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第一推荐

《故事会》杂志目录

更 多 >>

故事会微信热文

故事门户

更 多 >>
  • 世间万物,唯爱和美食不可辜负

    作者: 作者:江浅浅    

    作者:江浅浅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吃货二萌二萌个子不高,长相清秀,如果没和她吃过饭,你会以为她人如其名,是个又呆又萌的软妹子。但一旦你有幸见过她凶猛的吃相,你会知道,其实她的真实身份是吃货界的扛把子。她的微信微博签名都是同句话:世间万物,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二萌大学时谈了一个男朋友叫陈卓,毕业后,一起在南京打拼。二萌列了个单子,上面写满了南京大大小小的美食。只要有空,两人就按着单子,家家去试吃。从市内吃到郊区,吃完一家划去一家。三年过去,单子上的美食被划去了一大半,两人在南京的地界上也渐渐站稳了脚跟。一个周末,我和朋友去二萌家蹭吃蹭喝。那时她刚拔掉两颗智齿,半边脸都是肿的。她微张着嘴,抱怨说:“喝了两天的粥,没有了味觉,舌头都为那两颗智齿殉了葬。”我说:“昨天刚去吃了煎饺和泡椒鸡,煎饺还行,就是泡椒鸡辣得还不够味,偏酸甜,像南方的口味。”林琳说:“我上次吃的水煮鸭舌倒是很辣,红红火火的盆,吃完像吞了座火焰山。你看,吃完脸上起的痘,现在都没消下去。”二萌静静地听着,捂着半边脸幽幽地说:“知道我不能吃,故意报菜名是吧。”接着她就抄起个抱枕扔过来,大吼声,“不管了,老娘要吃肉,不是新开了一家老北京羊蝎子吗,走起!”说完,她捂着自己的半边脸僵住不动了。我问:“抽筋了?”二萌倒吸了口气,嘴巴缩成个O型,说:“牙缝好像裂开了。”甩了花心男友新开的老北京羊蝎子在郊区,本来拐个弯就到了,却被一辆本田车堵在了外面,只能下车步行。经过本田车时,二萌突然停了下来。我和林琳跟着她向车窗望去, 二萌说:“看车里摆设,车主是个男人,用香水的男人是个娘炮。”我说:“也可能是车主女朋友,周末正好约个会。”二萌说:“可他的女朋友现在正和你们在一起。”我低头看看车牌,真是陈卓的。我说:“那还吃不吃?”二萌说:“怎么不吃.我为羊蝎子跋山涉水,无心理会狗男女。”进门就看到了陈卓,在靠窗的雅座上隔着锅红油帮女孩剔骨头。我们在二楼找了位置,点了一桌子菜。吃到一半,二萌说要去洗手间。但她很快就回来了。林琳问:“去见小陈了吧?”二萌说:“路过,打了声招呼。”我说:“说好的手撕小三呢?”二萌瞥了我一眼说:“家庭伦理剧看多了吧,人家不是小三。”我说:“你怎么知道?”二萌说:“我给了陈卓一百块钱,说是他昨晚多给的。他技术不错,又是常客,以后再来给他打五折。那女的听了吃惊不小,小三哪有这么纯洁?”林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小声点,听听,楼下好像真的闹起来了。哎,快过来看,那女的把锅红油倒陈卓身上了。”二萌叹了一声,说:“真是浪费了一锅羊大梁,看着都心疼。你们尽管看热闹,这桌羊蝎子我包了。”晚上,陈卓打电话过来,二萌正躺在床上啃鸭脖子。陈卓说:“你怎么不说话,你牙不好,中午还吃那么辣。”“鸭脖子是麻辣味的。”二萌一张嘴,口水滴在了手机上。陈卓说:“你说句话,随便说一句,我心就不慌了。”二萌擦擦手机上的口水,说:“嗯……还是分了吧。”啪,一滴水落在床头,不是口水,是泪水。 刘洋的值日表二萌改了签名:世间万物,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后来有一次,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分手这件事。二萌说:“谈恋爱不如吃鸡腿,男朋友会变成前男友,鸡腿永远不会变成前鸡腿。”失恋之后吃什么?作为资深吃货的二萌却不知道答案。二萌直接把自己关家里了。整天脑子黏糊糊的,像一个趔趄栽进了泥坑。