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钱如海变回红凯

钱如海变回红凯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6-03-29

  16岁的回红凯考上市一中,一中是重点中学,学生来之许多地方。入学的第一天,有好多家长都来送新生,学校大门口外人多车多。忽然他就看到从一辆奥迪上下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老女少,肯定是父女俩,那男的一看就是位干部。男人从车里拎东西的时候,回红凯就看女生,因为女生有点儿“鹅”肥鹅。要是别的胖妞,回红凯会嗤之以鼻,可对这个鼻子没发射,不仅没发射,还觉得挺可亲,不知咋的。男人拎着东西走过他跟前时,他又看男人,忽然就觉得似曾相识,好像早就认识?当这父女俩刚一过去,回红凯打了个激灵,忽然就觉得胖妞的爸爸,还有她爷爷,都不是什么好人,都干过不少坏事,可是又说不出干了些什么样的坏事。其实,这是他的残意识,前世遗留下来的。
  这个胖妞女生叫钱蓉蓉,他爸爸叫钱长增,而回红凯的前生是钱蓉蓉的爷爷,钱长增的爸爸,叫钱如海,他死在了16年前。那时钱蓉蓉还在她妈妈肚子里没出来,不过已经知道是个孙女了。不管孙子孙女,钱如海都喜欢,只是爷孙俩没有见上面。钱如海死了,心里想着看孙女,马上就转世了,可是回到人间后不姓钱了,姓了回,就是回红凯。现在的他,比孙女钱蓉蓉还小半年呢。
  为什么回红凯还有前世的残意识呢,是因为他在阴曹地府喝迷魂汤的时候,为了回到人间认识孙女,就留了一手,没有把迷魂汤全部咽进肚子里,最后那一口,一直含在嘴里,乘监看不备的时候,就吐掉了。这样以来,他前世的意识就没有洗干净,还有些残留,当然这些残留也只是些“似曾、仿佛、好像”之类的东西,根本确定不了。出了这种情况,阎王爷能不知道吗,要是前世是个做好事善事的的善人,接着再做,就是好上加好,倒是好事。可是那些做坏事恶事的接着干,就是坏上加坏,恶上加恶,那就大麻烦了,害人害生灵呀。
  怎么办呢?阎王爷是有办法的,他还有一种汤,叫“逆魂汤”喝了这种汤,就会把残留的那些意识逆转。这样,坏人就会变成好人,做恶就会变成行善,逆魂汤就是专给这种人喝的。钱如海就是个恶人坏人,于是阎王爷就命小鬼强迫他喝了“逆魂汤。”
  钱蓉蓉正好和回红凯分在一个班里,俩人还是前后座,回红凯个头高在后,钱蓉蓉在前,上课的时候,回红凯就得老看钱蓉蓉的脊背。钱蓉蓉的脊背很宽阔,有些挡回红凯视线,开始有点烦,可是渐渐地就喜欢了,为什么,回红凯搞个小动作什么的,老师看不到。还有,这钱蓉蓉身上爱喷香水,爱出汗,汗味儿香水味儿一参合,又是另外一种味儿,回红凯不闻也得闻,有点不舒服,还跟钱蓉蓉说过,不要喷香水了,难闻。钱蓉蓉不买他的账,给的答复,我乐意,管得着吗。回红凯没办法,只得忍。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回红凯又喜欢上钱蓉蓉香水和汗水的混合味儿了。为什么?因为到了第二个学期最后一个月,天大热了,大家都穿薄衣服上课还出汗。钱蓉蓉穿的更薄,因为她胖更爱热,出得汗更多,她那宽阔的脊背上总是湿漉漉的,薄薄的汗衫总是贴在脊背上。
  忽然有一天,回红凯就看到钱蓉蓉汗湿的背脊上,出现了一行行的字,还有图像,而且还像给鼠标一样拖动着走。特别是图像,是一箱成扎的百元大钞,文字是记录这箱大钞来历的,有时间有地点,是一个名叫卜成仁的房地产老板送的,数目是100万。回红凯又吃惊又不吃惊,吃惊的是行贿受贿一次就100万,不吃惊的是他似曾见识过,不稀奇。
  他还在钱蓉蓉的背脊上,看到了一个人的照片,这个人他知道是谁,以前的市长。照片他家里也有,和他爸爸在一张照片上,是在一个交通岗前,爸爸是一名交警。因为他似曾相识,又说不出是谁,问过他爸爸,爸爸告诉他是以前的市长,检查交通的时候留下的。也因为似曾相识,他又说,我好像见过这个人。爸爸听后,噗地笑了,说,瞎掰,你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死了,回红凯也笑了。其实,似曾相识,就是遗留在回红凯骨子里的残意识,这人就是他的前世钱如海。
