑娘心理上不能承受,选择了放弃,刚才就是跟她说这事的。
  何主任想撮合他们的亲事,必须拆开严明和边丽云,他说过几次,可严明都不答应,就想出用做婚检的办法分开他们。一检查完,就把严明叫到另室问严明与边丽云是否做过爱?严明说没有。就又谎说边丽云患过梅病,还说,女人有过婚外情就很难再专一,结了婚她再有婚外情你怎么办,你能接受吗,与其长痛不如短痛,你想想吧。这几句话让严明动摇了,痛苦了两天后确定了分手,但是也没有接受姨妈给他介绍的女友。
  这些何主任并没对老队长说,老队长也没有问,他要的是结果,结果已经确定了,就什么也不想再问了。
  可何主任落着泪又说,我姐临死前,跟我说,让我管好严明的事,我就想给他找个自己熟悉的……
  4灵钻归真
  老队长没听何主任说下去,站起来打断了她的话说:“你的心情我理解,不用说了,告辞。”又对王瑶说,王瑶,我们走吧。王瑶一直愣愣地听着看着,听老队长叫她,才回过神来,跟着往外走,快出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流泪的何主任。出了门,老队长又示意她把门带上。
  老队长在头里走,王瑶在后边跟着。此刻,在她的心里,何主任是个坏老太,实在憋不住,就追上老队长问:“就这么跟她完了?”
  老队长来找何主任,原想会有一番唇枪舌剑,是不愿登这个门的。因为何主任对他是个恩人,但为还边丽云一个公道,他不能不来,哪怕背个“忘恩负义”之名。然而,何主任的态度跟他想的大不一样,事情也没有大的恶果,所以,他的思维也跟着发生了转变,在“法与情”上,又选择了“情”字,就对王瑶回答:“人家不是知错了吗”王瑶听了有点不服:“那也不行,这是故意栽赃诬陷!”“好了好了,没那么严重,不许说了啊。”老队长忽然打断了王瑶的话。王瑶看他挺严肃,脸色也不好看,没把话说下去,可是心里还憋着气。
  出了医院门口,王瑶忽然想起来,他们是熟人,脑筋这才转了弯,再看看老队长的脸色挺沉的,就改了口气和话题说,我太佩服你了,这些你知道了怎么不跟我透露透露呢。可老队长摇了摇头说,透露不透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我跑偏了,把现象当成了本质,我是真的老了,难怪大家叫我“老队长”了。他是在自责。王瑶没听出真意,只听了个表像,但明白他在自责。
  王瑶是个精姑娘,为给老队长宽心,甜甜地一笑说,老什么呀,不才50多点儿吗。老队长真还听笑了。
  坐到驾驶座位上,王瑶忽然又想到了钻戒,问老队长,戒指在哪里?老队长这才说:“在严明手里”“在严明手里?”王瑶搞不懂了,就又说:“不会吧,他不没回来吗?”
  老队长赶紧跟了一句:“回来了,只是我们没有查到。”“是吗,我们怎么没……”王瑶还问。可没待她问下去,老队长就截住说:“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吗,我跑偏了吗!”王瑶听他口气不大对头,没有再问。这儿,老队长说了假话。
  俩人一直没有再说话,等王瑶把车开回警队,刚停下,老队长忽然又说:“噢,王瑶,你还不知道,何主任是刘劲松的母亲。”
  “啊!”王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
  第二天,队里又只剩下老队长和王瑶了。王瑶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边丽云打来的,王瑶就按了扩音键。就听边丽云高兴地说,严明给她来电话了,说再有10天,他就回国了,回来后他们就结婚。王瑶突然问,戒指呢?她是明知故问。边丽云说,嗨,他自己拿回去了,不知用的什么贼办法,说给我个惊奇。王瑶接上说,你惊奇了,我惊魂了!王瑶是带气说的。“什么,你也惊奇了!哈……”边丽云听串了,咯咯地笑了。“关了!”王瑶说了一句,就关了手机。因为边丽云越高兴她越气。
  老队长已经明白严明边丽云柳暗花明了,戒指又交给了刘劲松,还要他怎么说怎么做,所以严明电话里对边丽云说,是他拿走了戒指。
  王瑶刚关了电话,老队长的手机响了,是何主任打来的。老队长也点了扩音键,这样王瑶也听得见。就听何主任带着自责地说,我给严明打电话了,他说只要边姑娘能原谅他,接受他,愿意和好。唉,都是我糊涂,对不住俩孩子。噢,我叫严明代表我给边姑娘道歉了,等见了面,我自己再给她道歉。听到这儿,老队长笑了说,我们已经接到边姑娘的电话了,她告诉我们,严明一回国,就结婚。“是吗,太好了……”
  接完这个电话,老队长跟王瑶说,一时糊涂办了错事,知错就改很难得呀。又说,何主任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很有爱心的大夫。可接着又说,唉,在咱们这个国家,法情和亲情孰大孰小,有的时候真是很难分辨清楚。他的话里边,有何主任把亲情放在了前头,刘劲松把亲情放在了前头,也有他这个当了快一辈子的警察把“恩情”放在了前头。
  原因里还有,他觉得王瑶和刘劲松是很好的一对儿,不愿因此让他们分手。可是刘劲松母子把事做的大了点,就很难完全瞒过王瑶了,所以带着王瑶见了何主任,让王瑶知道了何主任和刘劲松的母子关系,但把刘劲松的事压下了,也没对任何人说。
  本来王瑶要在她的恋爱键盘上,点“删除”的,可听了老队长的一番话后,想了想,点了个“暂停”键……
  事情还没有结束,老队长的心里一直被折磨着,思来想去,个人感情还是不能大过原则,就先跟何主任说了,让她自己跟医院组织说清楚,他也要如实向医院领导做出说明。他也找了刘劲松,也让刘劲松对组织说清楚,听候组织处理。自己也向组织作了汇报,并检讨了之前的错误行为,请求处分。
  他的爱人知道后,跟他大吵一场,说他没有良心,忘恩负义。他呢,个把月的时间,白头发多了一半,像老了好几岁。
  严明和边丽云结婚的那天,邀请了老队长和王瑶,他们去了,但没有看到刘劲松和他妈妈何主任。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心囚
下一篇:闻香识女人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