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成长是一场又一场的小别离

成长是一场又一场的小别离

作者: 徐俊霞 发布时间:2017-02-27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

生了女儿休完产假我就回去上班了。那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婆婆没日没夜地帮我们带孩子。

说实话,作为新手妈妈,有了婆婆的帮衬,我轻松不少。夜里,为了方便照顾孙女,婆婆和我、女儿住一间卧室,我老公和公公、小叔子住一间。女儿的吃喝拉撒几乎是婆婆24小时照应着,我和老公都是甩手掌柜。

女儿稍大一点,我们一家三口搬进了新居。我经常出差、加班,老公也是天天在外面忙,我一个人带不了孩子。迫不得已,我又把女儿送回了婆婆家。

老公还能隔三差五去看望女儿,给女儿带些吃的玩的,而我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上女儿一面。

每次见面,女儿喊我“妈妈”,却和我不亲,很少腻在我身边。那会儿,我一心在职场拼杀,觉得女儿年龄还小,不体谅父母的辛苦,也没当回事。

转眼间,女儿上幼儿园了,爷爷负责晚送,奶奶负责辅导功课。婆婆没有多少文化水平,为了孙女,婆婆和孙女一起学习,一起做作业。女儿的学校每次开家长会,也是婆婆代表我和老公去参加。凭心而论,公公婆婆对孙女真的很好,婆婆常说:“我养大了两个儿子,现在养了个小闺女!”

女儿从小就很乖巧。上小学后,各门功课都不错,尤其英语成绩突出,经常被评为校三好学生。女儿读三年级的时候,经过班级、年级、学校、区里层层选拔,被评为市里的三好学生。教育局的领导要上门家访,女儿却对她的班主任老师说:“我没有家长,我没有妈妈,没有爸爸!”

班主任老师非常惊讶:“那你平时和谁生活在一起?谁辅导你功课?”女儿认真地说:“我和奶奶爷爷生活,奶奶给我检查作业,签字。”

在女儿的“阻挠”下,教育局的领导没有上门家访。女儿的班主任老师向我转述女儿的原话时,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这个当妈在女儿眼里一点都不称职,她比“留守儿童”还可怜。

妈妈宝贝零距离接触


我和老公从恋爱到结婚,过了几年琴瑟和鸣的好日子。女儿出生之后,全权交由公公婆婆带。没有孩子做桥梁,慢慢地,我和老公过成了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我们都在外企工作,各忙各的,平时吃住都在单位,回家的时间还不如出差住酒店的时间多。一家三口分居三地,各自为营,这哪儿还像个家。

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公公婆婆的身体愈发不如从前。公公在体检中查出胆囊炎,做了一次手术,接送不了孙女了。婆婆照顾这一病一小,明显很吃力。

恰好,小叔子结婚之后和公婆住在一起。女儿人小鬼大,从小在奶奶家都是唯我独大,和小婶不对付。小婶回家吃饭,女儿赶人家走:“这是我家,你不许住我家,回你自己家。”搞得小婶很委屈:“这孩子了不得,这明明是我家,怎么成了她家?”因为女儿和小婶的冲突,奶奶爷爷和小叔在中间很难做人。老公去他妈家次数多了,也看出了端倪。

综合各方面考虑,我和老公商量把女儿接回自己家,由我们自己照管。为此,我们卖掉了婚房,换了一套女儿学校附近的老两居,我辞掉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妈妈。

我和女儿第一次零距离生活开始了。尽管女儿已经读五年级了,过了吃喝拉撒依赖大人的年龄,但是带孩子没有我想象中的简单。

我每天接送女儿上学放学,晚一分钟,她都大发雷霆,小嘴撅得老高;饭菜做得不对口,她直接罢吃,和我闹绝食。

我想纠正她身上的一些小毛病,女儿不听我的,总是变着法子和我顶嘴:“你看哪儿有当妈的总说自己孩子的不是?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差?我奶奶就从来不批评我。”

每天除了早送晚接,精心给她准备一日三餐,还要辅导她的功课。每门功课我总能检查出许多错误,我批评她,要她改正重做。女儿却觉得我太啰嗦,成天对她鸡蛋里挑骨头!

一天天忙活下来,我觉得做全职妈妈比上班还累,上班至少能体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换得丰厚的劳动报酬;做全职妈妈,老公和女儿不认可,我就没有自己的存在价值。

我全职在家照顾女儿,老公还和先前一样,早出晚归,油瓶到了都不扶,似乎女儿是我一个人的。在老公的概念里,带孩子是女人的事,这个女人可以是老妈,也可以是老婆。他只要每天都能看到女儿 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女儿的生活和学习都不归他操心。 

针尖对麦芒惊动110 

我天生暴脾气,也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何况在女儿小时候,我并没有带过她。女儿拿我当外人,我对她的脾气性格也不甚了解。

我是个急性子,偏偏女儿是个慢性子。明明一个小时可以完成的作业,九点就可以上床睡觉了,女儿还在那儿磨磨蹭蹭,咬着笔尖愣神。

我唠叨她两句,她冲我吼:“你走,这房子是我爸买的,这不是你的家。”气得我拽过她,“啪啪”打她的屁股:“让你胡说八道,没有我,哪儿来的你。”女儿不哭也不躲,只是一个劲地和我掰扯。