头发长长了、打结了,指甲长长了、变脏了,衣服堆在一起变成了垃圾堆。最受罪的是我们这帮朋友。不仅要轮流帮她送外卖,还要忍受她布满粉刺、黑头的素颜。但我们并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这事是刘洋安排的。那天大家在林琳家吃饭,二萌没出现。刘洋说:“二萌太惨了,身为吃货,却每天都要遭受垃圾食品的摧残。看着身边唯一的美女天天变丑,我却无法伸出援手。”我说:“妹子宁愿孤单至死,都不愿和你拍拖,是挺惨的。”刘洋沉默不语,劈头甩过来张单子,速度之快,我都没看清他是从哪里掏出来的。拿过来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张值日表,连菜谱和订餐电话号码都准备好了。林琳说:“你这家伙根本就是有备而来啊。”刘洋说:“少废话,看看没意见就按这个执行了啊。没意见吧,没意见就这么定了。”计划执行一个月,林琳第一个受不了了。林琳问:“二萌你就不能洗个脸?”二萌说:“不洗。每一个痘痘都是我存在的证据。”林琳说:“受不了啦,不伺候了。”我说:“受不了啦,我宁愿回去伺候老娘。”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呼喊被路过的神仙听到了,就在我们罢工一周后,二萌的妈妈过来了。老太太驾到老太太不舍得花钱,来的时候又正值小长假,老太太拎着个小马扎,在拥挤的车厢尾部,忍受着一车的汗味和烟味,花了一晚上时间。看到老太太那刻,二萌呆住了:“妈,你怎么来啦?”老太太没有说话,她沉着脸,越过堵在门口的二萌,越过屋子的衣服以及散在地上的零食和蚂蚁,找了把没剪刀,然后把还没反应过来的二萌摁在沙发上,三下五除二,给二萌换了一个新发型。老太太让二萌去卫生间洗头,自己在客厅打扫,将衣服扔进洗衣机,将零食扔进垃圾桶。老太太说:“每次打电话,都让你吃好、喝好,说多了你还烦。你说你大了,会照顾好自己。原来你就是吃的这个,穿的这个。”老太太边收拾边碎碎念,卫生间隔音不好,二萌在里面听得泪流满面。老太太还在说:“你怎么一点儿都不像我?那时你爸当兵,说怕连累我,要一拍两散,我跑到你奶奶家和你爸吵完架,回到家我还能吃两大碗面条……”二萌终于出去,假装没看到老太太也在抹眼泪,说:“妈,你也给我下碗面吧,要两个鸡蛋。”老太太低着头,红着眼睛说:好:“好,加两个鸡蛋。”两天后,老太太说老头一个人在家不放心,要回去了。二萌和我们一起去送她,刘洋跟在人群后面,手上拎着行李和一堆南京特产。老太太接过刘洋手中的袋子,对二萌说:“回去吧,回去,好好生活,别为难自己。”她然后又看了刘洋一眼,对我们说:“你们也都要好好的啊。”我们点点头,看着老太太一步步走进了车站。 唯爱和美食不可辜负后来有一次,刘洋请大家去家里吃饭,二萌就在厨房打下手。番茄、牛腩切块,姜片、八角去腥。还没下锅,番茄已经少了半。刘洋说:“去去去,厨房是我的圣地,你个大老娘们儿来干什么。”二萌擦擦嘴角的番茄汁,说:“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肚里这个闹的。”刘洋摸摸二萌隆起的小腹,说:“祖宗,能把你娘请出去吗?”话音未落,二萌的肚皮就动了一下。刘洋说:“乖。”二萌的肚皮又动了下,二萌说:“看,真不是我想偷吃啊,我只是奉命行事。”刘洋想,完了,以后有两个吃货要伺候了。听说猪肉又涨价了,不知工地还要人吗?哎,那小白菜的歌怎么唱来着?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不对不对,怎么想不起来了,算了,还是专心炒菜吧。再后来,和二萌在微信里聊天,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又把签名改回去了:世间万物,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摘自《故事会》文摘版2017年2月号图:视觉中国

