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热文 > 陈美需要吴东江

陈美需要吴东江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06

微信号:story63

不用的设备借给你

陈美和吴东江,是这样开始的。

还是冬天,陈美楼上搬来了新邻居,四十五岁的甜美阿姨,每天凌晨五点准时起床。先是穿着硬底拖鞋拖拉拖拉上厕所,然后“哗——”瀑布一般冲马桶,接着是绵延不绝的上水声,直到淅淅沥沥地甩出个快要断气似的尾音,才算完。然后高潮来了,她在客厅里乒乒乓乓地做起运动来。听声音,应该是体感健身操的节奏,还很健康地赤着脚。

陈美在睡梦里,都能感受到波澜壮阔的肥肉,有律动地下上起伏。

陈美上楼找过几次,但作用不大。起初还会开门应对,后来干脆就不开门了。

陈美找过物业,也找过居委会,软硬钉子碰了一串,也解决不了。这个时候,陈美就有种身在异乡的无力感。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但又不得承认,她每天被噪音折磨的生活一片死寂。

后来她在小区的论坛里发牢骚帖。有人在下面回:我有几件不用的设备,借给你吧。

这个人,就是吴东江了。

半年前,吴东江刚刚打了一场与楼上斗争不懈的持久战。比如,他有一只造型生动,铃声巨大的无绳电话,每天上班前,他都会把它和新绿的吊兰并排挂在窗帘杆上。从中午开始,每十五分钟打回一次。

吴东江说:你明白的哈,早起的人,都要午休呢。

另外,他还有一只个头小巧,功率强劲的低音炮,高度刚好是壁挂空调与天棚的距离。他把它密实地塞在缝隙里,每天晚上八点,开始播送摇滚乐,偶尔子夜换播《咒怨》电影原声大碟,那伽耶子“咯咯咯”的喉音,陈美听着都发毛。

吴东江说:你懂的,早起的人,还睡得早呢。

不久,楼上真的安静了。从此陈美和吴东江成了朋友。

越没钱越矫情

吴东江是个秘书,陈美了解之后就多少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新奇古怪的整人办法。其实陈美对秘书,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之前的公司,因为周五便装日她和总经理一秘连续撞衫两次,从此陈美再没有过好日子。

现在的公司,老板有一位俊俏聪敏的男秘书。如今带女秘书出门,就太没格调了,领一男秘才倍儿有面子,一看就是个干事业的人。陈美第一次见到男秘书那只宛如都敏俊的下巴,就随口和同事感叹了一句,“整过的吧。”

结果这句感叹,几经周折进了当事人的耳朵。他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后来陈美的小团队接到的都是超有难度的高端大客户。陈美背地里冷笑三声,她做酒窖销售也不短了,什么行情,她心里有数。全城有能力装窖的酒吧酒店,基本都装上了。真正能开发的,反倒就是这些zhuangbility爱好者。毕竟收藏红酒这等大俗,已经完全不能体现他们与众不同的品位,没有个专业酒窖怎么能显示出他们高贵的逼格。

吴东江说:“那些大老板们,都特难伺候吧?”

陈美说:“这您就错了,越是没钱的才越矫情。”

此时,他们坐在陈美客户酒吧的无烟区,袅袅音乐衬着红酒香。陈美为了答谢吴东江的献计之恩,请他小聚。

吴东江说:“不对吧,有钱人才事多。”

陈美说:“怎么会呢?有钱的,你往死里高贵精致就对了。那些没钱又要装的就不一样了。你给他标配,他嫌怂,你给他高配,他嫌贵。你按着他要求装完了,他还得说,你丫的就特么骗人,说得那么好听,根本货不对版。”

吴东江觉得陈美真是聪明的姑娘,短短两句对白,就提点了他的人生。

 

午饭升华

 

吴东江从大学毕业到现在,社会里混了七八年,职场规则只学会了一条“装孙子”。见到有点权的就想哈腰,见到有点钱的必须点头。当年在学校球场上练就的好身板,就这么弯了。

那几天,吴江东时常来找陈美吃午饭。其实,他俩的公司还离着半小时的车程,可吴江东一点不嫌远。开车一路跑到公主坟儿,一点不心疼油钱。他觉得,自己可能对陈美有点动心了,可嘴上还得说:“我是来向你讨教怎么伺候有钱人的啊。你说那些看起来特牛逼的,我怎么一看就腿儿软呢?”

