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热文 > 午夜薯香

午夜薯香

作者:菊韵香    来源:《三月三·故事王中王》2015年07期 发布时间:2015-12-23

  陈磊在公司公关部上班,天天应酬缠身忙得团团转。这天下了班,又要去应酬,估计要折腾到半夜,陈磊拨了家里的电话,想告诉老妈一声别担心,早点睡。可是电话那头无人接听。虽说所住的小区紧挨着健身广场,老妈很可能下楼遛弯去了,但陈磊总觉得心里慌慌的,没着没落。又过了大约半小时,陈磊再次打了家里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陈磊愈发焦急不安,简单和经理说明几句,拔腿就往家赶。

  大约十几分钟后,陈磊乘出租车赶回了小区。他大步噔噔奔上楼,刚推开门,陈磊的那颗心便倏地悬到了嗓子眼。

  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的老妈已晕倒在地,脸色苍白格外吓人。

   “妈,你别吓唬我。你撑住啊,我这就送你去医院!”陈磊急忙拨打120

  很快,救护车到了。一路风驰电掣,将陷入昏迷的老妈送进了医院抢救室。办完住院手续,陈磊守在抢救室门口,心急如焚,一个劲地祈求上天保佑老妈平安。父亲去世得早,为了抚养陈磊长大成人,老妈可没少吃苦。陈磊在心里念叨着:如果非要有劫难,那就落在我身上,我愿替老妈承受所有的灾难。

  两个小时后,抢救室的门终于开了。大夫神情凝重地说道:“病人已苏醒。不过情况不容乐观,还需要住院观察。”陈磊一听,心尖顿时拧劲地疼。老妈今年才50出头,还没好好享过福呢!陈磊央求道:大夫,求你无论如何都要治好我妈,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出人意料的是,老妈居然悠悠地开口说话了:“小磊,别急,妈……没事。”

   “妈,对不起。要是我早点回家,你就不会晕倒,不会遭这般罪。”陈磊握住老妈的手,一时间愧疚难当,泪眼蒙眬,“妈,我好怕你会突然走了。”

   “怕啥?妈这不好好的嘛。”回到病房,老妈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已无大碍,强撑着说:“妈还没吃晚饭呢,有点饿。”

  能吃得下东西,才会有复原的力气。陈磊欣喜不已,问:“你想吃啥?稀饭?馄饨?我这就给你买去。”话刚出口,陈磊禁不住打了个激灵,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词语从脑子里蹦出来:回光返照。曾听老妈说,爷爷在去世前突然容光焕发,精神头十足,还吵着要吃猪肉馅水饺。家人很高兴,给他煮了满满一大盘。爷爷吃得很香,还抿了一小口酒。酒足饭饱,沉沉睡去,却再也没能醒来。

  想着想着,陈磊走了神。老妈吃力地抬手推推他,断断续续地说:“我想吃、吃……烤红薯。”

  此时已近午夜,路边小吃摊都收摊了,这烤红薯的确不好买。站在街口,陈磊举目四望。长街上灯火阑珊,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唉,假若老妈想吃山珍海味,我这就回饭局,请大厨多做几道。可老妈想吃的竟是烤红薯!就在暗自苦恼之际,陈磊忽地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叫老罗,长年在街头叫卖烤红薯。他烤制的红薯个大味香,清润爽口,陈磊的老妈也经常去买。但陈磊不傻,完全能猜度到老妈对老罗的心思。俗话说,老伴老伴,人老了总得有个伴,如果老妈想往前再走一步,找个能知冷知热、相互照应的伴儿,陈磊绝不会反对,前提是,老罗除外。为啥?原因很简单,老罗有个女儿名叫罗红红,是个不折不扣的啃老族兼剩女。说得难听点,这朵32岁的奇葩分明是只吸血蚂蟥,整日窝在家里上网、购物,吃爹喝爹,连工作都不找。万一老妈和老罗走到一起,还不得被她活活气死?记得去年,老妈曾敲边鼓试探过陈磊,陈磊毫不犹豫地表明了立场:只要不是老罗,我举双手赞成。从那以后,老妈再也没提过这茬儿。

  两人能不能成,那是后话,眼下最要紧的是让老妈吃上烤红薯。稍加犹豫,陈磊以最快的速度向老罗的家走去。刚拐过一条街,就听到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撞入耳鼓。

   “瞧瞧你,跟丢了魂似的。半夜三更的不收摊,你卖给鬼啊?”

