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怪谈 > 影子爱人

影子爱人

作者:白马啸西南 发布时间:2009-11-22

                                           文/夏刚
  在圣诞节,阿娅没有等到返乡回家的阿心,倒是等来了他去世的噩耗。听说,他是跌进一个古墓坑而死的。
  她和阿心就是在去年圣诞节上认识的,那次酒吧举办了啤酒大赛,他俩分别获得了男女组的冠军。他俩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举杯对饮。可是,她现在只能一个人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了。
  转眼就是元宵节,阿娅起床后煮了一袋速冻汤圆,照例又去酒柜拿酒,听见门铃响了,是邮局送了这个包裹过来。她接过包裹,忽然觉得上面的字迹很眼熟,好像是阿心的!
  她连忙把包裹放在桌上,打开来一看,里面只有一幅色彩斑驳的水墨画,画面很是简单:一轮圆月,一棵桂树下摆放着一张石桌,一个书生坐在那里自斟自酌。画上还有题字,写着:“举杯邀□□,对□成三人”。
  看样子,这是阿心给她寄回来的东西,因为大雪阻碍了交通,才使得这个包裹在路上走了将近两个月。她顺手把画挂在了墙上,睹物思人,禁不住泪如雨下。她端详着这幅画,不假思索地拿起笔,在空格上填了三个字,原来这句诗是李白的《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窗外不时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焰火,可是丝毫无法湮没皎洁的月光。月光射在古画上,画上那轮圆月似乎也在放射着光芒。阿娅仰头喝下满满一杯烈酒,低声吟唱者这两句诗,这时,她分明感受到了酒仙一人独酌的那种孤独和凄苦。恍惚中,一个淡淡的影子随歌而舞,旋转到她身边和她喝了一杯酒。阿娅柔声问道:“阿心,是你么?”
  第二天,阿娅一大早就醒来了,正月半刚过,她得上班了。她在街上急匆匆地赶着路,和一个男子擦肩而过,手里的文件袋掉在了地上。那男子回头,满脸微笑地道歉。阿娅忘记了捡起文件袋,猛地一把抓住那男子,大喊:“阿心!你真的回来了?”
  那男子帮她捡起文件袋,拍拍上面的灰尘,然后掏出一张名片放在上面一起递给阿娅,说:“美女,你认错人了。你有空给我电话,我请你喝茶,正式向你道歉。”说完,他转身匆匆地走了。阿娅低头一看名片,原来这人叫明月,是一家心理诊所的咨询师。这人长得和阿心简直一模一样,再加上那首诗的暗示,她深信,这个明月就是阿心,他投胎转世回到她身边来了!
  这天中午,她破例没有喝酒,一整天都在研究那张简洁的名片。回到家里,她瘫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那张古画出神。朦胧中,月光如银,月光下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面上海鸥点点,她在一阵阵有节奏的海浪声中,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等到她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房间里亮着柔和的灯光,耳边还隐隐约约传来浪涛声。“你醒了?刚才睡得很香呢,还打了呼噜。呵呵。”随着话音,明月站在了她的面前,手里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茶杯,说:“这是极品毛尖。一觉醒来喝毛尖,浑身舒坦赛神仙啊!”
  阿娅晕了,明月怎么在自己家来了。明月解释说,他刚下班的时候,就接到阿娅打的电话,说她失眠睡不着,叫他过来做个心理治疗。于是,他就带着几样简单的工具赶过来了,还是阿娅给亲自开的门呢。
  阿娅知道自己看着古画进入了幻觉,没想到在潜意识中还做了这些事。明月一听,也对古画产生了兴趣。古画上的圆月发出银白色的光辉,房间里如同白昼。他吟诵完李白那首《月下独酌》,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出来,斟了两杯酒豪爽地说:“可惜我们是灯下而不是月下,是对饮而不是对影啊。来,为我们的初次认识,同干此杯!”
  阿娅碰杯喝了。明月接着说:“李白的‘对影成三人’,分别是李白、明月、李白的影子。我们现在呢,是你、我……这是谁的影子?”
  阿娅低头一看,地上果然有个淡淡的男人的影子,可是身材轮廓,绝对不是明月的影子。明月穿着笔挺的西装,可是那个影子却像穿着T恤。她正疑惑间,月光渐渐淡去,那个人影也消失不见。
  明月看着自己手里空着的酒杯,自我解嘲地笑了:“初次遇见美女,情不自禁就把酒干了。刚才眼花了,失态失态。”就在这一瞬间,她忽然明白过来,这个人影和阿心很相像。
  自此以后,阿娅就经常去找明月,叫他给自己做心理抚慰。她坚信明月就是阿心的化身,是上天怜悯她,把明月派到她身边再续未了的前缘。而明月对她的好感也是与日俱增,两人感情界限也渐渐超越了医患之间的关系。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当他们在床上疯狂的时候,阿娅欣喜地叫了一声“阿……”,明月以为她很投入,实际上,阿娅是想叫“阿心”,可是刚叫出来就反应过来了,及时住口。
  从这天开始,明月就成了阿娅正式的男朋友,阿娅对他从外表到言行举止都进行了一系列的包装:头发只能向左梳而不能向右;只能穿T恤而不能穿西装;只能说本地方言而不能说普通话。虽然明月莫名其妙,但是阿娅总这样撒娇说:你爱我,就得将就我!
  这天傍晚,两人涉水到南河中的一个小岛上,准备来一个烛光野餐。那幅古画他俩也带来了,悬挂在小树上。天上月光如水,加上画上圆月散发出光芒,使得他们的野餐显得神秘而浪漫。阿娅仔细留意,那个阿心的人影也在一旁坐着,只是颜色显得分外的淡。就在两人吃饱喝足,说了许多浓情蜜意的话准备返回的时候,才发现河水已经悄然上涨了。
  阿娅一下子就惊慌起来。要知道她小时候曾经掉进过池塘里,谈“水”色变。她着急地对明月说:“涨水了,我们快逃命!”
  明月拉住她的胳膊,说看看水势。阿娅使劲一挣,大声说道:“再看,我都淹死了……”明月一把没抓住,阿娅身形不稳,“扑通”一声跌进了河里。明月犹豫了两三秒钟,也猛地跳进了河里。
  阿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河边的草地里,明月又惊又喜地看着她:“老天,我做了五分钟人工呼吸啊,你终于醒来了。”
  阿娅吐出一口水,泪水流了下来:“就你会水!你知道我怕水,还来这里玩,你诚心是想淹死我……”
  明月摇摇头说:“我哪里会水啊。刚才我差点丢命了!可是好像有谁在托着我,让我来救你。”
  阿娅急了:“那是阿心啊!阿心会水的!!”
  阿心的一切,阿娅都很熟悉,所以她才要明月穿T恤、说方言,喝茶只能喝龙井而不能喝他喜欢的毛尖;只能穿40码的鞋子,而他的脚只是39码……她在按照阿心的一切来改造明月!
  明月叹了一口气说:“原来,我只是阿心的影子!”
  阿娅分辩说:“不对!我看见阿心才是你的影子。”
  明月再次叹了一口气:“你心中只有阿心。所谓‘影由心生’,就是如此。你来试试‘空椅子’疗法吧。”
  这天,明月把她带到工作室一间空无一人的屋子里,让她坐在一张椅子上,然后又在她对面放一张空椅子。明月对她说:“阿心的灵魂现在从天堂里回来看你,就坐在你对面的椅子上。你把你积郁在心头对他无法忘怀的思念和爱意,统统说出来,看他会怎么样回答你?”
  阿娅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环顾左右,很不自然。猛然间,她看见阿心的影子坐在椅子上,只是淡得几乎不见。她开始说话了,一会儿就泪流满面,影子伸出手,和她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将近三个小时的交流中,阿娅忽然发现,她对阿心的爱只剩下三成,对明月的爱占了七成。
  阿娅疲倦地走出房间,明月正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等着她。她喝着明月递过来的热茶,微笑着说:“原来龙井和毛尖,虽然各有区别,但是一样的醇香可口啊。”她低头注视着明月的身边,再也没看见阿心的影子。
  在阿娅的客厅里,悬挂着那幅被雨水淋湿了一部分的古画,那神奇的圆月再也不会发光了,而且“影”字也模糊不清。据明月推测,阿心在古墓坑发现这卷古画,连夜邮寄给阿娅,在又一次下去寻宝的时候出意外而死亡的。
  明月用笔填写了一个“饮”字。他这样诠释的这句诗:你举着酒杯邀请我“明月”,我俩相亲相爱,将来生个胖小子也训练他喝酒,咱一家三口喝过痛快。
  (2950字)
  ——首发《古今故事报》总第1031期编辑:云妮
  