  钱蓉蓉后背上的这些字和图像,一开始是模糊不清的,渐渐地就看得清楚了,而且越来越清楚。钱蓉蓉喷这香水是法国货,非常高级,价格也很昂贵,还有她长得这么胖,是吃高档食品和营养品吃的,还有身上那些名牌服装,都是花他爷爷给的钱买的。她爷爷就是钱如海。一个大贪官。钱如海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就给了一大红包,130万,寓意是她的第三代长命百岁。这是钱蓉蓉的私房钱,父母没有动过,到了她会花钱的时候,就由她自己支配了,她就用这些钱买好吃的好喝的,还有穿的擦的玩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回红凯并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就是钱蓉蓉的爷爷钱如海,因为他喝了“迷魂汤”又喝了“逆魂汤”就跟前世残留在骨子里贪腐意识翻了个个儿,看到这些后,就义愤填膺。当官怎么能这样呢,于是就把钱蓉蓉后背不断拉出来的这些资料,一笔一笔都记录了下来。因为文字越来越多,图像也越来越多,不光是钞票了,还有珠宝,字画,高档手表,其中有一块他似曾记得,价格百万。他曾想用手机拍下来,可是一张都不入像,没有办法只得用笔抄写抄画,整整抄画了4个星期,几十个课时,才抄画完,手腕子都快累折了。他还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光钞票就达4000多万。抄件材料,回红凯寄给了纪委。
  钱蓉蓉后背上显出来的这些文字和图像,都是他爷爷贪污受贿的记录,名字,地点,时间,数字,存放(匿藏)地界儿,链条完整,一环不缺。
  钱蓉蓉脊背上出现的这些资料,别人谁都看不到,只有他一个看到了。其实,并不是钱蓉蓉身上写着这些,是他前世留下来的那些残意识,通过他的眼睛投影到钱蓉蓉后背上的,钱蓉蓉宽宽的脊背只是个显示屏。别人的脊背是不行的,没有内存。钱蓉蓉的身子里有她爷爷的遗传基因,这些遗传基因会随着钱蓉蓉的汗液浸浸在她的服装上,又正好跟回红凯眼睛里射出来的那些残意识匹配,而那法国香水,正好又成了打开残意识的密码钥匙,什么也就都显现出来了。还有,钱蓉蓉出得汗越多,显示亮度就越高,字迹图像就越清晰,回红凯也越看得清楚。有时候,钱蓉蓉出汗少,或着去趟则所,擦干了后背,回红凯就看不清或看不到了,不注意的时候,就会说,你怎么不出汗了,或是干吗把汗擦了。钱蓉蓉能高兴吗,就骂他“讨厌鬼,破嘴!”其他同学,还开他们玩笑:“钱蓉蓉,你的汗味儿已经征服了你的后桌!”女同学还在宿舍里说:“钱蓉蓉,你知道吗,男的要喜欢女人的汗味儿,就是喜欢到骨子里头去了,这辈子你肯定属于他了!”
  钱蓉蓉听了嘴里大喊:“别胡说八道,臭嘴放炮!”心里可挺享受,回红凯挺帅的吗。可是讨厌回红凯那张破嘴,喜欢就喜欢呗,干吗当别人面说呀,让别人耍笑。没人的时候钱蓉蓉还想把买的好吃的塞给回红凯,还会说:“堵你破嘴的!”回红凯呢,坚决不要,有点恶心,让钱蓉蓉特别不爽。
  纪委根据回红凯的举报材料,进行了调查,笔笔真实,赃款脏物被起获,钱物合计,要有小两亿,比回红凯的举报材料里翻了一番还多。怎么回事?原来多出来这些,是钱蓉蓉的爸爸钱长增贪的,父子俩同是大贪,前腐后继。钱长增还没到50岁,贪受就超越他老子钱如海,过亿了,后浪更比前浪高。
  钱蓉蓉的爸爸钱长增,被绳之以法了。
  钱蓉蓉的爷爷钱如海虽然是死人了,也没逃过人民的审判,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回红凯还不清楚钱如海就是他的前世,也许永远都不会清楚,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世他就是回红凯,不是钱如海。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秦韵之玉泉院
下一篇:记忆中的青葡萄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2  
    欢笑指数: 4.2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