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最佳故事大赛 > 疯狂的快递

疯狂的快递

作者:宋颖杰    来源:故事大王 (2016年08期) 发布时间:2016-11-24

我的朋友和邻居桑蒂斯经营着一家快递公司,这是我们镇上最好的快递公司。不过桑蒂斯有个爱吹牛的毛病,我的意思是,他的公司虽然很好,但他偶尔也会吹嘘一下,把它吹得神乎其神。下面的故事就是从他的一个牛皮开始的。

那天,我在桑蒂斯的店铺里看球赛。那是拉德兰牛肉饼队与密歇斯玉米卷队的比赛,桑蒂斯是拉德兰牛肉饼队的球迷,不过那场比赛上,拉德兰的表现实在够呛。桑蒂斯眼睛瞄着电视机,嘴里一刻不停地嚷嚷:“拉德兰……他们踢得太臭了……你信不信,他们的教练曾经来找我,问我能不能帮他们把球快递进球门去!……你不信?别小瞧我,我当然做得到……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想进球,他们就应该自己踢进去……”

门口传来一声响动,是马洛先生。“你连足球也可以送?”他的嗓音直发抖。他刚走进快递公司,准备寄送一份文件。

“当然!”桑蒂斯答道,“足球,市政厅,阿尔卑斯山……记得前一阵子本来要登陆拉德兰市的飓风吗?它临时改道去了庞纳尔市,没错,那也是我干的!”

不用动脑子也能想到,桑蒂斯又开始吹牛了。可马洛先生的眼睛瞪得像鹅蛋一样大,几秒钟后他说:“我不信。”

“好啦,伙计。”我插嘴,“桑蒂斯就是这样,别理他。”

“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我还是不信。”马洛先生呼吸急促,他完全没听见我的话,“我要和你打赌,你不可能什么都能快递。”

“你错了,我什么都能快递!”桑蒂斯哈哈大笑,“只要你付得起价钱,就算是哈雷彗星,我也能快递到任何地方!”

不幸的是,马洛先生是一个较真的人。第二天,几个年轻人抬着一只大箱子走进了快递店,箱子又沉又重,足有半人高。箱子后面跟着马洛先生,他得意洋洋地说:“这个蛋糕,我要送给我的佩林姑姑,她住在肯尼斯镇。”

“完全没问题。”桑蒂斯用他一贯的奔放字体填写着送货单。

“不过我得提醒你们,去那里的路可不好走。你最好一直把蛋糕抱在怀里——如果你抱得住的话。我可不希望我亲爱的佩林姑姑打开盒子时,看到的是一堆被颠簸坏了的烂奶油!”

“尽管交给我吧。”桑蒂斯依然笑眯眯。

马洛先生走后,我不由担心起来:“怎么办,你真的抱着蛋糕去?”

“当然不。”桑蒂斯说,“我想对我的蛋糕快递员来说,这绝对是小菜一碟。”

他打电话叫来了吉尔。吉尔是个胖子,看起来非常可靠。“我得先看一看货。”吉尔说。他解开箱子上的包装绳,小心地打开盖子。一只漂亮的巨型蛋糕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它裹着雪白的奶油,浑身上下至少有一千朵奶油装饰花和一千颗水果软糖。

“真了不起!”吉尔啧啧称赞,他顺手拿起一把刀,在蛋糕上来回比划,“太精致了!这些花纹!这些装饰!”说着,他一刀扎进蛋糕里,白花花的奶油飞溅到我脸上。我险些惊叫起来,但桑蒂斯拦住了我:“放心,吉尔知道他在干什么。”

正说着,吉尔已经切下了一块蛋糕,并把它从容不迫地塞进嘴里。“不错,今天早上才产的牛奶!”他嚼着蛋糕,又给自己切了第二块。一直吃到第五块,吉尔才兴高采烈地停住手。不过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大跌眼镜。

“太好吃了!”他看着我们,“你们也来一点?”

我完全惊呆了,但桑蒂斯毫不犹豫地接过吉尔递过来的蛋糕。他们吃得非常高兴,他们还不断地招呼朋友、伙计甚至路人加入他们。在他们的劝说下,我也稍稍尝试了一下。蛋糕的确非常美味,但相比之下,我更觉得胆战心惊,毕竟我们在吃的,是客户委托快递的蛋糕!

这场小型蛋糕宴会终于结束,现场连一颗水果软糖也没有剩下。我终于忍不住提问了:“桑蒂斯,我们把蛋糕吃了,你要拿什么送给马洛先生的姑姑呢?”

“送什么?”桑蒂斯似乎刚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打着饱嗝,慢悠悠地问吉尔,“吉尔,我们要送什么?”

吉尔笑了一下,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本子:“根据我刚才吃到的,嗯,我们需要一些新鲜的牛奶,面粉,糖,蜂蜜,水果软糖,其他的……对,还需要一个蛋糕师!”

桑蒂斯满意地点点头,回头看了我一眼:“与其抱着蛋糕跑去老远的地方,不如到那儿再做出来!”

