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第一推荐

微 故 事

更 多 >>

郭景超V:年关将近,家里催小丽抓紧找对象。在父母的安排下,小丽相亲对象换了一批又一批,不是嫌弃男方没房没车;要不就是聊不来;感觉不对;终于遇见一个各方面都满意的男生,见面后却再没了联系,小丽发信息给男生,男生回道:“我们不合适,还是做朋友吧。” ​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故事会》杂志目录

更 多 >>

故事会微信热文

故事门户

更 多 >>
  • 姐过的不是年,是关

    作者: 作者: 徐俊霞    

    又到年终岁尾,万家团圆时也正是父母逼婚时。往年,进入腊月的第一个周日,老妈就会打来电话,问我几时回家,也就是从这个周日起,每通一次电话,我就和老妈“讨价还价”一次:我回去你不能唠叨我,我到家你不能安排相亲……老话说:“日子好过,年难过”,对于像我这样的大龄单身男女来说,春节不亚于旧时年关!自从两个弟弟结婚后,老爸老妈就把焦点转移到我身上。幸亏我不在他们身边工作,免去了日日耳提面命。“将在外还有军令不受”,一年365天,单身的日子过得逍遥自在,直到年终岁尾,我才发现自己还单着,这一年又没完成老爸老妈交代的任务。在儿女的婚姻大事上,老爸老妈可不是省油的灯。每到春节,我好不容易回家待上几天,老妈是吃饭唠叨,睡觉唠叨,站着唠叨,坐着还唠叨,唠叨来唠叨去就一个话题——我结婚成家,他们就放心了。老爸不像老妈那么啰嗦,冷不丁蹦出一句话:你明年春节再一个人回来,我都没法和邻居交差了。噎得我上不来下不去,不但头大,心里还窝火。街面上,谁家有在外地工作的小伙?谁家的小伙到现在还没娶上媳妇?老爸老妈的心里门清,他们还会“拉郎配”,合计哪家的小伙和自家的闺女般配不般配。我劝他们,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想都别想这些没影的事。 除了面对老爸老妈的焦虑,我还要招架亲朋好友的问候。亲戚聚会,大家都关心地询问我谈男朋友没有,什么时候结婚,我免不了应付两句,谈着呢,快了!我应付的次数多了,七大姑八大姨盼红了眼珠子,还迟迟喝不上我的喜酒,就知道这闺女没实话,反过来教育自己的子女:千万别学你表姐,30多岁了还不找婆家。如果再有哪个表弟表妹相亲时挑挑拣拣,高不成低不就,我会立竿见影地成为长辈教训弟妹们的反面教材。有一年,腊月二十九我坐车回家,正赶上家乡赶集。一位街坊见到我从车里下来,伤感地对我妈说:“闺女今年回来了,明年就不一定回来了。”意思是说你家闺女结了婚就去婆家过年了,回娘家就是走亲戚了。我自小在这一亩三分地上长大,街道上的乡亲都熟悉地很,尤其是那些摸得清我年龄的大妈大婶,比我妈还心急,经常偷偷地问我妈:“闺女处着对象没有?”背后里还经常给我妈出主意,说闺女年龄大了,找对象的条件要放宽,离异的,带小孩的都可以考虑。在父母、亲戚、街坊的眼里,我成了困难户,钉子户。平日里我再安之若素,一到春节就压力倍增,恨不能把个人的事速战速决。 前几年流行租个男友回家过年,这事咱不是没想过,我和老妈商量:“我给你租个女婿,你看,我是跟人家回家过年,还是我把人家给你拐来。”老妈一听立刻响应:“当然是到咱家过年。”瞧瞧,老妈这副当仁不让的劲头,她的宝贝女儿哪天真到人家过年,她还不擦眼抹泪才怪!租男友的事不靠谱,咱就时尚地闪恋一次。年前突击恋爱,过年的时候正打得火热,电话不断,短信不断,一天都没个消停的时候。善于“侦查敌情”的老妈问:“这是谁呀?过年还追到家里来。”她那厢喜上眉梢,我这厢稳如泰山:“处了个朋友,正谈着呢!”几天下来,老爸老妈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唠叨也少了,我耳根也清净了。用这种小伎俩糊弄老爸老妈的事,我没少做,只不过年年如此,这计策就不灵验了。 不管你生活在农村还是城市,不管你生活在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父母的地方就有逼婚。只要你大龄单身,压力就如影随形。同城一位六旬老父给年过不惑还不婚的儿子下了死命令,过年娶不回媳妇就别回家。为了顺应老人的心思,这位“剩男”老兄年前领证结婚,年后领证离婚,前后不过两星期,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父母心急一逼婚,儿子秒变二手货。北京一位女友和她姐姐都年过三十,还待字闺阁,亲戚朋友都指责她母亲,家里有两个老姑娘不出嫁,是当母亲的失职。为了缓解母亲的压力,她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婚后的日子过得如一潭死水。老家一位亲戚的儿子在上海工作,春节一到家,家人就马不停蹄地安排他去相亲,连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都不放过,一天见三四个都不稀奇。那男孩天生内向寡言,相了一回又一回,结果是一个也没成。这两年春节,儿子死活不肯回家了,声称一个人在外过年挺好。前两天,老妈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和老爸决定不管我的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管也管不了,就按我的意思,顺其自然,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如死囚犯获特赦令,我高兴坏了,连连称赞老爸老妈英明。天下父母的心愿不都是为了儿女幸福吗?如果儿女闪婚闪离,或者婚后生活的不幸福,再或者儿女因此而不回家了,父母的心里岂不是更煎熬?个人简介:徐俊霞,媒体撰稿人,笔名:海风,公众号:齐鲁海风(ID:haishangfeng2016),擅长创作亲子、情感、职场故事,作品散见于各大报刊和公众号。一个有血有肉真性情的女子,与你一起分享最走心的文字,最接地气的作品。 转载请找原作者授权。