  随便说说:
  1、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最先是出于李白那首《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诗词大意:在花丛中摆上一壶美酒,我自斟自饮,身边没有一个亲友。举杯向天,邀请明月,与我的影子相对,便成了三人。明月既不能理解开怀畅饮之乐,影子也只能默默地跟随在我的左右。我只得暂时伴着明月、清影,趁此美景良辰,及时欢娱。我吟诵诗篇,月亮伴随我徘徊,我手足舞蹈,影子便随我蹁跹。清醒时我与你一同分享欢乐,沉醉便再也找不到你们的踪影。让我们结成永恒的友谊,来日相聚在浩邈的云天。
  其中,“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两句,很有玄幻的味道。于是,准备写个“非常”故事。
  2、在新恋人的身上,往往会无意去寻找旧恋人的影子。于是,就有了这个故事大概的框架。(新恋上一个人,却是把对方作为旧恋人的替身——这个说法和影子一说有点类似,由此产生的故事,见《爱情故事不需要替身》。)
  3、把故事的关键字词和情节框架相结合,所以才会有如下设计:男主人公名字叫明月,阿娅和阿心常常对饮。
  4、文中,阿娅把明月刻意包装为阿心,“在按照阿心的一切来改造明月!”以及后面的“空椅子心理治疗法”,都是在网上搜索到的真实例子。为了使故事情节显得紧凑,因此把明月的身份定为一家心理诊所的咨询师。故事里人物的身份、职业一般不是随意设定的,有个原则:一切为了情节服务。
  5、结尾对这两句诗的别解,是我一贯的风格。我认为,这样会使故事增添一些趣味。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井中缘
下一篇:今天我休息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3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4.6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7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