这一闹腾,半小时过去了,作业还没做完,我不理她,自己先睡下了。她爸回来一看,她还亮着灯在写作业,问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女儿小声回答:“没人给我签字。”她爸赶紧给她检查作业,签字,父女俩忙活到11点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闹钟响了,女儿按点起床,我装睡不理她。洗漱完了,女儿见我还躺在床上不动弹,跑过来用小手推推我的后背:“妈妈,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小人都道歉了,我还不借梯子下坡吗?只能赶紧起床给她煎鸡蛋、热牛奶。

我最烦的是我们母女俩起冲突的时候,女儿每每脱口而出:“我要回奶奶家,你对我不好。”我就头疼不已。有一次,我狠狠心,索性送她回奶奶家,我对婆婆说:“这孩子不肯在我身边,闹着回你这里来。”婆婆就细声慢气地做她的思想工作:“跟你妈回去吧,奶奶这里离学校远,爷爷也接送不了你了。”最后,小丫头又不得不跟着我回了家。

我和女儿成天发生战争,老公就成了劝架的。可这个劝架的嘴笨口拙,劝不了这针尖对麦芒的母女俩。

小升初那年,我陪女儿上了半年的补习班,补完数学补英语。考试成绩出来,女儿却没有考到理想的学校,她心有不甘,我心里也别扭,忍不住发几句牢骚。女儿冲我抱怨:“都是你,每天都在我耳朵边上唠叨来唠叨去。”我一拍桌子:“自己不努力,还找别人的原因,你考不好还赖我?你考全市第一,学校任你选!”

我和女儿僵持不下,眼看就要掐起来了。她爸急了:“你怎么没完没了地和孩子计较起来了,我就不信没人管得了你!”我的机关枪立刻扫射过去:“你反正管不了我。”

她爸没招了,最后眼见我和女儿动静越闹越大,居然拨打了110。不大一会儿的工夫,派出所的民警就上门来调解。民警问我家里出了什么事,我气极而乐:“没事,一点家务事,没搂住火,和孩子急了眼。”

民警笑眯眯地把我老公和女儿叫到另一个房间,给他俩上了一个小时的政治课。末了,民警对我老公说:“你一个大男人要学会处理家庭事务,别动不动就打110,教育孩子,爸爸也有责任。”我老公频频点头,连连称是。

等民警走了,女儿郁闷地来了一句:“为什么民警叔叔教训我和爸爸?不教训妈妈?”我“扑哧”一声乐了。

一家三口亲密互动

为了避免我和女儿天天在家上演“全武行”,老公主动请缨给女儿检查作业,签字。他全盘接手女儿的学习,我只负责女儿的饮食起居。我乐得轻松!

从那以后,老公减少应酬,傍晚踩着点回家,给女儿辅导功课。早晨,女儿由她爸送去学校,家长会也都由爸爸去参加。

爸爸带娃和妈妈就是不一样,我这个当妈的说十句不如当爸的说一句管用,女儿和她爸争执的时候少,和谐的时候多。

傍晚放学后,女儿贪恋看会儿电视,玩会儿电脑,做作业磨蹭,到睡觉的点还做不完,她爸冲她着急,女儿就赶紧冲她爸做鬼脸——她爸还就吃她这一套。

女儿患上了流感,咳嗽流鼻涕,喝中药吃西药都不管事,我在厨房里忙着熏醋,消毒空气,她爸着急忙慌地跑来教我给女儿煮冰糖梨水。我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一家三口亲密互动,这才是家的模样。

周末,女儿和爸爸去看新上映的电影《大鱼海棠》,父女俩徒步来回,连饭都没在外面吃。

回到家里,女儿偷偷地向我告状:“妈妈,爸爸只给我买了一瓶矿泉水!”那副委屈的小样让我忍俊不禁。

她爸过日子仔细,出门能步行不坐公交,能乘公交不打出租,现在连女儿也训练出来了。哪儿像我们母女俩出门逛街,女儿一定要我请她吃一顿大餐才心满意足。这也养成了她欺负我的毛病——上兴趣班、买衣服都冲我要钱,从不找她爸。

我和女儿在这样的朝夕相处中,慢慢地就处出了感情。周末,我带女儿去奶奶家做客,奶奶留她在家里住一宿,她竟然说睡不着,休息不好,第二天一早就跑了回来。

女儿读了初中后,身高比我都高了,经常对我的着装、交友、业余爱好品头论足,被小人管着却也是一种窝心的幸福。

父母和子女之间终究会有一场又一场的别离,而我和老公无论怎么做都不能弥补我们在女儿童年时代对她的种种亏欠。但是,在她的少女时代,我们愿意慢慢学着做她的朋友、做她的伙伴,和她一起成长,重拾家庭的小快乐小幸福。

个人简介:徐俊霞,媒体撰稿人,笔名:海风,公众号:齐鲁海风(ID:haishangfeng2016),擅长创作亲子、情感、职场故事,作品散见于各大报刊和公众号。一个有血有肉真性情的女子,与你一起分享最走心的文字,最接地气的作品。图:视觉中国。


上一篇:幽默一刻|这世界最深的就是你父母的套路
下一篇:幽默一刻 | 职场有风险,入坑需谨慎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