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热文 > 胆小八

胆小八

作者:林风    来源:故事大王 (2016年08期) 发布时间:2016-11-24

清风山后山,山高林密,人迹罕至。

可是现在,明明是青天白日,但方圆十丈之内,却尘土翻腾,飞沙走石,连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

恐怖的嘶叫声中,一条长三丈,成人腰身一般粗细的青色大蟒,正蛟龙般翻腾着,不时张开布满硕大毒牙的大嘴,攻向围在他四周的七个青衣人。

七个青衣人清一色的道袍,清一色的长剑,一看便是师出同门,只是年纪相差不少,大的已有四五十岁,而最小的一个,看上去顶多只有十三四岁。

再仔细看,这七人的身形和剑法显然经过了长期的训练,现在组成一个严密的阵势,攻来守往,相互之间配合得滴水不漏。饶是青色大蟒凶悍异常,但和他们斗在一起,却也占不了半点儿上风。

更何况,在这七个人之外,一块大白石上,还蹲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道长压阵——显然就是这七个人的师父。

半个时辰之后,就在大蟒伤痕累累,即将被击杀时,原本严密的阵势却出现了一阵骚乱。只见青色大蟒长尾扫来,其中一位青衣道长本该凌空跃起,攻向大蟒的七寸,而那个年纪最小的道士,则该护在这位师兄的身侧,以防青色大蟒绝地反击。

谁知,青色大蟒在垂死关头爆发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能量。它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忽然间扬起头来,竟然不顾其他几个人的围攻,径直向刺向自己七寸的青衣道人撞了过去。

“啊!”在青色大蟒雷霆般地一击前,那个小道士被吓呆了,本该弹向空中,去护卫师兄的身子,竟然石像般地僵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了。

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位师兄已经惨叫一声,被青色大蟒撞飞到半空之中。

“八师弟,你——”

“唉!”

“又一个不争气的东西!”

其他六位师兄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却没想坏在了胆小的小师弟的身上。不过他们现在连惋惜的时间都没有,因为青色大蟒一击得手后,士气大振,又再次向他们拼死攻击。

关键时刻,压阵的老道长冲天而起,在半空中接住了被青色大蟒撞飞的三徒弟,把他轻轻放到地上,之后身形一晃,闪电般欺上前来,取代徒弟的位置,重新发动了阵势。

十余招之后,老道长大喝一声,长剑如虹,直取青色大蟒的额头。

“嘶!”青色大蟒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张开大口,拼死喷出一团黑色的雾气!

老道长见势不好,翻身疾退,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握剑的右臂被雾气喷到,瞬间整条胳臂已经失去了知觉!

青色大蟒在地上翻了几个滚儿,终于一动不动了。

老道长吃下一颗解毒的丹药,左手紧紧捂着右臂,又查看了一下三徒弟的伤情,并无性命之虞,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个孽畜几次三番伤人性命,这次终于得了报应。而咱们的这番激斗,想必也不会白费。故老相传,异兽常常守护着重宝,咱们且去这个孽畜的洞里搜一搜,说不定会有惊人的发现。”

就这样,师徒几个人拨开草丛,来到青色大蟒刚刚守护着的山洞跟前,还未及探身,只觉得一股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

师父见多识广,看着洞中隐隐透出的青色光芒,大喜道:“难道洞中便是已在江湖上绝迹二百多年的上古神兵,青龙宝剑!”

“啊,那可真是咱们武当之福啊!”几个徒弟听了,全都喜上眉梢,落在最后、无人理睬的小师弟也禁不住舒展了眉头。

可是,就在大师兄第一个探进洞去,要取那青光闪闪的青龙宝剑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鬼魅般抢了进去,瞬间夺过青龙宝剑,身形一晃,扬长而去。

“谁?”大家都是一惊,可是一看黑衣人的身法,却都不由自主地沉默下来。

原来,黑衣人所用的轻功,正是武当派独有的“自在飞花”。而且此人身法轻灵,腾挪之间,如行云流水一般,在场的众人,除了师父之外,显然没有人能追得上,而师父却又偏偏受了伤,无法追去。

而追究起来,这一切都怪小师弟——这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三个月过去了。

这期间,师父因为上了年纪,伤势恢复得很慢,几位师兄也是整天闷闷不乐,似乎要有什么让人担心的大事发生似的。而他们对小师弟的态度,也越来越坏。

“没能拿到青龙宝剑,责任都在他。”

“什么天赋极高,师父收他做关门弟子,真是瞎了眼了。”

“对啊,没想到竟然是个胆小鬼,什么八师弟,我看应该叫他胆小八才对!”

小师弟听着师兄们的嘲讽,羞愧难当,恨不得立刻辞别师父,下山而去,他在这里实在是没法儿呆了。可师父却一直安慰他,说他年纪还小,见识尚浅,遇到危急的情况,难免胆怯,这是人之常情。

是不是人之常情,小师弟自己最清楚。从小,他就知道自己特别胆小,别说蛇啊,蝎子什么的,就是见了一只大些的蚂蚁,他也会本能地躲避。而他之所以上山学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学得本领后,能自然而然地克服怯懦,勇敢起来,谁知道现在——唉!

