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刘勇和成角儿了

刘勇和成角儿了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5-11-24

  刘勇和20多年前下了岗,媳妇原本就是个村姑,没有正式工作,两口子合计了一下,开了个服装摊,每次都是刘勇和去省城进货,省城的货便宜些,离得也不远,只有100多公里,可是媳妇总埋怨他比别人进价高。
  这天,他又去进货,媳妇说跟他一块儿去。刘勇和知道媳妇为什么,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他的进价确实比别人的高了点。两口子6点搭乘公交车9点多就到了省城,进了批发市场,媳妇一家家问了个遍,最后选了家要价最低的店,又讨了半天价,才上齐了货。媳妇的功夫没有白费,比刘勇和以往进同样的货,一件省了1元多,一共100多元。刘勇和还真是服了媳妇了。
  两口子又雇了辆三论,把货拉到汽车站,并办好了托运,还买好了回程的票,车下午两点发,还有一个多小时。两口子早就饥肠辘辘了,时间还来得及,就走进了一家小饭馆。因为天热,为吃得快,别误了车,只要了两碗冷面,也是身上只剩了两碗面钱。
  面上来后,俩人就低头吃了起来,不到5分钟就吃光喝净了,不饱也是它了,接下来就是结账走人。可是刘勇和扭头一看,放在一边的包不见了,也没在媳妇旁边,地下也没有。坏了,包丢了,吃饭的钱在包里装着,他和媳妇穿得薄,身上没有一分钱!
  媳妇也明白了,心疼,说快叫警察来。
  刘勇和虽然也有些心疼,但倒还冷静,摆摆手对媳妇说,就几块钱的事叫什么警察,叫也不来。媳妇听了也是,可是问他怎么办,不给人饭钱,人也不让咱走啊?
  这倒是真的,不给饭钱人家肯定不让走,说钱丢了人家也不会信,甚至要说他们是骗吃的,这样的事他们不是没听人说过。
  刘勇和有点傻眼,媳妇还直看着他,是等他想办法。还有,离开车只有半个多小时了,去求熟人来给解围,时间也来不及,怎么办?
  他脑子里一边想,眼睛一边看着旁边的食客,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向食客们讨要,两碗面钱6元,兴许就能讨到。可他跟媳妇一说,媳妇立刻瞪开眼说:“不行,太丢人了!”媳妇不答应,他自己也觉得丢人,但他再也想不出办法了。
  媳妇想了会儿忽然说:“哎,你不会唱歌吗,你唱歌吧,给大伙儿唱首歌,有要饭就唱歌说快板,谁家也会给点吃的。”刘勇和一听脸立刻红了,嘟囔着说:“我那就是自己瞎哼哼,不行!”“怎么不行,你唱得挺好的,反比张嘴要好吧。”媳妇又说。“不行不行!”刘勇和又摇头说。媳妇一看他胆怯,有点生气了,说:“一个老爷们家杵窝子,你要不唱,咱也别走了。”听媳妇这么一说,刘勇和一激灵。是呀,憋了憋这才说:“我、我要不试试?”“试吗,你就唱,反正人家也不割你舌头。”媳妇又说。媳妇说得不错,刘勇和有了点勇气。
  刘勇和的嗓子不错,在家里时不时就哼两口,能唱十几首歌呢。他站立起来,看了看小餐馆的10多位食客,又扭头看媳妇,还有点怯阵,心口直扑通。媳妇又说“唱啊,怕嘛!”他这才扭头对食客们说:“各、各位朋友,我、我现在、给你们唱支歌,希望、希望你们、你们高兴。”他这一说,食客们都抬起头来看他,刘勇和的脸就更热更红了,但鼓着劲儿唱了,唱的是刚刚播出不久的三国演义电视剧插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开始声音有点哆嗦,唱了两句后就归正了,浑厚有力的男中音,还真有点杨洪基的味道。一曲唱完了,食客虽然都看着他,露出赞许的眼神,但没有人说话。他也只能开口了:“各、各位朋友,我给、给你们唱歌听,是、是想、请你们,帮帮我,刚才吃饭的时候,包给人偷走了,身上一分钱都没了,我和我媳妇吃了两碗面,6块钱,请帮我们一帮,我们是两点的汽车,不然就走不了了。我给大家鞠躬了。”他红着脸说完,又一躬鞠下。媳妇也站起来,红着脸鞠了个躬。可是没有一点反响,有吃完的食客还站起来走了。