陈美怜悯地说:“愚昧啊。那些成天耀武扬威的人,你讨好他就能给你钱吗?那是不可能的事,他们的钱都用来装逼了,哪有闲钱赏你呢,那一脸歹相就是为吓唬你别想占他们的便宜的。真正的土豪,你撞了他的车,他还得问你受没受伤,赏你五百块看病去呢。知道吗?能力决定心态,心态决定行为。但凡把自己整得特牛逼的,都是能力不够死充门面的。”

吴东江当场给跪了。他说:“陈美,我太佩服你了。”

陈美伸手,轻轻托起他的下巴说:“仰起来,才像个男人。”

吴东江梗了梗脖子,立时觉得自己的逼格也瞬间得到了升华。

 

选你就是违背自然规律

 

吴东江开始找和陈美的共同点了,这是他追女人的老法。比如,他俩都是北漂,都是在昌平按揭了小房子,都有一辆十万多点的小汽车,身家都不厚实,未来都有点迷茫。而最关键的是,他们的人生都几经周折回到单身,有些天定缘分的意思了。

晚上八点,吴东江躺在床上,把总结的给陈美一条一条地发过去,电台里放着麦粒的《Wrecking Ball》,像是种预兆,要打破他空守大床的生活。

而此时的陈美正在参加客户的私人派对,装了那么帅的地下酒窖,怎么也要秀一下。她混迹其中,发展潜在新客户。

吴东江的短信一条一条飞进来的时候,她刚好在洗手间的马桶上玩手机。她不耐烦地回:“亲,谁和你说相同就要相爱的?生物课没学过吗?雌性都是通过选择比自己强的雄性,来繁衍优秀的基因。我选择你,就等于违背自然规律。”

吴东江默默地看了一遍,觉得麦粒臀下的铁球,“啪”地砸在他脸上。

 

善于总结的姑娘

 

其实,陈美也不是有意打击吴东江,只是优秀和渣渣的男人,她都看过太多了。

五年前,陈美遇到过一个穿衣品位极佳的男人。也是客户,三十九岁,温暖有礼。陈美一往情深地陷进去。那时她二十三岁,以为中了人生的大奖。但是半年后,她终是发现了男人背后的另一位衣品极佳的女子。

经历此事,她得出了一个道理,直男是没衣品的。但凡一个有衣品的直男背后,都有一个能折腾的女人。小贝不就是最好的例证吗?这种男人,你是打死挖不过来的,因为他们的女人太强悍。

再后来,她又遇到过一个学历超好的学霸。虽然没什么身家,但贵在真诚。她以为和他可以天长地久了。可现实再次教育了她,“学霸”和“没钱”,都没能阻止他成为一个人渣。花心这种事,只要有合适的环境,什么层次的男人都不能免俗。

事实上,陈美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只是个善于总结的人。她把自己经历的故事,都总结出经验,防止再误入歧途。比如,她经历了两段不成功的恋爱之后,就不那么向往爱情了。她觉得,与其把精力耗在不靠谱的男人身上,还不如拿来赚钱更实惠。

那天从客户的派对上回来,已经是清晨了,北京城里轻轻涌动着浓雾。她和吴东江在小区门擦肩而过,却谁也没看见谁。

她一个人进了楼,按亮电梯,轿箱吱吱嗄嗄地降下来,开门吓了她一跳,楼上阿姨带着生化危机似的防毒口罩。

陈美小声嘀咕:“夸张了吧。”

阿姨白了她一眼说:“这天气不带口罩做运动,你当我是吸尘器啊。”

陈美听了,就有点于心不忍了。她拉住她说:“您还是回家跳吧,在外面跳出毛病来,我可担待不起。”

 

古怪的甜蜜感

 

后来,楼上的阿姨换了软底拖鞋,马桶也换了新上水。就是每天早晨的“咚咚咚”,还是一声一声地传下来。但听惯了陈美好像也就没那烦了,反倒让她死寂的生活,有了一点勃勃的生气。

吴东江也会来找陈美,但他基本上已绝了非分的念头。他把她当成朋友,只有开玩笑的时候,才会在嘴上讨一点便宜。

三月,陈美的车子出了毛病,送出去了修理厂。吴东江自告奋勇地接她上下班。那段日子,陈美生出了些不知名的情绪,特别是在傍晚回家的时候,夜色初降,车子穿过高架,驶回小区。陈美偶尔会生出一种错觉,吴东江会泊好车子,跟着她回家,开门、换鞋、开火、做饭……像一种阔别许久的其乐融融。

再后来,就是春天了。楼上的阿姨包了饺子,打电话叫她上来吃。到底是北方人的手艺,皮薄馅大,一咬一汪汤汁。

阿姨拨了几只饺子,放在一个男人的照片前。

陈美说:“那是叔叔吧?长得帅呢。”

阿姨说:“帅有什么用,没多活两年陪着我……”

于是陈美就在她孤单的怨尤里,听出了古怪的甜蜜感。

那天,从阿姨家出来,陈美不想回家了。房间里太静,静得不像在人世间。她一个人到楼下的绿地走一会儿。广场上扭动着凤凰传奇,小区里的桃花开了,浮动着庸俗的香气。有人迎面走过来,对她说:“嘿,正要找你呢?我们老板也想整个地窖,你有空和他聊聊。”

陈美停下脚步,没说话。其实励志的人生里,也需要一个庸脂俗粉来点缀吧。于是她站在路灯下看着眉目清秀的他,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地笑了……

岑桑,《读者》《格言》《花火》《意林》签约作家,辽宁省作协会员,短篇涉足国内60余本杂志。青春小说《蓝桉跑过少年时》当当五星图书。微博:@微言岑桑 全新力作《留下的人不多,一个也别丢了》火热销售中。图:视觉中国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0  
    欢笑指数: 4.0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