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元芳芳的雌激素

元芳芳的雌激素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6-03-02

  水如兰下了班刚走出公司大门不远,忽听有人喊,扭头一看是元芳芳,头一下子就大了!这泼妇,怎么又找到我了!
  为了避开元芳芳,她无奈辞掉了薪水高一千多的公司,换到现在的公司,没想到还没仨月又给她找到了。水如兰想赶紧走开,可被元芳芳一把扯住了!
  “你干什么,放开!”水如兰一边喊一边挣。元芳芳扯住她不放,水如兰挣不掉,因为元芳芳块头大,比她壮。水如兰自知挣不脱,就怒视着元芳芳又说:“放开,不然我就报警!”“放屁!”“你才放屁呢!”“嗬,你也会骂了?”“跟你学的!”“跟我学的?好啊,学得好,学会了能出气。”水如兰裂了她一眼,没开口。元芳芳就又说:“我不是来跟你吵的,我有事跟你说。”“我不想听!”“是正事!”“你有什么正事?”“我就没正事了,我没正事怎么活着,今儿个绝对是正事,走,那边说。”“我不去!”“走!”说着元芳芳就扯着水如兰走,水如兰瘦小,动嘴还行,动劲儿就不行了,又怕在这大街上拉扯起来难堪,只得被元芳芳扯着走,来到路边一辆车前,元芳芳伸手拉开了车门。水如兰这才看出是她的车,心里一惊,啊!她、她要劫持我!没等她往下想,元芳芳就说:“上车!”“我、我不上,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水如兰挣扎着说,元芳芳紧紧抓住不放,可说,不上拉倒。还砰的把车门关上。水如兰这才放了点心,没有再挣扯,可是两只眼睛怒视着元芳芳。
  水如兰痛恨元芳芳,恨得牙根儿都疼。因为她们俩爱的是同一个男人,是情敌。元芳芳其实更恨她,因为元芳芳的爱在先,在她心里和嘴里,水如兰都是“第三者”她们爱的这个男人叫路长鸣。之前元芳芳找她,就是吵,有时还跟个泼妇似的骂,要她离开路长鸣。
  水如兰又说叫元芳芳放手,元芳芳说,我放开你不许跑,要听我把话说完。水如兰听她口气缓了,再想想,这光天化日的大街上,量你也不敢来野的,不然我就报警,不信警察治不了你!这么一想,心里有底了,也缓了口气说,放开,你说!元芳芳这才松了手。水如兰打扑着被元芳芳扯过的袖子,她觉得晦气,脏,才故意这么做,还眼皮不抬地说,快点,我没工夫陪你!还加了一句:“我跟姓路的没关系了!”“放屁”“你才放屁呢!”水如兰又回骂了一句。元芳芳这次听笑了。水如兰见她还笑,又揶揄了一句:“真厚脸皮”元芳芳收住笑才说:“干吗,我说了,不是吵,是正事!”水如兰却冷哼一声说:“正事,鬼才信呢。”
  元芳芳没有再解释,也没有马上开口,眼圈还有些红了,是她的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儿。水如兰从没见她这样过,嗯,她想干什么?可很快就想到,这泼妇变招了,想以“以守为攻,来软的!”哼,管你什么招,都别想得逞!这时元芳芳才叹了口气说:“你赢了,我要走了。”她这话一出口,水如兰立刻睁大了眼睛,她有点都不相信。“不信啊,我没骗你。”元芳芳看了出了她的眼神,就又说。
  水如兰还是半信半疑,虽然半信半疑,心里的酸辣味还是涌出来了,眼泪也跟着出来了。3年了,元芳芳找她吵了多少次她都记不清了,而且不光吵,还骂,骂她是狐狸精,臭小三儿,贱货,浪货……污言垢语都能装满一U盘了,更甭说她的耳朵。现在元芳芳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怎么也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你哭什么呀,该哭的是我,你还觉得委屈呀!”元芳芳一边这么说,一边自己的泪水也出来了。
  俩女人流了好一会子泪水,还是元芳芳先擦掉眼泪说,我以前来找路长鸣,是我心里窝火,那时候他红嘴白牙地对我说,一辈子就对爱我一个,非我不娶,他还说不管走到那里也不会再爱别的女人,我就信了他。我一直等着他,等了这么多年,可他把我甩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我看见你以后,我才知道,你比我长得好,又是大学生,我不如你,我就更生气了,更咽不下这口气了,找了他找你,还骂你,就是不想让你们得了好。可后来我想明白了,就算你们分开了,我跟他结婚了,也不会有好,他心里没有我了,能有好吗。哎,我想通了,不闹了,我命里没有,强求不的。你们俩好吧,你们更般配,你俩才是一家子,哪个臭男人不喜欢长得俊的,学历高的。
