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最佳故事大赛 > 蟹钳神功

蟹钳神功

作者:任宏伟    来源:上海故事 2016年05期 发布时间:2016-05-16

1

何剑与赵功超两位少侠凭借惩恶扬善的诸多义举,在江湖中拥有不小的声望。不过这几日,他们成为江湖中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却不是因为他们的侠义之举,而是因为二人竟开始学螃蟹横着走路!

后经知情人透露,二人做出如此怪异的举止,其实是为了博得江湖第一美人蓝月儿的芳心。

就在几日前,何赵二人请的媒婆选在同一天到蓝府提亲。因他们的相貌、武功以及在江湖中的地位都不相上下,蓝月儿思来想去也拿不定主意,不知选谁更好。次日席间,蓝月儿看着盘中的螃蟹出神,脑袋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考验两人的办法——谁能坚持学螃蟹“横行”一年,她就嫁给谁。为了比赛公平,她还各派了五名信得过的蓝府家丁作监督。

两位少侠的奇异行为对于多数人来说不过是个笑谈,但对于那个臭名远扬的笑面魔王白雪痕来说,却是个报复二人的绝佳机会。

一直以来,白雪痕打家劫舍、滥杀无辜,是江湖中的败类,何赵二人奉行侠义,自然以铲除白雪痕为己任。二人曾多次偶遇白雪痕,虽则他们的武功略胜白雪痕一筹,怎奈白雪痕轻功高不可测,在与二人交手的过程中屡次侥幸逃脱。

白雪痕得知消息后,当即派出几个门徒四处打听二人的行踪。

这天,他听说何剑将去赴一位友人的婚宴,便提前埋伏在了何剑的必经之路上。白雪痕隐身于路旁的一棵大树上,果然看到何剑远远地走过来。只见何剑横着身子,先挪动右脚朝前迈一步,紧跟着挪动左脚迈一步,每走几步还得左右看看,以防步子迈得不正走偏了,样子极为可笑。在他身后,是五名一丝不苟的蓝府家丁。

见时机成熟,白雪痕双脚一点树枝,身形快如闪电,直飞到了何剑身后。还未等双脚落地,他手中的刀已朝着何剑砍去。可何剑并非等闲,他敏捷地矮下身子,堪堪躲过白雪痕的偷袭。

一击不中,白雪痕心下恼怒,手中的刀便对准何剑乱舞。起初何剑还能依靠灵巧的动作躲过攻击,并保证脚上的蟹步不乱,但十几招过后,何剑渐觉吃力,再顾不得保持蟹步。没有了蟹步的束缚,何剑仅用三招就占了上风。

白雪痕自知久战必败,故技重施,运起轻功便逃脱了。何剑只能望着白雪痕越变越小的身影,驻足长叹。

2

何剑之后便是赵功超。这天,白雪痕探到赵功超将携银两前往一小镇救济灾民,他照例又埋伏在了赵功超的必经之路上。

可当白雪痕看到赵功超时,不由万分惊讶,因为此人不但学螃蟹横行,还穿起了短裙!待赵功超又走近了些,白雪痕才看清,赵功超穿的不是裙子,而是固定在他腰部的两块梯形铁挡板。白雪痕稍一琢磨就明白了那两块挡板的用途,他心中一阵狂喜,赵功超的“作茧自缚”无疑提高了自己偷袭的成功率。他暗笑一声,抽刀向赵功超砍去。

就在这时,赵功超竟举起手上那柄蟹钳模样的东西,一下子就用钳子夹住了他的刀。白雪痕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被甩出三丈远。他费力地爬起身,却见赵功超双手各舞动着一只“蟹钳”,正快速向他逼近。白雪痕一下子慌了,不知这怪功夫出自哪门哪派。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当即施展轻功逃离,侥幸捡回一条命。

经此一战,白雪痕倒是对这闻所未闻的“蟹钳神功”产生了兴趣。一番打听之后,他才知道这怪异的功夫竟是赵功超在学蟹行期间自创的。为能给自己打造出两个自由张合的钢钳,赵功超还专门拜访了武林中最负盛名的兵器专家薛宝。薛宝素来仰慕赵功超的武功与人品,当即取出他珍藏多年的一块陨铁,为赵功超打出了这么一副天下无双的钢钳。这两把钳子合拢起来会变成铁锤,而且内置暗器,十分巧妙。

白雪痕明白,若等赵功超用熟了这双钳,再想除掉他就是难上加难了。就是不知这“蟹钳神功”……是否有弱点?

