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热文 > 狠招戏

狠招戏

作者:刘丽华    来源:《今古传奇·故事版》2015年15期 发布时间:2015-12-28

二赖贼心不死,才从拘留所出来没几天,手就痒痒了。

这天一大早,二赖趁一个女孩不留神偷了她的手机,刚到手,就被她的男友发现了,男友迅速追了上来。二赖一路狂奔,在翻越一处护栏时,一不小心摔折了一条胳膊。

甩脱追兵后,二赖去医院看伤,路过一家鞋厂,看到厂门口贴着张招聘广告,他不由心头一动,决定去碰碰运气。这家鞋厂急缺人手,所以二赖很容易就通过了面试,接着被送上了生产线。

二赖又动了歪心眼,想把胳膊上的伤转成工伤赖到鞋厂头上。二赖上午进的厂,下午就“出事”了。得知消息后,许厂长立马赶了过来,立刻把他送去了医院。

其实,二赖这伤问题不大,很快就痊愈了,可他就是不肯出院。

二赖料定,要不了几天,许厂长就会扛不下去,求他出院,这时他就可以提点补偿要求。奇怪的是,许厂长虽说偶尔来医院问问情况,却从不提让二赖出院的话。

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二赖还是老样子。他可不愿就这么耗下去,便跟许厂长商量说:“厂长,我这伤虽说没好彻底,不过也可以回家去养……”

许厂长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老弟,看你这话说的!你放心住着,啥时好了,再说回家的话。”

从这话里,二赖听出了弦外之音:许厂长宁愿把钱白扔给医院,也不愿便宜了他。

二赖发了火,那我就让这钱烧得更猛烈些,看你低不低头!

医院最能烧钱的地方就属危重病房了,二赖决定转过去。

话虽如此,但落实起来没那么容易。二赖的主治医生姓周,听他提出要求,周医生连连摇头:“其实你想让许厂长多花钱,对医院也是好事,可问题是就你这样,哪像得了重病的人?你看你,能吃能喝,有危重病人那股子精气神吗?”经这话一启发,二赖不由眼前一亮,问道:“要是我不吃不喝,能达到这效果吗?”

周医生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接着,周医生保证,只要二赖坚持三天不进饮食,就给他安排危重病房。

周医生也是一言九鼎,第四天真的把二赖送进了危重病房。他告诉二赖,已经把他病情“恶化”的消息发出去了,估计许厂长听说后会派人到病房打探。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许厂长信以为真,准会主动要求和解。说到这儿,周医生一脸担忧:“二赖,你看你现在都已经有气无力了,到了谈判那天,万一开不了口咋办?得有个人出头,你还是把你爹叫来吧。”

二赖想想也是,赶紧给乡下的爹打了电话。

周医生预料得没错,二赖刚住进危重病房,中午就有个矮胖男人过来打探病情。矮胖子问:“兄弟,感觉咋样啊?”二赖张了张嘴巴,“啊”了声,就没了下文。矮胖子叹了口气,说:“果然快不行了。”离开前,矮胖子还在二赖一边的袖口别了朵小白花。

下午又来了个瘦高个男人,跟矮胖子一样询问了二赖一番。

晚上周医生查房,向二赖透露了个好消息——许厂长明天就会过来商谈赔偿款事宜。想到许厂长一低头,赔偿款还不得由着自己漫天要价,二赖心头别提多得意了。

第二天早上,二赖一睁眼,发现病床前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昨天来的瘦高个。只听瘦高个说:“我敢打包票,这小子熬不过今晚,准得咽气。”

瘦高个话音刚落,打外面又进来三个人,领头的是昨天来的那个矮胖子。矮胖子瞪了瘦高个一眼,说:“这死鬼跟你可没关系!咱这行有个规矩,先到先得懂不?”说着,矮胖子抓起二赖一条胳膊,指指袖口上那朵小白花标记。

逼走瘦高个,矮胖子一脸得意地说:“这下好了,再没人跟咱争了,等死鬼的家属到了,到时咱把价抬得高高的,狠宰他们一刀。”

听到这儿,二赖总算明白了,原来这些人都是搞丧葬服务的!不行,得赶紧说出实情,好让他们打消念头,可二赖这会儿哪还有力气开口说话。

看着二赖这样儿,矮胖子挠挠头,说:“兄弟,我知道你是想说,你难受,让我们帮你来个痛快对不?”说完他拿手去捂二赖的鼻子嘴巴。幸好关键时刻二赖闭上眼,装起死来,他拿手探探鼻息,发现没气了,就没再采取行动。

经这一吓,接下来二赖眼都不敢睁了。迷蒙中,他听见有人说了句:“不好,瘦子带人过来抢尸啦!”矮胖子说声“撤”,手下就忙着往外推病床。在一间屋子落稳后,二赖嗅到一股呛鼻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儿,矮胖子等人才离开,二赖睁开眼才知道,他这是被送进了太平间。一晚上,二赖光做噩梦。

第二天,二赖从梦中惊醒,发现他又回到了病房,房里还有两个人,一个是矮胖子,另一个是他老爹。老头以为儿子真不行了,这会儿正跟矮胖子商量办后事呢。二赖一睁眼,他爹就犹豫了,矮胖子马上泼冷水,说:“睁眼也没用,他这是回光返照,没救了。”

二赖想要反驳,可嘴巴又不听使唤,唯一能做的就是眨眼睛。这是啥意思?他爹琢磨半天也没闹明白,最后还是矮胖子自作聪明:“你儿子是说他不想饿着肚子上路,让你给买吃的。”

一听这话,二赖心安了不少。二赖吃了东西总算缓过劲来了,看矮胖子还站着,二赖眼一瞪,说:“咋的,还等着给我收尸呢?”

矮胖子乐了:“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瘦子,还有其他人都是许厂长安排来演这出戏的。”

听这意思,敢情许厂长早看出问题了。于是,二赖说他要出院,让许厂长过来结账。一听这话,矮胖子更乐了:“我们厂长早就知道,你胳膊上的伤不是在厂子里受的,这账得你自己掏腰包。想知道为什么,得问你的主治医生。”

说曹操,曹操到,周医生和一名警察进来了。警察一看二赖就火冒三丈:“好你个不长记性的二赖!这才几天啊,就又犯事了。”

不等二赖抵赖,周医生就从他兜里搜出了罪证——之前偷的那部手机。紧接着,周医生摘下口罩,看清他真面目后,二赖心头直骂娘。

原来,周医生正是被二赖偷走手机那女孩的男友,从二赖进医院第一天起,周医生就挖好了坑,等着二赖往里跳。二赖突然大骂:“你算哪门子医生?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你倒好,直接坑人!”

周医生摇摇头,说:“二赖你说得不对,我这也是在救你。医生看病讲究对症下药,只不过我看你病得太重,普通的方子起不了作用,才下了剂猛药而已。”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7  
    欢笑指数: 2.0  
    新奇指数: 2.0  
    推荐指数: 2.3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