  刘勇和有些失望、难堪,可是想到不给面钱,是走不了的,只得又说,我再给大家唱一首,就又唱了刘秉义的《咱们工人有力量》,这次比刚才唱的还好。
  在他唱歌的时候,小餐馆里进来了十多个人,显然是给歌声吸引进来的。这次歌声一停,台后的老板先鼓起掌来,还引来了食客们的掌声。不等掌声落下,老板就大声说,你俩的面钱我免费了!小屋的掌声又大了起来。刘勇和很感动,连声说着谢谢,还给老板鞠了一躬。
  这件郁闷尴尬事过去了。
  回到县城,他和媳妇继续摆摊,可是买卖并不好做,一个月只能挣几百块钱,也就刚够一家老小吃饭的。谁想偏偏漏屋又逢连阴雨,一年后,媳妇得了尿毒症,看病的钱哪儿来,要上万块呀!靠衣服摊肯定不行,想换个赚钱多的事做。他跟媳妇一说,媳妇不同意,说,咱卖了3年了,也算熟了,再换别的事弄不好一分都挣不到,那有好干的买卖。说到这儿,媳妇哭了,说自己快死了吧,别拖累一家子人了。刘勇和看媳妇又伤心了,赶紧说,干吗又哭了,行,还接着卖。
  可是接着摆摊卖衣服,就等于断了给媳妇治病的路,必须还得想赚钱的办法。媳妇也不能帮他守摊了,只能自己守,白天没办法抽身,就想用晚上的功夫去挣点。他想买辆三轮蹬,可媳妇不同意,说你一站天了,晚上再干那个,身子受不了,你再有个好歹,咱这一家子还怎么过!
  媳妇说得也是,这个家,除了媳妇,妈还有喘病,一到天冷就出不了屋,还要吃药,孩子还上学,他的确不能再出事了。可是,家里没钱日子也没法过呀。他还想到帮人家夜里看大门,但也不行,媳妇和妈都有病,夜里不能没人,刘勇和急得嘴上起了泡。
  这天晚饭后,媳妇挺神秘地把他叫到俩人的屋里说,我倒想起个活来,兴许行。刘勇和一听,急着问,快说,什么活儿。媳妇说,你记得吗,那次进衣服去,要不是你唱歌,老板肯定得要钱。你要不晚上到饭店唱歌去,兴许吃饭的人就多了,那次你唱歌,我看到进来了十好几个人吃饭,人家才没要咱钱的。刘勇和听媳妇说完,愣着,媳妇看他发愣,又问他行不?刘勇和这才点头说,行,我试试去。又说,也别光唱歌,再干些活儿,行就行,不行就光干活,也得给点工钱。
  第二天,刘勇和就去了一个熟人开得小饭馆说了。熟人很痛快,答应了。到了晚饭的时候,他就去了,一边帮着收拾饭桌,端端菜,一边唱上一段,效果还真好,吃饭的人越来多,小饭馆热闹起来了,老板很高兴,给他的报酬也从一晚的3元5元、增加到10元20元30元,比他练一天摊挣得还要多。
  可是几个月后出了瓶颈,就是他会唱得歌只有20来首,而且多是老歌,时间一长,没有吸引力了,一个县城能有多少人。
  刘勇和左思右想,觉得要把这碗饭吃下去,就得充电,学会更多歌曲,特别是那些新的流行歌曲,否则走不远,这个饭碗也端不长。他把想法跟媳妇又一说,媳妇当然支持,于是他来到省城的大学,拜音乐专家为师,刻苦学了一年多,技能大长,也没再回县城,就在省城的饭馆里唱,不久就斩获了省城“唱哥”的名头,收入增加了,给媳妇换了肾,恢复了健康,他还买了住房,把媳妇孩子老人都接到省城。在省城的第三个年头上,在老师的鼓励下,他参加了歌赛,一路过关,杀进了国家级大赛,虽然只拿了个三等奖,但他不服输的劲头更大了,下个年度的歌赛,就拿了个第一名。
  刘勇和成角儿了,如今住上了别墅,开上了豪车,走进了富人行列。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回来吗?
下一篇:出水芙蓉之韶山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6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3.5  
    推荐指数: 3.7  
  • 参与评分共 2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