白雪痕很快易容成一个江湖郎中,日日跟在赵功超身后,可除了见他整日傻兮兮地“横行”,并无其他收获。直到某日,赵功超迈着蟹步与何剑狭路相逢,何剑用仇视的目光望向赵功超,藏身其后的白雪痕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3

何剑此人,父母早亡,由哥哥何斧一手带大,因此何剑对何斧的感情很深,无论大小事情都对何斧言听计从。而这个何斧呢,十分贪财。

这日,依旧易容成郎中模样的白雪痕带着五百两银票来到了何斧开的酒楼里。甫一见面,何斧便看着白雪痕手中的银票直了眼。何斧见钱眼开,忙把白雪痕请进密室说话。

白雪痕边把玩银票边对何斧说:“听说令弟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大侠,我想请令弟帮我杀个仇人,不知何兄肯不肯帮忙?”

何斧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白雪痕的手:“敢问先生的仇人是谁?”

白雪痕道:“赵功超。”

何斧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我兄弟向来只杀恶人,不杀侠士,还请先生另请高明吧!”

白雪痕不慌不忙地取出一张银票:“何兄,我请令弟杀赵功超,不仅是帮我的忙,也是帮令弟的忙啊!难道令弟希望看到赵功超那小子抱得美人归吗?”

看何斧有些动摇,白雪痕便添油加醋道:“若何兄肯帮忙说服令弟,我愿出五百两买赵功超的头。”

何斧一听,立马换了副笑脸:“我兄弟最听我的话,我一定尽力劝他!一定!”

当晚,何斧把何剑请到家里喝酒,见何剑闷闷不乐,何斧便凑上去小声说:“兄长倒有个主意能让你如愿以偿娶蓝月儿为妻。”

见何剑心急如焚地向自己请教,何斧便把暗杀赵功超的主意说了出来。

何剑闻言一愣,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何斧眼珠转了转,又说:“为兄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心里在想什么从来骗不了我。一直以来,只要听人提起赵功超,你就长吁短叹的。虽说你与他在江湖上并称双侠,可你打心底里觉得自己要略逊一筹。尤其是输了那场可笑的比试后,你更是性情大变,脾气暴长。”

见自己的心思被何斧说了出来,何剑有些脸热:“兄长,你为我好我知道。可我确实做不来暗杀他的事,万一事情败露,我可就要身败名裂了。”

何斧冷哼一声:“只要你蒙着面去做此事,就算刺杀不成,也没人能怀疑到你头上。更何况那小子如今行动不便,你杀他的把握至少也在八成以上。”

何剑似被何斧说得动心了,终于点了点头:“兄长所言极是。不过为防万一,我们兄弟还是得好好谋划一下。”

4

这日傍晚,赵功超归家途中遭一蒙面人突袭。

因赵功超已将那蟹钳使得得心应手,右手的钳子一夹便锁住了蒙面人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就在对方拼尽全力想把剑从钢钳中拔出来时,赵功超突然打开左手钳子的机关,一瞬间几道飞镖射向对方的腹部。只听一声惨叫,蒙面人躺倒在地。

赵功超趁此机会拾起蒙面人掉落的剑,狠狠刺进了他的胸膛。随后,赵功超掀开了那块蒙面布……

很快,何剑偷袭赵功超不成反被杀害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武林。

白雪痕听说了此事,不禁吓出一身冷汗。他下定决心要尽快想出破解“蟹钳神功”的办法。赵功超的最大弱点就在于下盘,由于身前身后有那两块铁挡板的阻碍,不但不能往旁边自由活动,连下蹲也不容易。为此,白雪痕针对他的弱点自创了一套专门攻击下盘的刀法。

闭门苦练三个月后,白雪痕决定再次伏击赵功超。

当白雪痕蹲着身子飞快用刀扫向赵功超的双脚时,赵功超果然措不及防,勉强躲过了这一刀。白雪痕哪肯给赵功超喘息的机会,挥刀上前步步紧逼,直把赵功超逼得乱了阵脚。白雪痕心中暗自得意,赵功超今日必定要死于他的刀下!

可就在这时,意外横生,一个蓝府家丁骤然挥剑朝着白雪痕的面门刺去。那剑来势又快又猛,白雪痕被剑势逼得踉跄了好几步。等他好不容易稳住步伐,更加致命的一剑又到了。白雪痕再也顾不上赵功超,直起身子与那个蓝府家丁过起招来。

两人片刻工夫就过了十来招,白雪痕越战越怕,他总感觉那个家丁的剑法十分眼熟。又是五六招过去,白雪痕终于想明白了,与他过招的不是别人,正是何剑!

可何剑不是已经死了吗?