  • 你是哥哥,我是妹妹

    作者: 作者:老赵家的小胖妞    

    王大力是七七的高中同学,也在北京,俩人约在店里吃饭。提起王大力,七七立刻来了精神。话说这个王大力,篮球打得好,人长的帅,高一就和高三最漂亮的学姐谈恋爱。最逆天的是人缘还巨好,镇得住混混,搞得定三好学生,男人崇拜他,女人都爱他……我劝七七,如果不想我移情别恋,就不要再说下去。遥想七七的高中时代,开学军训,大家盘腿坐在一起听教官吹牛逼。教官说,你们这群弱鸡得好好锻炼,就你们的小身板,我一个人能打你们十个。同学们纷纷表示不服,除非你和王大力摔跤,你赢了我们才信。教官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王大力慢悠悠的站起来:“教官,我伤了你,你可不要记仇。”王大力天生神力,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放倒了教官。教官的嘴角流露出了悲伤的痕迹,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又来了一局。这一次,王大力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放到了教官,成了坊间双杀教官的人物。用现在的游戏语就是:DOUBLE KILL。彻底奠定江湖地位的事还在后面,高三最漂亮的学姐被校外的小混混骚扰,素不相识的王大力以一人之力,放倒了一群。事后,学姐给王大力写情书,王大力开始了初恋。学姐上大学,离开了学校,王大力晋级成为高二学生。高二分文理班,学渣王大力去了文科班,认识了陆小妹。陆小妹是王大力认的妹妹,陆小妹则管王大力叫哥哥。提到陆小妹,七七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一直觉得陆小妹,才是王大力真正的初恋。”“哎呦,学生时代认的哥哥妹妹,那可是暧昧的最高级别。”这时,店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皮鞋锃亮的哥们走了进来,还拖着一个行李箱。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大力。那一身行头,如果不是新郎官,必然就是房产中介。王大力185的身高,小平头,铜褐色的皮肤,阳刚气十足,只是和帅字不沾边。七七口中的王大力是流川枫一样的人,最次也是低配版的樱木花道,可眼前的王大力简直就是赤木刚宪真身附体。总之两个字:幻灭!七七和王大力在店里先喝了起来,一家一瓶老白汾酒。两个人聊着聊着,话题就绕到了陆小妹。“对了,有样东西还没给你看。”王大力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粉白色的信封,里面装的是陆小妹的结婚请帖。陆小妹本名叫陆然,有着一张娃娃脸,和不到160的身高。王大力对陆小妹一见钟情,很长一段时间,天天计划着怎么来一次惊天动地的表白。高中那会流行过圣诞节,圣诞节要送平安果。陆小妹在圣诞节前夕进了一箱苹果,买了若干的包装纸,在学校门口摆摊,可总共卖出去了四五个。王大力到现在也想不通,好端端一个苹果扎上五颜六色的包装纸,怎么就变成了平安果。可那不耽误王大力把那一箱子剩下来的平安果全买了下来,用的还是哥几个一起攒下来准备欢度圣诞的钱。在校门口,王大力让兄弟们抬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一只两米高的棕色玩具熊,脖子上还扎着蝴蝶结的那一种。“陆然,我喜欢你……”时间静止了那么几秒钟,陆然先是不知所措,继而转身要走,被王大力一把拉住。“陆然,要不你做我妹妹吧,我肯定比你哥对你还好!”就这样,陆然变成了王大力的陆小妹。王大力和陆小妹站在一起就是最萌身高差,王大力最喜欢的动作就是摸摸陆小妹的头,像摸自己家养的小狗。