我对桑蒂斯和吉尔佩服得五体投地,但马洛先生似乎并不这么想。又过了几天,我看见一群小鸡被赶进了桑蒂斯的快递公司。我赶紧放下手头的活计,跑去那儿看发生了什么事。

“佩林姑姑很喜欢那个蛋糕。”马洛先生小声嘟哝,“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要是你们能把这些小鸡送到格斯特农场,这才算有真本事。”

我可没有见过那么麻烦的场面。桑蒂斯的公司里到处都是小鸡,它们好奇地东奔西跑,把沙发、桌椅、文件袋弄得一团糟,一只小鸡还跳上了桑蒂斯的肩膀,对着他的脑门狠狠啄了一口。桑蒂斯疼得直哼哼,不过他丝毫没有生气,而是笑眯眯地打电话叫来了米莫。

“这是我们的宠物快递专家!”桑蒂斯把米莫介绍给我。米莫对我打了招呼,不过我可看不出他是个“专家”,因为一进门,他便被一拥而上的小鸡绕晕了头,他的脚像打了结一样,很快就狼狈地绊倒在地上。

“我们真的要指望他?”我震惊地问。

桑蒂斯看起来很有信心:“米莫,你会帮我们摆脱这些麻烦的,对吧?”

“当然没有问题!”米莫回答道。他揉着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径直跑到门口把公司大门打开,调皮的小鸡们立刻争先恐后地逃了出去。很快,房间里一只鸡也没有了,只剩下几根鸡毛在空中飞舞。

我目瞪口呆:“马洛先生的鸡……”

“我知道这种鸡,它叫小贝壳,最麻烦的品种,别说一百只,就是一只也能把人累死!”米莫说,“看来我们只能去找些鸡蛋来,放在保温箱里孵化。如果不能在孵化前把它们送到目的地,我们就有的是苦头吃啦!”

一百只小贝壳被顺利送到了目的地,但是马洛先生依然不甘心。这一次,他带来的是一个小男孩。

“这是我的儿子,卡鲁。”他死死拽着孩子的手,后者正拼命想挣脱出去,“桑蒂斯先生,我需要你把他送到农场去。”

“呃,马洛先生,虽然是您的儿子……”桑蒂斯看着满脸不情愿的卡鲁,无奈地抓抓脑袋,“但很抱歉,我们是快递,不是绑匪。”

“我想让他去农场待一段时间,那里能学做农活,还能请到严厉但擅长逻辑课的家庭教师。”

“我讨厌逻辑课!”卡鲁又踢又蹬。

“闭嘴!你必须去农场!”马洛先生对他的儿子嚷道,他转身把一封信塞给桑蒂斯,“这是介绍信,如果你不能把我儿子送去农场,那么你就得承认这是一家糟糕的快递公司!”

“幸好我非常信得过我的儿童快递员。”桑蒂斯说。这次他喊来的是尼克,一个又瘦又高的年轻人。卡鲁瞪着他,一点也不喜欢他。尼克听了要求,问道:“桑蒂斯先生,只是带他去农场就可以了?”

“是的。”

“那真是太简单了。”尼克活泼地说。他拿过介绍信上,把信上的“农活”和“逻辑课”统统涂掉,然后改成了“玩”。“怎么样?”他把信拿给卡鲁。卡鲁的眼睛顿时放起了光。“我真的可以去玩——随便玩?”

“当然可以。马洛先生只让我们带你去农场,没说干什么。”

卡鲁立刻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等等我!”尼克不得不追着他跑出去。

桑蒂斯笑呵呵地说:“可以随便玩,哦,这是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希望马洛先生不要再让我把他儿子快递回来!”

马洛先生又一次造访了桑蒂斯的快递公司。这回他看起来心服口服了:“你的确是个神奇的人!”他对桑蒂斯说,“我收到了农场主的信,他说卡鲁在那里过得很开心。”

我和桑蒂斯对视一眼,我们都知道农场主所说的“开心”是指什么,我甚至能想象出卡鲁扒拉在树上兴高采烈地捅马蜂窝的场景。心情愉快的桑蒂斯又开始吹起牛来:“我说过,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他一眼瞥到墙上,那里挂着一幅开国庆典的油画,画里,几百年前的总统正举着酒杯和人们共同庆祝。“即使你想要一杯开国庆典上的酒,我也能给你快递过来!”

“哦,是吗?”这次马洛先生倒没有很意外,相反,他颇为期待地说,“那我就真要一杯开国庆典上的酒了。”

桑蒂斯愣了一下,看来这回他被自己吹的牛皮难住了。但是只过了几秒钟,他立刻哈哈大笑:“太简单了!这件事,我自己就能办到!”

一刻钟之后他跑了回来,他的手上端着一杯葡萄酒。“给!”

“你真的弄到了?”马洛先生的表情就像看到了天神。

“是啊,这有什么难?时空穿梭机,每家快递公司都必备的东西!”

马洛先生连连点头。但我依旧无比惊骇。我跟着桑蒂斯走到走廊里,结结巴巴地说:“你不会……真的弄到了……”

桑蒂斯冲我眨了眨眼睛:“你说呢?”他压低了声音,“就算我从街边杂货店的货架上随手拿一瓶酒,马洛先生又怎么能尝出它究竟来自哪个年代呢?”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3  
    欢笑指数: 4.0  
    新奇指数: 4.3  
    推荐指数: 4.3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