   “我的事不用你管。赶紧回家,别赖在这儿烦我。”

  陈磊听出来了,是仍守着烤炉的老罗和他的奇葩女儿罗红红在吵。罗红红没走,继续喋喋不休:“爸,别怪我说话不中听,你想给我找个后妈,我不拦着,可她必须得有钱有车有养老金。要娶个有病有灾的药篓子回来花你的钱,我可不认她。”

   “不孝的东西,你闭嘴,不准你作践你周阿姨!”老罗嗓门陡高,气咻咻骂道。

  老罗口中的周阿姨,正是陈磊的老妈。借着街灯昏黄的光线望去,陈磊看到罗红红撇撇嘴,嘲讽着接茬:“哟,爸,你们还没成呢,怎么就护上了?别忘了,人家是怎么对待你的。”

  陈磊当然清楚,罗红红所说的人家是指他。上个月,在老妈过生日那天,老罗变戏法般亮出了一枝玫瑰。不等送上,陈磊已走到摊前,伸手抢过又戳进了烤红薯里。

  明摆着,鲜花插上烤红薯,你老罗不配做我妈的老伴儿。

   “我,我……”老罗气短,支吾几句,一咬牙下了决心,“我不管你们这帮不懂事的孩子咋想咋做,今晚,我就是要去看你周阿姨。”罗红红往前一拦,说:“想去看她,行,可你得把存折留下!”

  从这对父女的争执中,陈磊听出了个大概——老罗也得知了陈磊老妈晕倒住院的消息,急匆匆回家取了存折,以备救命之用。不料,罗红红横加阻挠,坚决不让他去。僵持之中,就见老罗颤抖着手拿出存折扔给罗红红,怆然摇头:“你啊你,你就认识钱。你走,走啊,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说罢,又从余火未熄的烤炉中掏出两个烤红薯揣进怀里,踉跄走远。罗红红还要追还要阻拦,陈磊冷不丁跳出,硬生生扯住了她。

  当夜,在医院病房,几个病友目睹了让人动容的一幕:老罗坐在陈磊老妈的床边,从胸口处取出了热乎乎、香喷喷的烤红薯:“老周,吃吧。这是你最爱吃的黄瓤,我一直放在炉里给你温着呢。”陈磊老妈的眼窝里不知不觉间盈满了泪,她握住老罗的手喃喃道:“我觉得,我挺不过这关了,就跟小磊说想吃烤红薯。其实,我是想让小磊叫你来,再看你一眼。老罗,别怪孩子们不听话,是咱们的缘分没到。”“别瞎说,你不会有事的。来,好好靠着,我喂你吃一口。”老罗止不住哽咽失声,那掰开的烤红薯散发出的清甜香气,顷刻间溢满了整个病房。

  这一幕,也让杵在门外的陈磊和罗红红全看在了眼里。两人你瞅瞅我,我瞧瞧你,谁也没再吱声。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让陈磊又惊又喜、激动万分的是,在老罗的精心照顾下,老妈的病情竟奇迹般好转,连大夫和护士都啧啧称奇。

  这日下午,隔着玻璃门看到老妈忸忸怩怩地撵老罗走,说别让孩子们为难,陈磊不由得心头一暖,转身走出医院,边向街对面的婚庆公司走边给罗红红打了个电话:“我给你找的工作还满意吧?对了,我想和你商量商量,择日不如撞日,明儿个就把我妈和你爹的喜事办了吧。”

  此刻,夕阳斜铺,余晖正艳。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7  
    欢笑指数: 4.0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4.3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