  水如兰听到这里才信了元芳芳的话,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差点哭出了声。元芳芳接着又说,我今天找你是有个事说。我也知道,你们上班3年多了,一个月才挣4千多快钱,这点钱在北京能买什么呀,路长鸣比你挣的也不多,你们挣10年都买不起套房子。你们也别看不起我们这没学历的,干小买卖的。这年头,给别人干活儿没几个能发财的,让别人给自己干活儿才能发财。你看我那个小超市,头一年就赚了十几万,今年这才10个月,我就赚了快30万了,还有俩月呢,这俩月又是旺季,40万没问题。那个地方位置不错,你就别打工了,你接手吧。
  “你、你干什么去呀?”水如兰看着她问道。元芳芳马上说:“我要结婚了……”
  “什么,你要结婚了,跟……!”水如兰又想到路长鸣,因为她几次说过和路长鸣分手了,也有一个多月没见他了,水如兰又有些吃惊了。元芳芳听出来了,说,我不是跟路长鸣结婚,我现在的男朋友在天津,跟我一样,也开超市,他那超市比我的门面大,还要扩大规模,他一个人打理不过来,我得过去帮他打理。现在不京津冀一体化了吗,那边的发展空间更大,结婚后我就去那边了。噢,你要觉得干这个没面子,我就转给别人了。你回去跟路长鸣那个没良心的说说,快点给我个话儿,过几天我就走了。
  听到这里,水如兰百感交集,忍不住叫了声:“芳姐”叫完又抱住了元芳芳。元芳芳也抱住了她。元芳芳笑了,笑着说:“你、你叫我姐?好好,你以后就叫我姐,我就叫你妹子,你有我这个姐吃不了亏,以后路长鸣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收拾他。”元芳芳说完呵呵地笑了,虽然笑,可眼泪哗哗地流。
  两个女人又流了一会子眼泪,还是元芳芳又开了口说,快点给我回话,我就几天的时间了。水如兰虽然很感动,可出口的话,还有点言不由衷,说,我不想见他,你自己说吧。元芳芳听了马上又说,行了,我还想见他吗,我看见就想骂他。你也别哄我了,我还没那么傻,我早就明白了,我不光是模样不如你,没学历,我还不如你给他的多,你早就是他的人了,要没政策管着,你还不早就生了……“你瞎说什么呀!”水如兰嘴里这么说,可是脸红了。元芳芳没有瞎说,她虽然没有生下孩子,但已经做过一次人流了。元芳芳听了说,好好好,我不瞎说了。可我再跟你说,我说的可都是真话,你爱说不说,我就等你们两天,没回话我就转给别人了。说完,元芳芳回手又拉开了后车门,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水如兰摇头说不用,还说坐地铁走。“坐什么地铁,上车!”元芳芳把声音提高了,口气不容分说。水如兰看了看她,这才上了她的现代。
  在车上,元芳芳还对水如兰说了这样的话,妹子,你既然把我当姐了,我还要跟你说几句心里话。以前我不明白,折腾了这几年,我想明白了一条,我没有拴住路长鸣,不光是我的模样学历不行,我是没拴住他的心。妹子,你有模样有学历,可这模样学历也不见得一辈子能拴得住男人,男人十个八个都喜新厌旧,要想一辈子拴住男人,得拴住他的心。可是怎么才能拴住男人的心,我还不清楚,妹子,你们大学里有这门课吗?
  “噢,没、没有。”水如兰听问,一愣,这样回答。
  “我猜也没有,这课谁也讲不清楚,只有自己才能讲清楚啊。”元芳芳又这样说。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阿P过年
下一篇:漂亮媳妇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1  
    欢笑指数: 3.3  
    新奇指数: 3.3  
    推荐指数: 3.6  
  • 参与评分共 7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