  • 愿你身前是精彩的世界,身后是父母的牵挂

    作者: 作者:微信号:story63    

    这张图刷爆了朋友圈, 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 看着即将回城的儿子, 满眼眷恋与不舍。前几天的一张图刷爆了朋友圈,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看着即将回城上班的儿子,满眼都是眷恋与不舍。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我刚坐上去石家庄的车,和我的父母分开还不到半个小时。而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我就一直和父母闹着各种不愉快。昨天晚上,我妈看我在收拾东西,走过来说,你带点花生吧。那是我小姑特意给我拿来的花生,有生的有熟的,想让我带回西安吃。我说不带,太沉了。我妈却坚持说,“我帮你剥好皮,这样好带。”我说真的不用了,花生又不是什么宝贝,带着太沉了。我妈又说,“那你把那点儿葱花带上。”那也是我小姑特意拿来的,是我小姑父一个一个从山上摘的。 “葱花也不带,我不知道怎么吃。” “做饭的时候炝锅啊。” “我又不做饭,我婆婆炝锅爱用葱,上次带的就因为时间太长扔了。”这是真的,扔的时候我还觉得怪可惜。 “那你带点肉馅儿吧,咱家还有好多,吃不完。”我依然说不带,“上车时我还要抱着张小又,带那么多东西太受罪了”。我妈想了想又说:“那你带点年糕吧,你不是爱吃吗?”总之,她一定要我带上点东西才罢休。“少带一点儿,不沉。”简直像在哀求我。我终于不推辞了,好,那就少带一点儿吧。年糕我是真爱吃,可我依然不想带。我不是推辞不过才带的,而因为愧疚才带的,因为在接二连三拒绝我妈的时候,我其实说了好多难听的话。比方,花生才七块钱一斤,让我带十斤花生,还不如给我100块钱呢。因为我真的好讨厌路上带很多特别沉特别沉的东西,我们要倒好几次车,可我妈每次都执着地一定要我带东西,我真的有点烦。我自以为是推辞不过才说这种话,可还是看到妈妈眼底一闪而过的忧伤。我于是知道,我不但伤了我妈的心,还会伤到我姑的心,尽管我姑并不在场。我想稍微缓和一下气氛,于是说,家里真的有好多花生,吃不完。我妈没吭声,只是默默地帮我装上了一些年糕,明明说好只装几块,可她给我装的却有四五斤。然后到了早晨,这下轮到我爸各种让我带带带:带几个烧饼路上吃?我说不用带啊,下了车找个地方去吃饭就得了。我爸说,唉呀,万一时间紧张你们来不及吃饭呢? “那就在火车上买泡面面包好啦。” “火车上边东西多贵啊,带上吧。”然后我爸又让我带苹果,还拿了三个,每个都有半斤重。 “万一口渴呢。”我爸说。 “火车上有开水啊。” “万一张小又想吃呢。” “哪儿那么多万一啊,我真的不带。”我好像喊了一句,非常不耐烦。我爸于是默默地把苹果从我的包里拿了出来。上车时又起了一次争执,车是我外甥家的,那辆车空间有点小,本来我、老秦和张小又坐到上边刚刚好,但我妈执意要送我们,妈妈的小尾巴——我妹妹的女儿小锦也要送我们,加上开车的外甥媳妇秀秀和秀秀家不到十个月的儿子小想想,一辆车已经塞得满满的了。我爸偏要坐上来,因为他们送完我要去县城走亲戚。我说爸你自己再坐公交车去县城吧,真的太挤了。我爸却说:“没事,挤一挤就好了。”可这真不是挤一挤那么简单。车后边坐了三个成年人,我妈、我爸、老秦、九岁的小锦,外加十个月的小想想。我抱着又又坐在了前边,加上开车的秀秀,一共八个人。我都担心车会被挤爆或压扁。 “唉呀,爸,你坐公交去好了。”我看着他们挤得动也动不了真心难受。 “二十几分钟就到了,没事。”我妈也说。我不说话了,真想不通公交明明很方便,为一定要大家全部挤在一处受罪。到了县城才发现,我们从前候车的地方没有通往石家庄的车了。估计县城转盘改造了,挪地方了,我们都有点懵,车停哪儿了呢?这时正好看到对面开来了一辆前往石家庄的车,我们忙调头去追,也不知道车上有座没座,让不让上人。这时正好前边有个红灯,我爸急忙打开车门去问,后边有一个车嘀嘀嘀按着喇叭说了一句脏话。因为我爸是从外侧开的车,那人大概觉得我爸乱搞。我也感觉我爸有点不遵守交通规则,怎么不看下后边有没有车呢? “能上,你们快下来。”我爸说着就去后备厢帮我们拿行李。 “这是在等红灯,能上吗?” “能,快快快!”我爸说着已经把行李箱帮我丢到了客车上。我忙包着张小又坐了上去,随后老秦也上车了。安顿好了,想回头给他们挥挥手,却发现秀秀开的那辆车早就看不见了。然后我刷手机,看到了那位妈妈送儿子的图片,心里莫名就被震了一下子。再然后,我读到新世相的一篇文章——《良日启程:希望每个离开家乡的人都有想寻找的东西》。世相君说,“良日”这个词带着一种很积极的情绪。以前,远行启程的日子是隆重而精美的,它不悲切,让人期待,因此应该选一个好日子。猛想到,是啊,今天是启程的日子。爸妈让我带这带那,只是不舍,而我爸非要挤到车上,也只是想送送我。可我偏偏不理解,不但没好好和他们说再见,也没好好和他们说话。我感觉我今天说话句句带刺很反常,是不是因为焦虑呢。一种离家前的焦虑,我讨厌我又要离开了,也不喜欢他们表现出的不舍。因为单是想一想,就会心痛。世相君还说,出行既然是为了寻找那些值得寻找的东西,既然不是被迫的离开而是主动的追求,就应该祝愿。可是,我到底在寻找什么呢?为什么要离开家乡离开父母,每年匆匆来又匆匆去。这一次,为了在家多待一夜,我特地买的高铁票,以至于今年春节在家的九天,成为了我毕业后最长的一个年假。正在胡思乱想时,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车上有座吗?” “有呢,放心吧。” “嗯,那就行。对了,你的背包里我给你装了点儿钱,你回去后给又又买几身衣服。”我再次怔住了,我想说我不缺钱,你们留着自己花,可是来不及了,因为我应当离他们已经一百多公里了。于是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和我爸多注意身体。十一放假时,我再回来看你们。一句话就定在了八个月之后,而八个月后能否成行,还未可知。说完这句话,我挂掉了电话。不是良日启程吗,为什么我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呢?作者简介:李清浅,即使生活给了我一地鸡毛,我也要把它扎成漂亮的鸡毛掸子。个人公号:李清浅(ID:wliqingqian)。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中国故事期刊

更 多 >>

友情链接

故事会传媒

×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