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不速之客讨巨款

不速之客讨巨款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5-12-17

  就在她屁都问不出来,找又找不到的时候,有个女人登门了。此女人30来岁,时髦妖气,进了门就自报名叫徐娜。曲莉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那两张照片里的一个。骚货,竟敢找家来了,气一下顶了脑门儿。可还没等她开口骂,伸手打,又听徐娜说,她是金店管财务的,邓总在她们店里取走了20千克黄金,还欠着200万元钱,店老板让她来收货款的,还拿出了欠款凭据。
  有点出乎意外,曲莉怔住了,没骂出口,也没伸手打。但她根本不知道这码事,邓大水没对她说过。当然她知道,这种事邓大水也不会对她说。她满心狐疑地接过欠条看了看,确实像邓大水写的,就把邓大水从屋里拉了出来,指着欠条问他:“这是你写的吗?”
  “水。”邓大水又说。
  “哎,你看看,你认识她吗?”曲莉又指着徐娜问他。
  “水。”邓大水又说。
  徐娜开口了:“你在我们店里拿走了20千克黄金,不还欠着我们200万吗,到期了,给我们吧。”
  可邓大水又说了个“水”字。
  徐娜早知道邓大水成白痴了,才登门讨账的,她的确是邓大水的情妇,不是金店财务人员,只是在金店当过打工妹,还是以前。她成了邓大水情妇后,就辞了工,什么都不干了,一直给邓大水圈养着。
  她跟邓大水搭上后,邓大水就把她圈养在一套房子里,她觉得这是邓大水自己的房子,让她住进来,肯定以后就给她了,挺美的。她在里面住着,每隔10天8天的邓大水就来一趟,半年后,她就有了想法,让邓大水跟老婆离婚,她嫁给他。可是她一说,邓大水马上说,不行,说自己是领导干部,一离婚就会出许多麻烦事,甚至影响了事业。其实他是不敢离婚。他明白,自己虽然躲着曲莉,但她还是知道一些,如果离婚,曲莉肯定不放过他,咬他,虽然她知道的不多,可也足够把他咬死。
  徐娜的目的没有目的,她又想了一招,说,我也跟你结不成婚,我以后怎么办,过两年你肯定甩了我,我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你把这套房子过户给我吧。邓大水马上又说,这房子不是我的,是我妹夫的,他们都在国外,我是替他们看着,还拿出了房证。徐娜一看,户主叫刘玉成。可邓大水又说,等等吧,过一段我给你买一套,给了徐娜一个热罐子,可徐娜还当真了,一直盼着想着。半年前,邓大水突然对她说,他妹夫和妹妹要回国,房子不能住了,要让他们看到会有麻烦,就租了套小两居让徐娜住,徐娜只好搬了过去。虽然她不缺吃穿花,可这种生活,心里也敲鼓啊,这算什么,连个工作都没有,就叫邓大水给她安排份工作,这事邓大水痛快地答应了,他有好多下属单位,说就在下属单位给她安排。徐娜知道,他是单位老总,说了算。徐娜又想了,进了这样的单位,就会拿高工资高福利高奖金,光每年的年终奖就有好几万。徐娜还想到,过个一年半载的,再叫他给我提个职务,有权了就能像他一样捞好处。徐娜心里又挺美,挺高兴。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的美梦还没成真,邓大水出事了,这一出事,美梦又落空了。在邓大水住院的时候,她还知道了,原来住那套房子,就是邓大水的,房证是他的一个假名字,那房他卖了,邓大水一直在骗她。搭上了两年身子,什么都没落着,太亏了,恼的哭了一场!可是不甘心,亏掉的得往回找。怎么找?反正姓邓的不知道人事了,就花钱找了个人,模仿邓大水的笔迹,写了这张欠条,登门来“讨债”了。
  曲莉是什么人,别说手里没有200万,就是有也不会给她,她是个让她憎恨的婊子,抢她的男人还给她钱。因为她分不请欠条是不是邓大水写的。她还知道,这段时间,邓大水确实在购买黄金,因为邓大水说过,世界上只有黄金是通用的,永久的,还说钞票可以随便印,印出了新的,老的就贬值了,社会一变,一分都不值了,可黄金印不出来。还说房子也不成,新的会变成旧的,旧的会倒了塌了,不倒不塌也搬不走,70年后就没了。可是黄金呢,现在能用,将来也能用,这儿能用,那儿也能用,一百年一千年都能用,还搬得动挪得走,所以才存黄金。
  欠条是真是假也说不清楚,但曲莉拿定了主意,管你真假,这钱不能给,再说,她也拿不出200万来,她手里只有百十来万。所以,把欠条放回徐娜手里说:“我不知道这事,你等着吧,等老邓明白了,你跟他要。”
  徐娜一听故作着急地说:“这怎么可以,我们的资金很紧张,都周转不开了,再说按约定到期了。”
  “那、我也没办法。”曲莉马上说。
  “要不,你先给一半,我回去跟老总说说,剩下的再缓一缓?”徐娜缓和了口气说。
  “一半也没有,你就等老邓明白了跟他要吧。”曲莉又说。
  “他、他什么时间能明白啊?”徐娜有些急了,急是她明白邓大水根本不会明白,再说明白了,她就露馅了,也不需要他明白。
  “不知道”曲莉冷冷地回了她一句。
  “他、他要一辈子明白不了,就一辈子不还了?”徐娜又说。
  “那也没办法。”曲莉跟着说。
  “你要这么说,我就起诉你们!”徐娜忽然拉下脸来说。
  “起诉,好啊,你去吧,去吧去吧!臭不要脸的,你当我不知道,你那臊照片我都看见了,我给撕了。你就是个婊子,窑姐儿,臊货,浪货,小妖精!200万,你是来要挨操的钱吧,一分没有……!”
  曲莉光骂还觉得按捺不住,就窜上来要打徐娜。徐娜一看,这臭娘们儿疯了,赶紧跑出了门。她一边下楼,心里还一边回骂,你个黄脸婆老倭瓜,你想浪了,你浪得了吗,不看看你那分德性……!
  徐娜被吓跑了,曲莉忽然觉的好爽啊,哈哈哈地笑开了,可忽然又听到了一个“水”字,笑声戛然而止,扭头对邓大水气急败坏地喊:“老娘把你那个臭婊子赶跑了。我呸!我呸!当初、当初你红口白牙,说什么,就爱我一个,都是放屁,放屁!放屁!”可邓大水又说了个“水”字。
  曲莉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就往阳台上跑……!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思想决定命运
下一篇:不会喝茶的人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