陆小妹也算尽职尽责的好妹妹,帮王大力写作业,给王大力买早餐。市里面开消夏的演唱会,陆小妹站在人群里一直跳脚,说自己什么都看不见。王大力二话不说,就把陆小妹举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持续了整个高中。高三,陆小妹的愿望是考上北京的大学。王大力终于奋发图强,说一定也要去北京。王大力本着不能打扰陆小妹学习的心,准备一毕业,就表白。可高考的成绩下来,陆小妹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大学,王大力却落榜了。异地就算了,王大力还从同级变成了学弟。08年的夏天,陆小妹去北京上大学,王大力留在山西的高中复读,表白的事情不了了之。王大力习惯性的低头,想着摸摸什么,可却什么都摸不到。 09年,王大力迎来了第二次高考。只是他志愿里的学校,没有一个在北京。王大力不是学习的料,上了本地的一个专科。同样在那年,甲流席卷全国,昔日非典的气氛再次笼罩在城市上方。陆小妹这个时候,发烧了,幸好不高,37度8。陆小妹被隔离起来,在电话里,她哭着说想家了,想吃焖面,想喝黄梨汁。王大力逃了课,决定北上去北京看望被隔离的陆小妹。王大力去陆小妹常吃的小饭馆里买了焖面,用保鲜膜缠了好多圈,然后买了一箱黄梨汁,装进一个行李箱里。火车站只有站票,站了十二个小时之后,王大力来到了北京。到了陆小妹的学校的门口,才知道封校了,王大力只好翻墙,一着急还把脚脖子崴了。忍着痛,给陆小妹打了一个电话,听到陆小妹声音的那一刻,身体的疲惫,和脚踝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经过陆小妹的遥控指挥,王大力到了陆小妹的窗户下边。陆小妹看见王大力,眼泪瞬间飚了出来。陆小妹隔着窗户的铁栅栏,接过一瓶又一瓶黄梨汁,当她接过已经冷掉的焖面时,张嘴,却只喊出一个字:“哥!” 店打烊了,我坐到七七旁边,对面坐的是已经微醺的王大力。“你没有趁着这个时候表白么?”我问道。“忘了,看见她一哭,我哪里记得要表白的事情。”王大力摇了摇头,又开了一罐啤酒,烟也抽掉了整整一盒。“你一个大老爷们不先挑明这层关系,难道要陆小妹先说?”“对啊,所以我失策了。”王大力说完,竟笑了。 甲流过去之后,王大力和陆小妹的联系越来越少了。直到陆小妹快过生日,王大力计划着去北京给她庆祝生日。就在这时,陆小妹来了一通电话,说有个男生追她,想王大力帮忙参谋参谋。王大力一听,心里一顿我日,我日。王大力心里想,都是什么鬼啊,你不应该喜欢我的嘛!难不成煮熟的鸭子要扑腾着翅膀飞向其他的锅么?王大力几乎想都没想,凑钱买了机票。当晚,王大力就到了陆小妹的学校,但过去却发现陆小妹并不在宿舍。王大力就在陆小妹的宿舍下面守了一夜,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脑子里什么都不敢往下想。第二天的十点多,终于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孩送陆小妹回来。王大力怔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倒是陆小妹先开了口。“哥,这是我男朋友。”王大力仔细打量了一下陆小妹身边的男人,比自己帅,穿着打扮也比自己得体。反观自己,倒像是从土里刨出来的。“大力哥,你好!”陆小妹的男朋友操着一口广东普通话,伸出了手,要和王大力握手。王大力伸出手,可心里,已经问候了这个哥们好几百遍了。王大力把准备好的礼物塞到陆小妹的怀里,找了个理由离开,坐硬座回了学校。之后的日子,陆小妹是真的把王大力当成了哥哥。“我在他电脑里发现了好多那样的片子,你们男生是不是都喜欢这个。”陆小妹在qq里问道。王大力一阵心痛,无法接受陆小妹和他的男朋友已经上升到这种地步。后来,王大力也交了新的女朋友,而陆小妹则多了嫂子。王大力和陆小妹的关系依旧没变,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妹妹。 