白雪痕分神之际,赵功超也加入了进来。何赵二人联手,白雪痕抵抗得万分吃力。终于,当他的大刀被赵功超的钢钳夹脱手后,何剑一剑刺中了他的心脏。

5

听闻白雪痕的死讯,武林中人无不拍手称快。与此同时,关于那名蓝府家丁真实身份的猜测,也在江湖上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难道真是何剑死而复生了?

很快,赵功超就把真相公之于众了。事情还得从何剑刺杀赵功超的那个夜晚说起。当何剑施展轻功,如一片枯叶般飘落至赵府小院时,赵功超正在月下练习他自创的蟹钳神功。铁钳重量不轻,需要耗费练功者很大的体力。何剑伺机而动,待赵功超喘息着卸下防备时,他骤然拔剑,刺向赵功超的后心。但何剑低估了赵功超的应变能力,那笨重的铁钳竟像蛇一样灵巧地夹住了他的剑。二人缠斗良久,何剑一招不敌,受伤倒地。

赵功超挑开了蒙面布,见来人竟是何剑,他又惊又怒。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将剑递回到何剑手中,道:“今日之事,权当是你我之间私人恩怨的了结。你本非恶人,我不杀你。你走吧!”

何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做的第一件事竟是要挥剑自刎。亏的赵功超出手迅速,才将其制止。赵功超不解:“我说何兄,你这又是何苦呢?”

何剑苦笑道:“多谢赵兄不杀之恩。但明日一早,关于我刺杀你的消息就会在武林中传得沸沸扬扬。到那时,我还有何脸面再在这江湖上立足?与其遭人唾骂,还不如死了痛快!”

赵功超劝道:“是人就难免犯错。若天下的侠客都如何兄一般,一犯错就轻生,那天下众多的恶人谁来铲除?”

此言一出,何剑如梦初醒,终于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为了将功补过,何剑主动提出要与赵功超联手铲除白雪痕。

双侠联手,一直以来都是赵功超的心愿,他智谋超群,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妙计。

第二日一早,赵功超便命人将这个计划告知蓝家父女。蓝家父女起先还担心因选婿一事造成双侠失和,如今看到他二人联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为防走漏风声,何剑事先连何斧也没告诉。直到他们联手除掉白雪痕,何剑才回到家中,打算向何斧解释。然而令何剑没想到的是,何斧已成了独臂人。何剑摸着那只空掉的袖管,红着眼眶问何斧缘由。

何斧边抹泪边说,何剑假死的那天夜里,白雪痕怒气冲冲找来家中,一是责怪何家兄弟无能,坏了他的好计策;二是要讨回先前给何斧的银票。何斧正在为失去兄弟而哀痛,见到白雪痕后情绪愈加失控,勃然大怒道:“要不是你这个奸人给我出的坏主意,我兄弟何致于惨死在赵功超手下?!”

白雪痕冷哼一声:“姓何的,现在你弟弟已经死了,识相的就速把银票还我。如若不然,别怪我白雪痕不客气!”

得知面前站着的人就是恶贯满盈的白雪痕,何斧这才明白自己中了计,愤怒之下一口回绝白雪痕的要求。

白雪痕冷笑一声,手起刀落,何斧的左臂便被砍了下来。

6

转眼又是几个月过去,赵功超凭着顽强的毅力完成了“横行”一年的壮举。得知这一消息,蓝父将女儿叫来,问她对当初儿戏一般的选婿办法后不后悔?

蓝月儿很诚实地告诉蓝父,在得知何赵二人因她开始这场可笑的比赛并成为江湖中人的笑料后,她确实有些后悔。后来,当她听说何剑还险些因此遭了白雪痕的毒手,她就不是后悔,而是后怕了。但说出去的话又岂能随意收回?无奈之下,她也只能静观其变。

再后来,赵功超不但没被她一时冲动设下的可笑比试难住,反而还借此机会创出了蟹钳神功,击败白雪痕,她便对智慧超群、武学造诣深不可测的赵功超产生了些许好感。一直到她得知赵功超不计个人恩怨饶了何剑一命,并设下奇谋与何剑联手除掉白雪痕,便深深被他吸引。能找到如此心胸豁达、谋略过人的夫君,是她此生的幸运。

听了女儿的一番话,蓝父喜笑颜开,忙开始筹备二人的婚事。

几日后,赵蓝二人在亲友的祝福声中喜结连理。何剑也带了厚礼前来,还被奉为上宾。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6  
    欢笑指数: 3.2  
    新奇指数: 3.5  
    推荐指数: 3.9  
  • 参与评分共 1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