这一天,小师弟正在帮师父敷药,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还夹杂着兵器互相碰撞的声音。没等他走出大厅,就见六位师兄一个个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地退了进来。

“师父,他——他——”

没等几位师兄把话说完,一个二十来岁的黑衣青年已经闯了进来,一脸的傲气,手里拿着一把光芒四射的宝剑,正是几个月前被黑衣人抢走的青龙宝剑。

“你终于还是来了,老七。”师父长叹一声。

老七?小师弟顿时瞪大了眼睛,原来这就是自己的七师兄,武当派上下谁也不能谈论的神秘人物。小师弟只是偶尔听说,这个七师兄桀骜不驯,曾经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之后就被师父赶下了山。

可是,他为什么要夺去青龙宝剑,现在又气势汹汹地闯上武当山呢?难道——

“我当然要来了!”只见七师兄手中长剑一挥,隔着一丈远的距离,一道剑光闪过,大厅正中的一个一人高的青铜香炉,应声一分为二。

——这青龙宝剑的剑气,竟然如此厉害,几乎达到了无坚不摧的地步!怪不得几位师兄手上的宝剑,全都已经残缺不全了呢!

“哼,当年我只不过是练剑心切,偷拿了一本剑谱,你便狠心将我逐出师门。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有朝一日要踏平武当山。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啊,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有了这把宝剑,看看今天你们还有谁敢拦我?”

“你,孽徒,你究竟想怎么样?”师父的脸抽动着。

“怎么样?我要你向我低头道歉,然后收拾东西,滚出武当山。”

“岂有此理!”师父盛怒之下,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几位师兄也一个个气愤不已,可是却有心无力。现在看来,这里的确没有一个人是这个手握青龙宝剑的七师兄的对手,那把宝剑实在是太厉害了。

小师弟看着师父苍老的面容,心中如同刀绞一般,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胆怯,今天的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可是现在,自己能怎么办呢?望着七师兄那冷酷的眼神,他的心里直打颤,可是他知道,自己必须得做点儿什么,否则他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七师兄朝师父越逼越近,几个师兄拼死冲上去,想把他拦下来,可终究能力有限,寥寥几招之后,便又纷纷落败。“哈哈,是不是被吓呆了?”七师兄鄙夷地看看呆若木鸡的小师弟,“我认得你,更暗中观察过你几次,哼,天赋不错,不过胆子太小,看到毛虫都——哈哈——简直就是个笑话!”

说完,再也不看小师弟一眼,旁若无人地径直走到师父跟前,一晃手中的青龙宝剑。

“你的右臂已经连剑都拿不了了,识相的话就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七师兄看着默默坐在地上的师父,“现在按我说的做还来得及,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要杀便杀,要为师给你低头道歉,痴心妄想!”师父手边有剑,却并未拿起,看来双方悬殊的实力已让他放弃最后的抵抗了。

“好!”七师兄双目一瞪,杀机顿显,大喝一声,“那我就看看你究竟有多顽固!”手中的青龙宝剑一闪,直刺师父的前心。

眼看着师父就要丧命在这一剑之下!

“住手,休伤我师父!”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一个瘦小的影子忽然间飞过来,用身体挡在师父的身前,青龙宝剑“噗”的一声,正刺入这人的左肋。

——竟然是小师弟!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师父一动未动,实际上七师兄的这一剑并不算凌厉。在这种情况下,在场的诸弟子,甚至包括右臂受伤的二师兄在内,可说皆有纵身一跃,替师父挡下这一剑的机会与能力。只是诸弟子虽然都心念恩师,但在威力无比的青龙宝剑前,真敢舍弃血肉之躯,替师父挡下这一剑的,却终究没有一个。

而偏偏是这个平时胆子最小,被众人看不起的小师弟,却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舍命挡下了这一剑。

这个举动不仅大出诸师兄的意料,便是手握青龙宝剑的七师兄,也不禁愣了一愣。

而就在他一愣神的一瞬间,原本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师父,立刻抓住时机,左手一探一收,已将青龙宝剑从七师兄手中夺了过来。

“孽徒,看你再敢在武当行凶!”师父大喝一声,青龙宝剑一挥,一道剑光直劈七师兄。

“啊!”七师兄一看不妙,拼命闪身,衣襟在半空中被剑气削下一大截。身子落地之后,哪里还敢再有耽搁,几个起落,逃之夭夭。

“小师弟,你怎么样?”此时,大家已经顾不上追赶七师兄,只一心系在已经委顿在地的小师弟的身上。

“我——我不是胆小鬼!”小师弟说完这几个字,终于晕了过去。

“并未伤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性命没有大碍,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好了!”仔细诊治过之后,大夫的一席话终于让大家放下了心。

师父看看几个弟子,感慨地说:“人无完人,谁都难免会有缺陷,会犯错误,但老七当年是屡教不改,已经走上了邪路,而老八却不一样,他虽然生性胆小,但本性却不坏,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有勇气改变自己的,以后谁也不准再叫他胆小八了!”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