事情的唯一的转机发生在陆小妹大四快毕业的那一年,那一年王大力专科第三年,也面临毕业。 陆小妹的男朋友是广州人,毕业后要回家,陆小妹觉得广州太远了,想留在北京。陆小妹心力交瘁地向王大力吐槽,换来的王大力心花怒放的向往。王大力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北京,成为北漂一族。几番碰壁,看别人都卖房赚钱之后,他也开始干起了中介。但可卖的房子没那么多,更多的是带着各种模样的青年租房子赚个中介费,王大力称此为“人肉快递员”。有一天,王大力正骑着自己的小摩托带着客户去看房子。这个客户要买房,王大力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客户。王大力和客户聊得正好,客户动了心思,王大力赶紧给递了根烟。这个时候,王大力接到了陆小妹的电话。陆小妹和男朋友吵架了。王大力二话不说,撂下客户,骑着电动车去找陆小妹了。陆小妹约在一家高档的粤菜馆,王大力找了一个车位,停好自己的二手电动车。陆小妹眼睛哭的有点肿,原来她的男朋友在广州找了一家事业单位,家里也买了房,而陆小妹在北京却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找到。就连陆小妹的父母,都劝陆小妹去广州。王大力看着自己身上蹩脚的西装和领带,想了半天,想说的话一句都没有说出来,只是不停地安慰陆小妹。“留在北京吧,我会比谁都对你好。”这句话,王大力对着镜子练习过无数遍。可是在现实面前,这句话太经不起推敲,连王大力自己也不相信。就这样,王大力和陆小妹的故事到了尾声。王大力和七七喝到半夜三点多,可王大力依旧无比清醒。最后,他嚷嚷着要去看升旗。我以为王大力疯了,但是拗不过,只能陪着哥们发疯,打了一辆车,去天安门。临走前,王大力把信封重新装进了包里。请帖上的名字,是陆小妹和她大学男友的名字。在出租车上,王大力坐在副驾驶,只说了一句话:“2012年我来北京,她来车站接我,顺便带我看了升旗。”车内安静极了,王大力看着窗外的路灯,而我则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2009年-2015年,是陆小妹恋爱长跑的七年。2006年-2015年,是王大力暗恋长跑的十年。国歌响起,周围有人跟着唱,有人行注目礼,王大力努力的仰着头,可依旧泪流满面。国歌结束,五星红旗飘荡。前面抱着大哥的小孩问道:“叔叔,你为什么哭啊。”185的王大力,依旧努力仰着头,缓缓说道:“因为叔叔爱国呗!” 我和七七把王大力送到北京站,他准备去参加陆小妹的婚礼。“哥们,别死撑,让同学给捎个礼钱,你就别去了?”在车站前,七七最后一次问道。“我是陆小妹的哥,我怎么能不去?既然她认我当哥了,那就当一辈子的哥,这种关系,更长久。”王大力耸了耸肩膀,拉着行李箱,进了车站。留给我和七七,一个孤独的背影。王大力参加了陆小妹在广州的婚礼,据说随了人生最大的一个红包,恨不得把老婆本都搭里面去。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王大力。“你说王大力会后悔没有早点表白么?”我问七七。“其实他应该明白,他离陆小妹最近的时候,就是高中的那个圣诞节。不过话说回来,你作为一个女生,觉得陆小妹喜欢过王大力么?”“我不是陆小妹,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表白这件事情,需要的是时机。”而王大力,显然错过了一个又一个,本来属于他的时机。作者:,十八线编剧,二流厨子。微信公众号:周日遇见小胖妞(ID:xiaopangniu0713)。 转载请找原作者授权。

中国故事期刊

更 多 >>

友情链接

故事会传媒

×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