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故事作家 > 屠夫胡二

屠夫胡二

作者:Luke李 发布时间:2016-03-03

  过年回老家闲聊时,听到一个有关村里屠夫胡二的故事,就赶紧记下来想给大伙讲讲。
  胡二现在已经发了大财全家迁居大城市了,要不然村里人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当做笑谈了,因为这个胡二脾气烂到家,仗着身强力壮没人打得过他,谁要是敢说他坏话保准就是一顿胖揍。但是,这个故事却要从胡二媳妇说起。
  胡二祖传杀猪绝技,别人家杀猪要四五个人联手,胡二只一个人,手起刀落,猪就缓缓地躺在那,蹬蹬腿,抽抽身子,不动了。胡二的媳妇姓赵叫淑琴,娘家在镇上开了一家饭馆。据说赵淑琴长得那个好看,别说农村,就是在县城也算的上美人儿一个。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说鲜花牛粪什么的,但没一个敢在胡二面前说的。
  虽然胡二平时在外面没人敢惹,但是在家却完完全全是个“妻管严”,啥事都听老婆的,百依百顺。
  有牌友问过他:“你这么壮的身子,一巴掌就能让你媳妇服服帖帖,咋能啥事都听媳妇的?大男人的,窝囊不?”胡二眼睛一瞪:“你家有个那么好看的媳妇,还那么能行,你舍得下巴掌?”
  话说胡二媳妇人家是真的能行有本事,村里人吃肉毕竟有限,猪也杀不了多少。赵淑琴就想办法在镇上拉关系,给胡二找了好几家饭店跟他家订肉,后来竟然在县城里也找了几家,就这样胡二一家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
  没过几年,赵淑琴顺利地给胡二家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这下子,胡二更是把赵淑琴当王母娘娘供着,平日里啥活都不让媳妇做。
  刚巧,他们家儿子过周岁摆酒的时候,村支书也来道贺,顺道带来一个年轻人。介绍过之后,大家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村支书的表侄叫闫刚。人家大学刚毕业,想回农村办一个饲养场专门养猪,所以专门过来跟胡二求教一下经验。胡二也痛快的应承下来,表示尽力给闫刚这孩子帮忙。
  一来二去,这闫刚就把胡二认成了师傅,把赵淑琴认作师娘,经常来来往往。赵淑琴虽然生过孩子了,但是人家平时保养得好,三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跟二十三四的一样,闫刚大学刚毕业也就二十来岁,来往的一密切,有时胡二还不在家,这一下闲话就起来了。
  一有闲话难免七绕八拐地钻进胡二的耳朵里,开始胡二还解释:“我媳妇说,他们在联手搞什么新技术。”后来,他也懒得再说,放话出去:谁敢再扯闲话就小心着。虽然村里没人敢当着胡二的面再说这些,但私底下却越传越甚。
  一天晚上,村里有人家小孩过满月摆酒席,中午专门请胡二过去宰了几头猪。晚上酒席间,早前和胡二一起打过扑克的一个叫刘万能的喝高了,端起一杯酒敬胡二:“我说二哥,你看你,取个媳妇没几天就把我们哥几个全忘了。搓麻将请你也不来,打扑克叫你也不来,太不够意思了。”胡二嘿嘿咧嘴笑着:“兄弟,哥哥我跟你说,听媳妇的准没错,要不然,我们家这几年能有这么滋润?”刘万能嘴一撇:“滋润?二哥,你说你这整天过的啥日子?嫂子说啥你都听,让你干啥你就干。兄弟我可知道,嫂子现在跟那个叫闫刚的……”一听这话,旁边的人赶紧把他嘴捂上,刘万能一把甩开:“捂我的嘴干啥?我要给二哥说话呢。”胡二喝的也不少,顿时脸色变了,忽的站起身来,指着刘万能:“你说啥?你敢再说一遍?”刘万能也站起来:“我有啥不敢说的,你知道不?你来这杀猪的时候,你媳妇去了闫刚那个养猪场了。”“啥?”胡二瞪圆了眼睛,“你说啥?”刘万能推开旁边劝他的人:“我媳妇亲眼看见的,说你来这杀猪的时候,你媳妇跑去闫刚……”话还没说完,胡二一个嘴巴就抽上来,把刘万能打翻在地。眼看着胡二还要扑上来揍刘万能,众人赶紧过来,七八个人合力搂住胡二,才累死八活的把他脱走。
  有几个人专门负责把胡二送回了家。胡二踉踉跄跄的进了屋,爹妈见他喝成这样,都埋怨:“让淑琴看见了,又要说你。”胡二四下看看:“淑琴呢?咋,不在家?”胡二他娘说:“淑琴下午时候说去一下养猪场。”胡二一听这,顿时怒火借着酒劲窜上头。一下子冲了出去,爹娘在后头喊他也不管。
  胡二出院子的时候,摸了一下腰后,带出去杀猪的那把刀给忘在人家家里了,他就在院子里顺手操起一把剔骨刀,端直地往闫刚养猪场跑去。
  从他家到养猪场距离也不近,一路上都是跑着,等到了,胡二酒劲也消了一多半了,脑子稍微清醒一点,想着:淑琴说过了,她们在弄啥新技术呢,就是经常要在一起碰头谈论啥的。我这样闯进去,要是冤枉了淑琴那咋办?
  想着想着,他不自觉的来到养猪场前面的那间小屋门口,里面灯开着,隐隐约约能听到里头有人说话。胡二又凑近了一些,听到一男一女在对话。
  男的说:“姐,你那个皮肤真滑溜,白白的,真好看!”
  女的说:“是不?我倒觉得你的那两条腿卖相好。”
  男的说:“姐,你说你回去还要抱娃呢,都不怕这样对娃有影响?”
  “没事,不怕!”女的笑了一下。
  “那我师傅呢?你不怕我师父生气,他都……”
  屋里正是闫刚和自己的媳妇赵淑琴,听到这儿,胡二刚消了一半的怒火再次涌到头顶,一脚踹开小屋的门儿,高举着剔骨刀大骂着:“老子宰了你个小杂种!”由于劲使得太大,屋门都给踹倒了。
  进屋一看,胡二傻在那里了!
  闫刚蹲在屋子东北角,手里攥着两只猪脚,一头小猪崽儿被倒吊着,一个劲扑腾。
  赵淑琴在另一边灯比较亮的地方,怀里抱着一头白色的猪崽儿,手里拿着一根测量体温的温度表。
  两人中间有一个挺大的砖头围的坑,里面热热闹闹的挤了一群猪崽儿,旁边一个饲料袋子上写着:专供美国进口仔猪食用。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胡同里的秘密
下一篇:捡到的赃款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3  
    欢笑指数: 4.8  
    新奇指数: 4.8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